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7章 半路截杀

第二日卯时,公孙齐从昏睡中醒来。

他跪在公孙复棺前,一句话没说,一直跪到巳时。

没有泣不成声,没有发誓报仇,吃午饭的时候,他极为反常地该吃吃,该喝喝。

吃过午饭后,公孙家一众主仆皆被召集起来,公孙齐宣布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大为吃惊和疑惑的决定。

什么决定?

他让公孙家上下所有主仆就此分了家产,待到公孙复丧事结束之后,便分道扬镳,各奔东西。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公孙齐只带了几件随身衣物和些许银票,便准备出发了。

“几位大人,”公孙齐将几张银票递给武黎和杜强几人,开口道:“河图县距离万蝶山并不算远,这一路上,就全仰仗几位了。”

“我们完成了任务自有报酬,这银票就不收了。”杜强摆手推辞。

“几位大人受之无愧,莫要推辞。”公孙齐躬身行礼道:“这一路上,可能也会出现刺客来杀我,若我能够逃过一劫,日后定当牢记几位大人的恩情,若我于半路遭难,还烦请几位大人帮我买口棺材,并将我葬于万蝶山脚下!”

“好!”杜强收起银票,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公孙齐肩膀。

一旁的武黎也收起了银票,他一直都在仔细观察着公孙齐,此人行事果断,魄力非凡,丝毫不贪图富贵享乐,亦不畏生死,这可完全不像杜强所说的一无是处。

备好马车后,加上车夫,一行六人便朝着万蝶山出发了。

公孙复被刺杀的事情传开得很快,众人才刚刚出门没多远,就听到不少街坊百姓议论叫好,由此可以看出,这公孙复生前也确实是没什么好名声。

坐在马车里的公孙齐对此充耳不闻,一路上也不见说话,从外表几乎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清水郡城是河图县去往万蝶山的必经之路,马不停蹄的情况下,也大概需要一日时间。而清水郡城到万蝶山,则只需一两个时辰。

河图县与清水郡之间,虽有大路,但中间还是会经过一些无人烟的荒芜之地,这些地方山势险峻,强盗土匪常年出入,官府几乎每年都会派兵进山围剿,却因为地势原因,始终无法清剿干净。

这不,武黎一行人才行了不到四个时辰,就在半路遇上了土匪。

这些土匪常年以半路拦截收取过路费为生,一般来说眼光都很毒辣,遇见穷人和修道者基本不会出手,过路的商队或者富家子弟,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

但这一次不同,在对面的土匪中,竟然有着五六位修道者,甚至眼见武黎和杜强等修道者,亦毫不退缩。

“他们真的都只是土匪?”

站在马车前与土匪对峙的杜强转头看向宋河,他常年在这条路上行走,可从未听说过哪个土匪窝拥有这么多修道者的。

宋河白了杜强一眼,没好气道:“你说呢?人家这么多修道者,还用得着做土匪?”

“他们都是冲着我来的。”公孙齐面无表情地看着着对面五六名修道者,语气平静道:“对方人手众多,几位大人待会儿若是不敌,便把我交出去吧,你们只是做个任务而已,没必要真和他们生死拼杀,枉送了性命。”

杜强闻言大眼一瞪,“小兄弟你这是哪里话?咱们干的本来就是刀口子上舔血的行业,既然接了这个任务,又岂能做出如此背信弃义之事?”

公孙齐摇摇头,“只是希望几位大人能够在我死后,将我埋在万蝶山脚下。”

“对面不就比我们多出两个修道者么,小兄弟何须此番悲观?”杜强说着一马当先挡在了公孙齐前面,余葛杏紧随其后,宋河看了看武黎,也咬牙站了出来。

武黎瞥了公孙齐一眼,他现在可以肯定,此人绝对不是一个心思单纯,一无是处的富家少爷。

就目前这情形,对面的修道者明显比己方要多,他故意说出之前那番话,很可能是在玩心理战术。

他们这些护卫,都不过是来做个任务而已,真要遇到危险,未必就会尽全力,但他此话一出,表面上是舍己为人,实则很可能是为了激起几个护卫的责任感和倾佩之意,能够更加卖力地保护好他。

“你一个普通人家的少爷,为何会出现这么多修道者要杀你?”武黎死死地盯着公孙齐,“还有,之前在府上,那神秘刺客杀了你爹,但并未对你出手,现在却又出现如此多修道者半路截杀,这又是为何?”

