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任务公会

见众人摇头,老先生继续开口:

“所谓七杀,其实是以七杀盟最顶尖的那七位杀手命名的。在七杀盟中,所有杀手皆是根据自身实力,以及完成相对任务的难度,来划分等级的。”

“从高至低,分别为七、罡、煞以及普通杀手。持有七字令牌的杀手,总共只有七位,分别为劫杀、瞬杀、影杀、囚杀、蝶杀、诱杀和破杀。”

“这,便是令人闻风而丧胆,让婴孩听之而止哭的劫、瞬、影、囚、蝶、诱、破!而这七字开头的杀手中,据说实力等级最低的,都是源域境。”

“七字杀手之下,便是罡字杀手。罡字杀手,亦作天罡杀手,总共有三十六位,实力等级最低的,都是启阵境。罡字之下,便是煞字杀手。煞字杀手亦作地煞,总共有七十二位,实力等级最低的,都是聚核境。”

“据说,无论是七字、罡字亦或是煞字开头的杀手令牌数量,都是固定的,其余任何杀手,想要拿到令牌,都得战胜或者杀掉其中之一,才能够取而代之。”

“当然,要说这七杀盟众多杀手中,最令人恐惧的,当属七杀之首的劫杀!”

“据传,劫杀曾经成功刺杀过一位圣人!连圣人都会被刺杀,这简直难以想象!”

“但就在十几年前,这七杀盟突然销声匿迹,宛如从未出现过,毫无踪迹可寻,你们可知,这是为何?”

老先生端起茶杯,看向众人,又卖起了关子。

再喝口茶,见众人摇头,他正准备接着说。

可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出现,青色剑光一闪而逝,人群中的公孙复,头颅便高高飞起,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最终掉落在地,眼睛瞪得滚圆,死不瞑目!

如此惊变,吓得在场之人魂飞魄散,四散而逃。

与武黎坐在同一桌的另外三人,见公孙复被杀,当即就有两人起身,朝着正提起头颅准备撤离的神秘刺客追去!

这名刺客除了两只眼睛,浑身上下皆被黑袍和面具遮掩,根本看不清容貌。

“光天化日,尔敢当众行凶,哪里走?”

身形高大,虎背熊腰,健壮如蛮牛的棕发大汉率先出手,快若奔雷,一拳打出,原本就无比硕大的拳头,瞬间飞出一个更大的巨拳虚影,对着刺客当头砸去!

那刺客反应极快,手中长剑挥舞,闪烁青光,将巨拳虚影一分为二,起身跳跃出院墙,潇洒逃离。

“三才箭雨阵!”

就在这时,一道女声突然响起,那刺客头顶蓝光乍现,十数支蓝色箭矢从天而降,宛若疾雨。

这出手的,正是与武黎坐在同一桌的蓝发女子。

武黎也起身跳上了院墙,但并未出手,他瞥了一眼出手阻拦刺客的蓝发女子,此人三十几岁的样子,相貌普通,所施展的术法倒是和自己第二次遭遇刺杀时,石月为了试探自己所施展出的箭阵一样。

不过这箭阵的数量和威力,却是难以相提并论。

石月乃是蕴轮境的修道者,眼前这位蓝发女子,不过区区冲脉境罢了。

事实证明,那刺客也并没有将箭雨阵放在眼里,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周身青色灵力环绕,手中长剑瞬间斩出十数道青色剑芒,破开蓝色箭矢之后,直接朝着蓝发女子斩来。

刺客的实力显然超出了蓝发女子的预料,另一边的棕发男子见状一个闪身挡在蓝发女子身前,瞬间幻化出一个方形土盾,堪堪挡下青色剑芒。

等他们再度反应过来,那刺客早已抽身远遁,几个跳跃间消失在了视线里。

“小兄弟,你怎么不出手拦住他?”棕发男子转头看向武黎,一脸的疑惑。

“杜强,咱们的任务是护送公孙齐去万蝶山,他爹被人刺杀,关我们什么事?”

不待武黎说话,三人中另一名长相阴柔的绿发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嗤笑道:“就你们俩傻傻的好打抱不平,刚才那刺客的实力,最起码也是八脉以上,你俩加在一起都不一定是其对手,还冲上去自讨苦吃。”

棕发男子回头看向院内的绿发男人,满脸不忿道:“宋河,你还有没有人性?人家的爹都被杀了,你不帮忙抓凶手也就算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宋河无奈摇头道:“平日里说你头脑简单嘛你还不服气,公孙复在这河图县把生意做得那么大,牵扯到利益或者得罪过的人多了去了,就刚才这杀手的出现,很明显是有人在买凶杀人,且早就计划好了的,就你那点实力还要抓凶手,你以为自己是谁,官府的捕头?”

