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诡事再现

在去往马家村的路上,武黎脑海里一直都在飞速运转着:

官府派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为什么会让破杀基地里的杀手去解决?

官府与破杀基地,究竟是何关系?

还是说,这破杀基地,其实就是官府所设立的特殊机构部门?

再说回马家村的事情。

破杀基地既然发布了这个任务,并且还是最低等级的一级任务,那是否可以说明,这仅仅只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任务?

既然是一个简单的任务,那马家村所谓的厄运,必然就是人为的。

可若真是人为的,那究竟要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做到如此完美的众多意外假象?

武黎扪心自问,反正自己是做不到的。

既然自己都做不到,那这个任务真的只是一个简单任务吗?

还有,如果这些事情真的是人为的,那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凶手和马家村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武黎甩了甩脑袋,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

半个时辰后,两人终于来到了马家村。

马家村,坐落于万妖山脉一隅,共有近六百户人家,其内村民主要以打猎、种田为生。

一些条件稍好的人家,买了织布机,养蚕织布也是一大收入,武黎和马家欢才刚到村口,咔哒咔哒的织布声便已传入耳中,节奏轻快旋律均匀。

武黎抬眼朝四周看了看,这里大部分的房屋都是土墙草屋,木屋瓦房仅是个别。

沿着村里的大路,两人一路向北,周边几乎没有什么荒草田地,即便没有种上农作物的,也都明显翻耕过了,由此可以看出,这里的村民们并不懒惰,反而极为勤劳。

“那里是怎么回事?”

走到半途,武黎突然皱起眉头,指着不远处的一块水田。可以看出,那田里原本是插着秧苗的,但却不知为何,还没长到成人膝盖高,就变得异常枯黄,耷拉着叶片,暮气沉沉。

时逢初夏,自他走出破杀基地,这样的场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若是在破杀基地内,那自然再正常不过,但此刻出现在了四周都极为葱郁的地方,就显得很不正常了。

马家欢顺着武黎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怪不怪道:“自从马家村出事以来,已经出现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况了,无论是杀虫、施肥还是灌水,都无济于事。”

听闻此言,武黎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快步朝着那块水田走去,纵横交错的阡陌土质泥软,脚感舒适,本该由稻香混合着鲜草清芳,令人心旷神怡的地方,现在却显得死气沉沉。

武黎半蹲着伸手拔起一根枯黄的秧苗,看上去竟像是生病了一般,除了根部还有着些许翠绿,其余部分,皆是枯黄耷拉,毫无生气。

“唉……连咱们村里种田种得最好的三爷爷,都说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症状。”马家欢跟了上来,站在武黎身后,唉声叹气之余,内心充满忧虑而无奈。

武黎没有接话,伸手在田里捞起一个田螺,陷入了沉思。

整件事情,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如果说村民的意外伤亡是人为的,那眼前这些秧苗的无端枯萎,也是人为的?

可若是有人偷偷在田里撒了什么导致秧苗枯萎的药物,那为什么田里的这些泥鳅和田螺都还好端端的活着?

甩了甩脑袋,武黎站起身来,冲马家欢喊道:“走吧,先去新任村长那里再了解一下详细情况。”

话音刚落,脚下的田埂突然坍塌,好在武黎反应极快,在身体失去平衡的一瞬间,扭转腰身,右脚闪电般踏出,左脚猛然用力,虽然加快了田埂坍塌的速度,但总算跨到了安全的地方。

马家欢见状大惊失色,“糟了!你……你该不会也被诅咒了吧!”

武黎回头看了一眼田埂上的缺口,位置高一些的那块田水哗哗往下流,明明之前都还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就坍塌了?

难道真如马家欢所说,自己也被什么神秘东西给诅咒了?

还是说,这是一种来自于神秘事件的某种警告?