公孙齐闻言露出一抹苦笑,“有人想杀我爹,自然也有人想杀我,说到底,我们公孙家不过就是某些人棋盘里的一颗棋子罢了。”

这时,对面六名修道者已经冲了过来,杜强、余葛杏和宋河都迎了上去,战作一团。

至于另外的那些普通人,则只能站在一边看戏,修道者之间的战斗,他们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公孙齐目光看向战局,继续说道:“所谓棋子,不过就是某些人相互之间对弈的兵刃罢了,而作为兵刃,若是太过锋利,就会被对手想方设法毁掉,可若是太钝,又会被当作弃子……”

说到这里,前方乱战的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一人,大家都是冲脉境,以三敌六的杜强三人本来就有些难以支撑处于下方,根本腾不出手来拦住冲向公孙齐的人。

此人一头棕发,明显是一位土属性的修道者,只见其身形如风,手中偃月大刀棕光大涨,带起一阵狂风,朝着公孙齐当头劈来,气势非凡。

面对此等攻击,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但此时的公孙齐却面色如常,毫不惊慌。

武黎伸手拔出裂山大剑,一个闪身挡在公孙齐身前,双手握剑一个提撩,那棕发男子来得有多快,倒飞回去的速度就有多快!

单纯比身体力量,同等级修道者中,武黎还从未输过。

他甚至连不灭金身都没开,通过刚才的团战情况,他早已对这六名对手的实力有所估计,基本上可以说是毫无威胁。

棕发男子倒摔在地,双手虎口已然震裂,看向武黎的眼神多是惊恐,一时间却是不敢再冲上来了。

正苦苦支撑的杜强三人,瞥见武黎竟是如此神勇,原本已生退意的心瞬间得到了反转,信心大增,攻势渐猛。

“你早就知道我能够打赢他?”武黎转头看向公孙齐。

“你的冷静出卖了一切。”公孙齐点点头,分析道:“从我爹被刺杀,到刚才的数名修道者拦截,你所表现出来的平静,都和常人的反应截然不同。”

武黎恍然,直视公孙齐道:“外界传言你心思单纯,一无是处,实则你城府很深,极擅谋略,且颇懂人性。”

公孙齐闻言淡然一笑,“即便是栋梁之才,于大树之下,也唯有乔装成朽木才足够安全,只是如今大树被砍,朽木若依旧还是朽木,那只会形同干柴般燃烧了自己,成就了他人。”

武黎若有所思,随即开口:“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吧?”

“什么交易?”公孙齐略显疑惑。

就在这时,对面又有两名修道者突破了杜强三人的封锁,朝着这边冲杀了过来。

说是突破封锁,倒不如说是杜强三人故意放过来的。毕竟,他们在浴血拼杀的同时,也看到了武黎站在一边和公孙齐聊天却不过来帮忙,这换了任何人心里都不会爽快。

武黎见状并不慌乱,抬手施展出无相蝶变术,十数只金色蝴蝶飘飞而出,金光四溢,令人难以睁开眼睛。

这些金色蝴蝶的翅膀异常锋利,速度也远超对面两人的想象,仅仅只是一瞬间,他们周身上下已然被切割了上百次,浑身浴血惨不忍睹。

这无相蝶变术,上次用来对付石月时,惨被她的实力等级和神秘泡沫术法克制,如今用在别人身上,却是恐怖如斯!

“滚吧!”武黎一声低喝,他并未要去对方性命,虽然对面两人看上去凄惨无比,但实际上都只是被金色蝴蝶的翅膀割破了衣物和皮肤,对于修道者而言不过就是些皮外伤。

眼见事不可为,对面六名修道者都极有默契地选择退走,并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小兄弟,原来你这么强啊!”

杜强一脸的惊叹之色,以武黎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只怕他们三个加在一起都不是对手。

“你和万蝶山上的无瑕居士是什么关系?”公孙齐目光死死地盯着武黎,一向淡定的他终于不再淡定了。

刚才那金色蝴蝶,怎么看都像极了万蝶山上传闻的金色蝴蝶,要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信。

再者,武黎看上去怎么都不会超过十七岁,如此年轻就拥有这般实力和强大术法,绝对不会是普通修道人家的子弟。

武黎没有任何隐瞒,直言相告:“无瑕居士是我师尊。”

“什么?你是从万蝶山上下来的?”公孙齐瞪大眼睛,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