经过宋河这么一分析,杜强虽然心有不服,却半天找不到话来反驳。

武黎瞥了一眼刺客消失的方向,纵身跳进院中,他刚才之所以没有冒然出手,原因有二。

第一个原因是,他并不了解这公孙复的人品和秉性,万一要是个心肠歹毒且无恶不作之人,那么被杀了也是活该。

第二个原因,则是他无法确认刚才那个刺客是否是七杀盟中的杀手。作为从小就在破杀基地长大的他,深知七杀盟中的每一位杀手那都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刺杀经验和战斗技巧都非常人所及,除非有着远超对方的实力,否则根本没有将人留下的可能。

换句话说,就算能够把人留下来,万一对方真是七杀盟的杀手,自己作为同组织杀手,却明目张胆地干扰对方完成任务,这后果……

另一边,公孙齐见自己父亲被杀,整个人都懵了。

从小就锦衣玉食的他,从未想象过有一天,自己的父亲会这般死自己在眼前。

他想哭,但怎么也哭不出来。

他自小就没有了娘亲,据说就是因为生他才难产而死,虽然后面有几个后娘,但却都没有生下个一男半女,对他也几乎都没有好脸色,所以始终没有体会过真正的母爱。

可以说,他的这位父亲,便是他目前所有的依靠和精神寄托。

可就是此刻,他的父亲被刺杀了,甚至连头颅都被人拿走了!

良久之后,公孙齐仰天长啸,惨绝人寰的声音几乎传遍了整条街,而后喷出一大口鲜血,倒地不省人事。

“这……”杜强摊着双手,看向武黎和宋河,“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宋河白了杜强一眼,“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等他醒了问他还去不去万蝶山啊,咱们既然接了这个任务,这点道义还是得有的。”

杜强点点头,这一次倒是颇为认同宋河的观点。

公孙复被人砍头,院子里原本的宾客早已跑光,他生前的几个妻妾哭的哭,安排后事的安排后事,公孙齐原本成年的大喜日子,片刻之间就演变成了丧事。

武黎也留了下来,通过和杜强以及宋河的交谈,他大概了解到,这个被刺杀的富商公孙复,其实并非什么好人,他之所以能够在这河图县混的风生水起成为富豪,暗地里不知道干了多少伤天害理、损人利己的勾当。

在生意场上,这公孙复是个极其聪明的人,虽然他自己不是修道者,却暗中勾结了不少的修道者狼狈为奸,压榨普通百姓,即便是县衙,也不敢轻易动他,毕竟牵涉较广,一旦强行彻查,许多大人物都有着密不可分的牵连。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得罪的人也不少,虽然大部分都是些无权无势的老百姓,但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这不,今日被刺杀,很可能就是某些人花了大代价买凶杀人,甚至直接请动了修道者出手。

至于公孙齐,在杜强和宋河等人的眼中,就是个心思单纯且一无是处的富家公子,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却自小痴迷于修道一途。

这不,武黎等人此次所接的任务,便是因为公孙齐听闻万蝶山上有位神通广大的无瑕居士,据说此人收徒全凭缘分,不限于普通人和修道者,只要能够通过考核,便能够拜其为师,所以死活都要去试上一试。

最后公孙复拗不过自己儿子,这才花了大代价,去任务公会发布了护送任务。

武黎很是好奇杜强所说的任务公会,经过了解才知道,其实就是个接取任务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去发布任务,只需付与相应报酬即可。

有时候,甚至连官府有解决不了的事情,都会跑去任务公会发布任务。

同样的,任何人也都可以去接取里面的任务,只要完成了便可以去领取相应报酬。

杜强、余葛杏、宋河三人,便是去那任务公会接取的这个护送公孙齐的任务。

经过试探,武黎发现这些人其实并不知道破杀基地的存在,但他却知道,这所谓的任务公会,应该就是七杀盟设立在明面上掩人耳目的手段。

而七杀盟中的杀手,实际上就是一群为七杀盟接取各种任务,从而赚取酬劳的工具。

为了掩人耳目,七杀盟自然不会将所有任务都收入囊中,肯定是会拿出一部分任务来供外人接取,这才有了杜强、余葛杏和宋河这种常年以接任务赚取酬劳为生的修道者。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工作忙,又不愿意水字,所以更新会比较慢,这本书不一定会签约,作者写这个也不是为了挣钱,只是想要认真写完一部作品,注重到故事的严谨性和逻辑性,必须想好了才能动笔。作者以前在别的站也有过不止一部签约作品,但内容都不是很满意,现在只想写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即便不签约,也要对得起自己。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