一刻钟后。

“这就是我大伯家了。”马家欢指着眼前的木屋瓦房,率先朝着大门走去。

这栋房子,整体面积和外观装饰,在这马家村内,倒算是极好的了。

马家欢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朝里面喊,武黎跟着走进院子,迎面走来一名五十几岁的中年男子。

根据马家欢之前的概述,眼前这男子应该就是马家村现任的新村长了。

“大伯,他叫武黎,是来咱们马家村解决怪异事件的。”

马家欢冲着男子介绍起武黎,不等她再度开口,男子便扑通一声跪地,“大人,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马家村啊!”

男子的这番举动将马家欢给吓了一跳,忙道:“大伯,您这是在干嘛?武黎不过是接了官府的任务,是奉命来此的。”

自己大伯都五十几岁了,跪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前,这像什么话?

“闭嘴,还不赶紧给大人跪下!”男子面色微变,朝着马家欢呵斥道。

“大伯……”马家欢还想说什么。

“赶紧跪下!”男子直接出声打断,音量又拔高了不少。

马家欢满脸委屈和不解,但眼看自己大伯是真发怒了,只得照做,对着武黎轻轻跪了下去。不过她是真心不明白,就算武黎是一位修道者,也不必行这样的大礼吧?

“大人,我叫马得力,是马家村现任的村长,”马得力抬头看着武黎,真诚地恳求道:“马家村突遭厄运,已然死伤了上百村民,之前官府派人来查,却是一无所获,时至今日,仍有村民遭遇不测,还望大人您拔树寻根,诛邪斩孽,解救马家村于水火啊!”

听闻此言,武黎总算知道这马得力为何要行此大礼了。他这是怕自己也像之前那些查案的人一般敷衍了事,随便走一下过场便离开了。

“起来吧,不必行此大礼,我自当尽力而为地帮你们查。”武黎微微抬手示意,但话语中并未把话说得太过绝对,毕竟,这件事情诡异非常,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将之查清破除。

既然武黎已经说了会尽力而为,马得力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站起身来,急忙带路把武黎给迎进了屋里。

将武黎请至上坐,奉茶过后,马得力才开口问道:“不知大人是来自哪一个家族或是宗门,我看大人体魄强健,目光清明,必然是了不得的天之骄子,现在又肯来我们马家村这种鸟不拉屎的小地方查案,当真是大仁大义啊!”

武黎闻言有些想笑,这马得力不愧能够成为新任村长,言辞之间毫不拖泥带水,马屁拍得亦是滴水不漏。不过想想也是,现在的自己,在他眼中已然是唯一的救命稻草,自然不得不谨慎对待。

“客套话就不用说了,我时间有限,你还是跟我说说马家村现在的实际情况吧。”武黎懒得废话,而是直入正题。说完喝了一口茶,这还是他第一次喝这所谓的茶,初入口中时带着淡淡的苦涩,可随之而来的竟又是甘甜,当真是神奇。

马得力见武黎不愿透露身份,讪讪一笑,自不敢多问,正色道:“自从官府查案的人离去之后,现在村里发生意外的频率反而变得越来越高了,就光是昨天,就发生了十几起,各种各样的怪异事件都有。”

马得力的脸上充满了忧虑,但更多的还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这种无迹可寻,毫无根源的意外事件,没有人会不害怕,无人可知,下一个出现意外的人是否就是自己。

武黎皱眉思考了一阵,出声询问:“你们村里人,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马得力摇头,“没得罪过什么人啊,咱们马家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也从来都不敢去得罪谁,平日里都是兢兢业业地上山打猎或者耕田织布,最多也就是去县城里卖布匹的时候,和那些经销商讲讲价,多寒暄几句。”

马得力心中异常无奈,相同的话,之前官府派来查案的那些人,早都问过了。

“这样,你们先带我去最近发生意外事件的地方,我看看再说吧!”武黎说着站起身来,毕竟自己只有三天时间,容不得浪费。

“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喊声自院外传来,紧接着,一道娇小的身影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村长,不……不好了,徐大娘家起火了,又……又死人了!”

这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此刻上气不接下气,穿得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看上去很是营养不良。

马得力和马家欢闻言神色惊变,都极有默契地转头看向武黎。

“走吧,去看看!”武黎神色一凝,大步出了门,其余三人见状急忙跟上。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