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1章 主上

萧欣儿面无表情,“不管你是谁,小姐要我活捉你。”

白鼠妖兽瞟了一眼城墙之上的石月,表示理解道:“完全可以啊,只要你能够击败我。”

萧欣儿点点头,不再废话,漫天黑色残影再现。

“花里胡哨的东西,对我可没用。”白鼠妖兽摇摇头,周身泛起白色光芒,形同无数尖刺一般的光束瞬间爆射而出,直接刺穿了满天的黑色残影,宛如黑夜里的点点星光。

“光属性?”

藏在暗处的萧欣儿眉头微皱,无论是修道者还是妖兽,这光属性那可都是极为罕见的,且光属性与暗属性天生对立,互相克制,她想凭借属性压制对方,已然不可能了。

话虽如此,萧欣儿还是决定再试探一番,所有黑色残影皆化为黑色烟雾,将方圆十丈范围都给笼罩了起来。

白鼠妖兽见状面露不屑,毫无杂色的白光扩散而开,夺目四射,黑白灵力相交,互相消融,谁也奈何不了谁。

城墙之上,石月见萧欣儿和那白鼠妖兽暂时陷入了僵局,转头看向黑土,但并不是叫他出手帮忙,而是喊道:“把葛清明给本小姐带上来。”

黑土点头照做,用一根棕色的灵力绳子将葛清明捆绑着,带上了城头。

“怎么样?现在可有改变主意?”石月笑看向葛清明。

葛清明当场跪地,仰天大喊道:“老祖,不孝子孙葛清明有负厚望,虽死难辞其罪,还请老祖出手,救葛家后辈于危难啊!”

老祖?

众人闻言面露疑惑。

“何人胆敢欺我后辈?”

一道浑厚的质问声突然响起,声音并不大,却在整个天地间不断回荡,根本无法判断出是从哪个方位发出来的。

紧接着,天空骤变,异象升起!

但凡肉眼所见之处,整片天空都变成了赤红之色,温度瞬间拔高,难以形容的威压突然降临,整片天空都仿佛要塌下来了一般!

无论是萧欣儿和白鼠妖兽,亦或是黑土和武黎等人,包括城下躲在远处的葛家众人,皆是双腿打颤,差点跪伏在地。

就在这时,天边一朵火烧云突然炸裂而开,一道身影由远至近,几次闪动之间,便已出现在了虎菱郡城上空。

虎菱郡城内无数人抬起头,眼见有神仙降临,急忙跪地伏拜,虔诚祈祷。

武黎抬头仔细打量着这位突然降临的“神仙”。

这是一位看似四十几岁,长相刚毅的国字脸男子,他及腰的赤色长发无风自动,宽大的橙色锦袍上金丝镶边。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此时的他竟是骑在一头狮类妖兽身上的!

是的,那狮类妖兽四脚凌空,没有借助任何外物,就这么凭空立于虚空!

“袁剑空,你我也算旧识了,看着我葛家后辈遭人残杀,你就这般袖手旁观?”

空中的赤发男子将目光转向某处,语气中多有不满。

武黎等人顺着赤发男子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原来就在他们不远处的城墙边缘,正坐着一名面白无须的紫发老人。

在此之前,他们竟然毫无察觉!

“袁老!”江北铖和江落雨急忙对着紫发老人躬身行礼。

很明显,眼前这位一身灰衣,身形挺拔的紫发老人,正是号称平江第一剑神,亦是江落云师尊的袁剑空。

袁剑空对着江北铖和江落雨摆手示意,随即抬头看向空中的赤发男子,笑道:“葛烈,不是我不出手帮你,只是对方乃七杀盟之人,我也惹不起啊!”

葛烈一声冷哼,“什么狗屁七杀盟,听都没听过!”

“倒是你,”葛烈瞥了下方一眼,出声警告道:“源域境的修道者,不可参与任何国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唉唉唉!”袁剑空急忙抬手解释道:“我虽与平江王认识,但平江与太渊王朝之间的战争,我可从未出手帮过半分啊。”

葛烈懒得再与袁剑空闲扯,回头扫视下方,同时喝问道:“谁是七杀盟之人?”

仅仅只是一声喝问,武黎便感觉心中气血翻腾,实在难以想象,这位葛烈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

石月亦是面色难看,她在此之前仔细调查过葛家,却根本不知道原来葛家还有着这样一位源域境的老祖。

城下的白鼠妖兽见葛烈的目光扫视了过来,急忙解释道:“那个,别误会,我是你们葛家的宠兽。”

“老祖,这些人都是七杀盟的人。”葛清明扫视着石月、黑土和武黎等人,由于双手被捆绑,他只能用眼神示意。

葛烈转头看向葛清明,那捆绑葛清明的灵力绳索,竟然瞬间就消散了。

一个眼神就解除了启阵境高手的术法绳索,这已然超出了许多人的认知。

“你们好大的胆子!”

