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天宫秘境图

武黎回到破杀基地,交付完任务后,并未急着再接任务。

他刚走出任务大殿,便撞见了西九语。

与其谁是撞见,倒不如说西九语其实早就等在那里了。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不少嘛。”西九语抿嘴一笑,顺手将一个酒壶扔了过去。

武黎抬手接过酒壶,看向西九语的眼神有些发呆。

今日的西九语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之前千篇一律的黑袍换成了浅黄色长衫,原本一头披肩的黑发也被挽成了髻鬟,再配合上那张标准秀气的瓜子脸,着实漂亮。

“你喜欢喝茶,咱们今日便以茶代酒吧!”西九语举起酒壶,率先喝了一口。

武黎面色疑惑地打开酒壶,熟悉的茶香味飘来,原来这酒壶里装的并不是酒,而是尚有余温的茶水。

“我去马家欢那里讨来的。”看出了武黎脸上的疑惑,西九语解释道。

“这茶,倒不像酒那般辛辣,但初入口中时,却掺合些许苦涩。”见武黎仍不说话,西九语舔了舔嘴唇继续道。

武黎仰头喝了一口,闭眼回味道:“苦涩只是暂时的,而后无穷的甘甜才是它真正的味道。”

“甘甜?”西九语抿嘴一笑,“所谓的甘甜,可不是你拉一个公孙齐绑上船就能苦来的。”

武黎闻言神色大变,“你跟踪我?”

“你宁愿相信一个陌生人,也信不过我!”西九语叹了口气。

武黎解释道:“他心存善念,才智过人,且身上拥有一种舍己为人的大气魄,自然值得我信任。”

西九语摇摇头,又拿出两个酒壶,冲武黎喊道:“走吧,拿去给你那些兄弟姐妹们喝。”

“谢谢你!”武黎由衷感谢一句,和西九语来到山丘之上,在每座墓碑前都倒了一点。

“能帮我一个忙吗?”西九语突然出声。

武黎回头疑惑地看着西九语,“什么忙?”

西九语淡淡一笑,额头上突然亮起一团金色的光芒,紧接着,一个金色的字符显现,此字看上去并非一般文字,显得十分古老,仔细看起来很像是个“宫”字。

“你这是……”武黎满脸疑惑。

西九语并未回答,神色一凝,额头上那鎏金色的“宫”字瞬间绽放刺目光华,一张卷轴飘飞而出。

此卷轴展开后悬空而立,很薄,看不出确切材质,上面画了一副山水画,连绵不绝的山脉,湍流不息的河流,飞流而下的瀑布,云雾缭绕的天空……

明明只是一幅画,却如同活物一般给人一种动态的既视感,可仔细一看,却又发现这些景象确实只是静态的。

就在这些山水正中央,还耸立着一座宫殿,武黎细看了一下,此宫殿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细数下来,足有九层之高,若是再细心一点,便可看到,宫殿正前方的匾额上篆刻有“九重天宫”四个烫金大字,每个字都透露出一种十分古老和沧桑的气息。

“此乃天宫秘境图。”西九语指着卷轴微微一笑,随手一挥,两人便化作了一抹流光,瞬间没入其中……

武黎只感觉自己被一股神秘力量给吸扯了进去,等缓过神时,已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一个凉亭,亭内有着一张石桌和几个石凳,武黎走到边缘处,所见之处云雾缭绕,原来这凉亭,竟是坐落在一座插天孤峰的山顶之上的。

纵观凉亭四周,全都是悬崖峭壁,竟无任何一条可以下山的路。

“西九语,这究竟是哪里?”武黎疑惑地看向一旁的西九语。

“天宫秘境图内。”西九语答道。

“刚才那副图里面?”武黎瞪大眼睛,再度仔细观察四周,透过云雾,隐约中竟然看到了对岸。

“你怎么会有这种神奇的图?”武黎转头看向西九语。

西九语摇头,“不知道,几年前,我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宫”字,这天宫秘境图,也是那时候突然从我额头里飞出来的。”

“从里额头里飞出来的?”武黎瞪大眼睛,随即推测道:“如此看来,你这身世背景恐怕并不简单啊。”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西九语点头。

“这所谓的天宫秘境图,可是你天大秘密,为何要告诉我?”武黎不解。

西九语正色道:“我说了,找你帮个忙。”

“我能帮你什么忙?”武黎皱眉。

西九语伸手指了指四周,“你也看见了,这座孤峰四周都是万丈深渊,我虽然进来过很多次了,却始终无法到对岸去。”

“你都无法到对岸去,我又不会飞,能帮你什么?”武黎摊起双手。

“你有办法的,我相信你。”西九语笃定道。

“不是,那月小姐才会飞行术法吧,你不去找她帮忙反倒来找我?”武黎满脸疑惑,“再说了,咱师尊乃是源域境的绝世强者,不也会飞么?”

