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真相

走出花店,武黎便直接朝着破杀基地赶去。

虽然马家欢掩饰得很好,但他多少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意。

毫无疑问,马家欢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论人品、性格、相貌皆算上乘,对他也是极好,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小玉,大概也只有马家欢是真心地对他了。

但是,他们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从万蝶山上下来那一刻,他便早已在心中为自己规划好了路线,这条路无疑是充满艰辛、充满危险的。也许穷极一生,他都无法摆脱七杀盟的束缚,但有些事,他必须要去做。

最重要的是,一直以来,他内心当中确实只是把马家欢当做姐姐而已。

时隔一年,破杀基地内一如既往,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天空依然昏暗,血月依旧高悬,迎面而来的风仍然充斥着血腥味。

来到久违的山丘,看着眼前无数的墓碑,武黎久久未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走上前去,伸手抚摸过每一块墓碑,感受着它们的温度,回忆着他们的音容笑貌。

“兄弟姐妹们,我……回来了!”

武黎大喊出声,随即盘膝而坐,讲述着这一年里所有发生过的事情,从血狼斗场到万蝶山,再从万蝶山到虎菱郡……

“这一次回来,主要是想告诉你们,我现在的目标并非是摧毁破杀基地,亦非摧毁七杀盟,而是要将它彻底改革,变成可以拯救苍生,可以造福黎民,可以让世间不再有杀戮,可以令天下太平的组织!”

武黎的表情和语气都坚定无比,可这些话若是让外人听见,必然会觉得他疯了。

好巧不巧,此刻还就真有一个外人听见了。

西九语缓步走上山丘,神色有些异常。她是真心没想到,原来在武黎心中,竟还藏着如此不切实际的远大抱负。

武黎回头一见西九语,顿时吓一跳。

“想改革七杀盟?”西九语冲着武黎淡淡一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听错了!”武黎下意识地开口,对于西九语,他内心当中多少还是有着戒心的。

“原本还想摧毁七杀盟?”西九语走上前来,紧紧地盯着武黎。

“我说了,你听错了!”武黎明显有些心虚,解释道:“之前在虎菱郡城发生的事情你都忘了?那月小姐的娘亲强大得已然不像人了,我一个蕴轮境都还没达到的人,拿什么来摧毁或改革七杀盟?”

西九语笑了笑,转头看着数十座墓碑,问道:“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大部分是!”武黎点头。

西九语素手一挥,手中便出现两个酒壶,并顺手扔了一个给武黎。

武黎接过酒壶,面露疑惑。

“陪我聊聊天吧!”西九语展颜一笑,举起酒壶便先干为敬了。

武黎有些摸不着头脑,西九语竟然主动找自己聊天,且脸上的笑容也比平日里多了不少,这显得很不正常。

“兄弟姐妹们,之前在花店走得匆忙,忘记给你们带茶回来了,现在便以酒代茶吧,下次一定给你们带回来。”武黎拿起酒壶,在每座墓前倒一点,这才回头看向西九语,“你想聊什么?”

西九语重新拿出一个酒壶扔给武黎,“就聊聊你的计划吧?”

“什么计划?”武黎疑惑。

“当然是如何改革七杀盟啊!”西九语笑道。

“我说了,你听错了。”武黎拿起酒壶喝了一口,辛辣的口感进入腹中,整个胃里都火辣辣的。

“不信我?”西九语再次举杯。

“不如我们聊聊别的?”武黎举起酒壶碰了一下。

“你想聊什么?”西九语率先喝了一口。

武黎随后跟饮,笑道:“就聊聊我前后两次所遭遇的刺杀如何?”

“好啊,”西九语很反常地一口答应,“你想知道什么?”

“第一次,我在万妖山脉被刺杀,是不是那月小姐一手安排的?”武黎死死地盯着西九语。

“是,又可以说不是。”西九语答道。

武黎眉头一挑,“此话怎讲?”

西九语如实答道:“蝶杀基地的刺杀任务,确实是月小姐发布的,但并非她的本意。”

见武黎面色更加疑惑,西九语继续解释道:“她其实也只是受人指使而已。”

“以她在七杀盟的身份,还有谁能指使得了她?”话才刚说完,武黎便反应了过来,瞪大眼睛看着西九语,“她娘?”