葛烈一声怒喝,无形的气浪自天空而下,石月、西九语、小玉和武黎,瞬间喷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几乎就要站立不稳。

“月小姐!”

黑土急忙一个闪身挡在石月身前,城外的萧欣儿亦是残影频现,直接顺着城墙侧壁登了上来,亦挡在石月身前,与黑土并排而立。

葛烈瞥了一眼,不屑道:“一个启阵境九阵,一个启阵境八阵,就这点实力,也胆敢找我葛家麻烦?”

“老祖,他们都是七杀盟三十六天罡杀手,而在天罡杀手之上,还……”

“什么狗屁三十六天罡杀手?”葛烈直接打断了葛清明的解释,伸手往下一压,肉眼可见的红色气柱从天而降。

黑土见状急忙施展出一面超过两丈直径的巨大棕色盾牌,加上萧欣儿的满天重叠黑盾,一时间并未被击溃。

“启阵境内,倒也算是比较强了,”葛烈点头称赞一句,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原本水桶粗的红色气柱又大了好几圈。

黑土和萧欣儿苦苦支撑,嘴角皆已溢出血迹,显然已到了极限。

“葛烈,你闭关多年,不谙世事,可知这七杀盟并非一般势力,我劝你还是不要赶尽杀绝。”袁剑空出声劝阻。

“放屁!”葛烈嗤之以鼻,“袁剑空,你何时变得如此胆小怕事了?这七杀盟既然敢残杀我后代,今日必将血债血还!”

“老匹夫,你敢!”石月抬头一声怒喝。

葛烈大手一挥,黑土和萧欣儿便如同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撞碎了城垛,继续朝着城外飞去。

“老匹夫,敢动本小姐的人,你死定了!”石月抬头怒目而视,素手一挥,一只精致的小铃铛便出现于手,她正要拿起摇晃,却突然又静止了下来。

为何?

只因葛烈身后更高的天空中,此时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是的,就是裂开了一道口子。

不仅是石月,袁剑空和葛烈都赶紧抬头看了过去且尽皆面色惊变。武黎和西九语等人虽然慢了半拍,但并未错过那惊艳全场的一幕。

那道口子就像是有人将天空撕裂开的一样,里面呈灰暗之色。

不多时,一只穿着白色鞋子的脚便从那道口子里踏了出来,待到彻底看清来人时,几乎所有人都张大了嘴。

这是一位看似二十几岁的女子。

她雪白的衣衫包裹完美身型,垂至臀部的蓝发随意披挂,堪称艺术般精致的鹅蛋脸上,黛眉犹画作,蓝眸聚秋水,琼鼻似精雕,樱唇如缀点……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自然而然地成了这天地间的焦点,仿若盛开在破败废墟中的晶白之花。

从出生到现在,武黎还从未见过如此貌美之人!

“娘!”

石月一见来人,难掩心中喜悦。

武黎回头看了一眼石月,天上这位看上去如此年轻的蓝发女子,竟然是她的娘亲?

既然是这位石月的娘亲,那么她在七杀盟究竟是何身份?

“主上!”西九语和小玉当场跪地,直到此时,武黎终于知道眼前这位蓝发女子,在七杀盟究竟是何身份了。只因整个七杀盟,能够被称呼为主上的,唯有一人!

“娘,杀了这个老匹夫!”石月伸手指向葛烈,“黑土和欣儿,都差点被他给杀了。”

蓝发女子瞥了石月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原本心情大好的石月,如同被突然泼了一盆冷水,脸上的委屈之色难以掩盖。

“我没叫你来救我!”石月大吼出声,眸中的泪珠自脸颊滑落,“反正无论我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任性和胡闹!”

蓝发女子不再接话,转头看向下方同样立于虚空中的葛烈,面无表情道:“自裁吧,我不想伤及无辜。”

“自裁?”葛烈抬头看向蓝发女子,“你在开玩笑吗?”

蓝发女子摇摇头,屈指一弹,一个几乎透明的淡蓝色泡沫飞出且遇风涨大,瞬间便将葛烈和他身下的狮类妖兽给困在了其中!

城墙之上的武黎见状心中大震!这淡蓝色的泡沫,让他瞬间想起了自己第二次被蒙面黑衣人刺杀时的场景。

当时的那黑衣人,可不就是用的这一招么?

当然,武黎并不认为当日刺杀自己的就是眼前这位石月的娘亲,若真是这位出手,别说是西九语,怕是自己师尊从万蝶山赶过来了,都未必能救下自己。

天空中,那葛烈和狮类妖兽大惊失色,用尽浑身解数才勉强破开围困自己的淡蓝色泡沫,虽然不知道这位蓝发女子为何如此恐怖,但并没有时间再做思考,瞬间化为一抹红光,朝着远处逃去。

只可惜,才刚飞出去没多远,就被突然定住了。

接下来,无数人抬起头,见到了他们毕生都难以忘记的场景……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