“我信不过她们。”西九语神色凝重,“这天宫秘境图自成一方空间,和七杀盟的七大基地空间很像,因此绝非凡物,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决不能冒这个险。”

“所以,你就这么相信我?”武黎确实有些想不通,如此重要的秘密,她怎么就这般轻易地告诉了自己。

西九语正色道:“信任都是相互的,我对你真诚以待,也希望你能够信任我。”

武黎看着眼前的西九语,良久之后,深吸一口气道:“我确实没有办法过去,但有一个人或许可以。”

“谁?”

“小玉!”

“小玉?”

“对。”武黎点点头,“当初在马家村遇见她的时候,她连灵脉都还没有觉醒,现在却已然和你同为蕴轮境修道者了,且早在觉醒灵脉之前,她的身上就拥有一种十分恐怖的诡异力量。”

“再者,她的那位神秘师尊,很可能也是七杀盟中“七”字杀手之一,鬼知道她那位师尊都传授了她何种逆天术法。”

“还有,上次在虎菱郡,她以一人之力,便跑去葛家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出上千只巨鼠兽,然后再毫发无伤地将那些巨鼠兽引至城头,即便是我,直到现在都看不透她,或许她还真有办法到对岸去。”

“最重要的是,她也是我目前为数不多的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之一。”

西九语沉吟了片刻,点头道:“既然你都说是可以完全信任的人,那我也信你,咱们这就出发回万蝶山吧。”

武黎摇头,“现在不行,这月初八就是家欢姐成亲的日子了,我得喝完她的喜酒再走。”

“她要成亲了?”西九语面露惊讶,随即点头道:“好吧,那我过了初八再来找你。”

武黎点点头,西九语素手一挥,两人便再次出现在了山丘上。

告别西九语后,武黎犯起愁来,再过几天就是马家欢大喜的日子了,他对此毫无经验,也不知道自己都需要准备些什么。

摸出之前公孙齐给的银票,他径直出了破杀基地,想着去县城里找人问一下,先把所需的礼品都给准备好。

好在他现在也是有钱的人了,不像之前那般身无分文,还得为钱所苦恼。

来到河图县城,武黎随便找了个妇人问了一下,这才知道,原来这新婚送礼还有着诸多讲究。

普通人家成婚,若是作为宾客,则只需要准备一件代表心意的礼品或者钱财,若是作为新娘的家属,那需要准备的则是嫁妆。

每个地方的习俗不同,嫁娶双方的身份地位不同,嫁妆也有所不同,但其中一些必须的物件都大同小异,比如订做服饰、金银珠宝首饰、被褥这些,基本上都不会变。

了解完这些之后,武黎便开始大肆置办,先去服装店给马家欢订做了几套衣服,又跑去金银珠宝店买了诸多首饰,甚至连梳妆台、喜被、鞋子等等都买了一大堆。

那些店家见武黎啥都不懂,出手又阔绰,都劝着他多买一些,什么好事成双,买六份就是六六大顺,买八份就是八方来财,买十份就是十全十美……

武黎当然知道这些店家是在坑自己,但他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只管花钱买买买。

好在他手上的须弥之戒中足足拥有五方空间,买好所需嫁妆之后,他又急着返回了破杀基地,朝着术殿行去。

他虽然买了一大堆东西,但始终都只是些寻常物件,并不能代表自己的心意,所以想着去术殿里瞧瞧,看看能不能兑换到一些特别的东西。

一年多未归,看守术殿的人依然还是那红发老人,武黎打了个招呼后,便上了二楼。

虽说当初去万妖山脉历练,被刺杀后又建议自己找石月求救,这一系列都是这老头安排引导的,但武黎并未与他计较,毕竟他也只是在奉命行事而已。

来到二楼,武黎开始寻找,心里想着最好能找一件马家欢用得上,但又不要太贵的东西,毕竟他目前积分有限,换不了什么贵重物件。

半刻钟后,原本皱眉苦寻的他突然瞪大了眼睛,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