西九语点点头。

武黎万分疑惑和震惊,“我不过是一个普通杀手,她娘乃七杀盟的主上,那般人物为何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西九语摇头,“这个问题,你得自己去问。”

“先发布刺杀任务,随后借机让月小姐带我出去,然后再卖进血狼斗场,最后由你引导我登山拜师……”武黎目光闪烁不定,抬头再问:“师尊在七杀盟是何身份?”

“曾经的七字杀手之一,劫、瞬、影、囚、蝶、诱、破中的蝶杀!”西九语如实相告。

武黎点点头,他早就有此猜测。

西九语再次举杯,并继续解释道:“不过现在的师尊已经脱离了七杀盟,并不再过问红尘之事,她之所以会收我们为徒,大概也只是最后为主上做点事了。”

武黎举起酒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的多了,”西九语一口酒下肚,抿嘴笑道:“从你觉醒灵脉的那一刻开始,后面所有经历的一切,都在主上的棋局里了。”

不待武黎接话,西九语又笑道:“月小姐给你的不灭金身术,是主上让她给你的,你手里的裂山大剑,是主上授命给你的,你去马家村查案,是主上安排的,你进血狼斗场、上万蝶山,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主上早就安排好的。”

武黎闻言彻底愣住了,现在回想起来,简直细思极恐。

“是不是觉得很可怕?”西九语自嘲一笑,“我们都不过是主上手里的一颗棋子罢了,就像我现在跑来找你,告诉你这一切的真相,也不过是破杀大人的指令而已,而破杀大人,亦不过是听从主上的安排罢了。”

“她为什么要设计这一切?”武黎看着眼前的西九语,他想不通,自己一个平平无奇的杀手,而对方作为七杀盟的主上,为什么要安排这一切。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西九语再次喝了一口酒,开口道:“不过咱们被月小姐接下山,去帮助平江王攻打虎菱郡,这并不是主上的安排。”

武黎点点头,从当日石月与她娘的对话来看,帮助平江王攻打虎菱郡,包括谋夺那葛家的宠兽,确实不像是那位主上提前安排好的。

“你知不知道,那月小姐到底要干嘛?”武黎很是好奇。

西九语摇头道:“那月小姐深得主上真传,对棋之一道理解颇深,布局手段亦是相当老辣,除了主上,大概没人知道她到底想要干嘛。”

说到这里,西九语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武黎道:“哦对了,你第二次被刺杀,并不是主上的安排,而是那月小姐的安排。”

“她的安排?”武黎瞪大眼睛,“她为什么要安排人刺杀我?她若想要杀我,何须刺杀,随便一声令下,就她身边那个萧欣儿,一巴掌就足矣拍死我了。”

“大概真的只是为了试探你吧?”西九语猜测道:“刺杀你之前,她找到我,说是要亲自出手试探你,并让我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救下你。”

武黎恍然大悟,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那蒙面的黑衣人,所施展出来的淡蓝色泡沫,可不正和她娘在虎菱郡所施展出来的淡蓝色泡沫如出一辙么。

原来当日那蒙面的黑衣人,就是石月本人。

“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武黎神色狐疑地盯着西九语,“主上为什么要你告诉我这些真相?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你擅作主张告诉我的?”

“重要吗?”西九语淡淡一笑,“从给你灭金身术,给你裂山大剑,送你去血狼斗场历练,再引导你上万蝶山学习无相蝶变术,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主上在暗中培养你,至少目前看来,对你并无恶意。”

“并无恶意?”武黎冷笑,“随意掌控他人命运,操纵他人生死,这叫并无恶意?”

“事实证明,你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者说有着特殊的身份,这才是主上会为你花费心思的主要原因。”西九语理性分析道。

武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这一点他其实早就有所怀疑。

他自小就天生神力,无论是不灭金身术,还是裂山大剑,都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天下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况且,当初石月给他不灭金身术的时候,他都还没有觉醒任何灵脉,那主上怎么就知道他一定会觉醒金属性的灵脉?

“好了,我知道的秘密都告诉你了,现在该换你了。”西九语再次问道:“为什么想要改革七杀盟,你的计划是什么?”

“我说过很多遍了,你听错了。”武黎仍然还是之前的回答。

“不厚道。”西九语白了武黎一眼,“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不愿再做棋子了,你想要做棋手!”

见武黎不说话,西九语又道:“其实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武黎疑惑地看着西九语。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