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诡事

葱郁的树木枝繁叶茂,阳光透过枝叶形成的光束,将地面映射得光怪陆离,如同斑驳的漫天繁星。

再抬头透过枝叶,阳光刺眼夺目,天空湛蓝澄澈,云朵净白无暇……

望着眼前这一切,刚从破杀基地里出来的武黎,愣愣出神。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

天空不再是压抑而昏暗的,月亮不再是鲜红或殷红的,草木不再是枯黄萧条的,空气不再是血腥的……

足足过了一刻钟,武黎才回过神来。

“兄弟姐妹们,你们在天上能看到吗?若是不能,等我回去讲给你们听。”

武黎惆怅了片刻,开始提步前行。

他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找个识字之人,看看这竹签上的任务,究竟是何内容。

穿过密林,是一个稍显陡峭的山坡,坡上青草成毯,露水晶莹。在斜坡的侧边,还有一个不足三丈高的小峡谷,溪水倾泻而下,砸在水潭边缘光滑的石壁上,水花四溅。

武黎走到溪边,半蹲着捧起一汪清水,观之澄澈,饮之清冽甘甜,可比破杀基地内的水好喝多了。

原本正处于陶醉之中的武黎,突然神色一凝,起身朝着青草斜坡看去。

从小就历经地狱式训练的他,感知力和听力都远超常人。

目光远眺,一个十七八岁,身材瘦高的黑发少女映入眼帘。

少女一张瓜子脸,五官还算清秀,手持一柄弯月镰刀和一把短小锄头,背上驮着个竹编小背篓,正顺着斜坡缓步往上爬。

武黎见状一阵欣喜,急忙顺着斜坡往下滑走,可那少女抬头一见武黎快步滑来,面色一变,掉头就开始跑,慌不择路差点直接掉进旁边的峡谷,幸好武黎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拉住。

“你跑什么?”

武黎满脸疑惑,莫非是自己脸上长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还是说本身就长得像个恶人?

少女拍了拍自己略显平坦的胸脯,惊魂未定道:“没……没跑啊,我……我就是脚踩滑了没站稳。”说着赶紧往里面挪动了几步,让自己尽量离峡谷远点。

武黎没心思跟她扯到底有没有跑,问道:“你一个小姑娘,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干嘛?”

“我来挖盆栽啊。”少女反手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小背篓,随即感觉不对劲,反问道:“叫谁小姑娘呢?我都快十八岁了,怎么看都比你大上两三岁吧?”

刚说完这话,她就后悔了。

这儿可不是村子里,荒山野岭的,万一眼前这家伙是个变态杀人狂什么的,甚至见色起意,将自己那啥了……然后再往这峡谷里随便一扔……

武黎当然不知道少女内心的想法,抬眼看了看少女身后的背篓,里面有好几株连根挖起的花草,疑惑道:“什么是盆栽,有什么用?”

“盆栽都不知道?”少女鄙夷地看了武黎一眼,不过想想也是,眼前这小弟弟一头红发,显然是一位修道者,搞不好就是某个大宗门或者大家族的子弟,这些人整天除了修炼就是打打杀杀,自然不懂凡俗世界的东西。

想通此节,少女耐心解释道:“盆栽,就是可以养在家里或者院子里的植物,有一些是平日里做观赏用的,有一些则拥有特殊功效和寓意,比如可以驱赶蚊虫、净化空气、招财进宝什么的。”

武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并不关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转入正题道:“姑娘,你识字吗?”

少女本来还想再普及点盆栽的知识,不料武黎思想跳跃竟是如此之大,而且,还问的是这种十分无语的问题。

我看上去像是不识字的人吗?

“真不识字?”见少女不说话,武黎顿感失望。

“说谁不识字呢?”少女气得脸蛋微红,“我好歹也是上过几年私塾的,看不起谁呢?”

武黎略显错愕,就问一句识不识字而已,有必要如此激动?

“姑娘,既然你识字,那可否帮我看看,这上面都写的什么。”武黎说着将任务竹签递在了少女面前。

少女本不想理会这个神经病,但对方好歹是一位修道者,万一将其惹恼了,那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出于无奈,她只好接过竹签,低头看去。

原本有些不耐烦的少女,低头看到竹签内容那一刹那,脸色就变了,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武黎,惊呼道:“你……你……”

“我怎么了?这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武黎皱着眉头,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心头升起。

“你自己接的任务,都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少女大眼瞪着武黎。

“废话,我又不识字,早知道了还问你干嘛?”武黎很是无语。

少女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搞了半天,原来是你自己不会识字啊!”

武黎摊了摊手,若不是怕吓到她,定然会告诉她:我除了杀人啥也不会!

少女忍住笑意,晃着手里的竹签,“你接的这个任务,正是我们马家村的村民,前几天去官府报的案。”

“官府?”武黎满脸疑惑,但更多的还是好奇。

少女点点头,“没错,事情是这样的……”

听着少女的娓娓道来和耐心解释,武黎总算知道自己到底接了个什么样的任务了。

这少女名叫马家欢,是马家村里一个很普通的村民。她自小就喜欢养花养草,过完十六周岁的成年礼后,便做了点小生意,在河图县城里开了个小花店。

半月前,不知道什么原因,马家欢突然厄运遭身,诸事不顺,后回到马家村才发现,不止是她自己,整个马家村的村民,都莫名其妙的遭到了厄运!

仅仅只是半月时间,马家村近三千常住口人,已然死伤了上百人。

最可怕的是,这死伤的上百人,竟无一不是意外造成的。

上山打猎的村民被毒蛇咬死,去地里干活的村民在半路踩滑了摔成残废,在家里做饭的妇女被大火连人带房子烧光,在自家院子里打水都能滚到井里去,甚至有些更倒霉的,半夜起床去茅厕,都能掉粪坑里淹死……

类似这样的事件,若是偶尔发生个一两件,或许没有人会在意,甚至还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

然,这样的事件,如果每一天都会发生好几许,那就显得极其诡异和细思极恐了。

随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整个马家村的村民都陷入了恐慌,期间有好几户人家因为实在受不了要搬家,却都在搬家的前一晚就遭受了意外,无一幸免!

万般无奈之下,马家村的老村长挺身而出,去往县城里的官府报了案。

第二天,官府派人来查,却空手而归,一无所获。

至于报案的老村长,也在前几日出了意外,只因吃饭时误吞了一根鱼刺,直接被扎破了喉咙,不治身亡。

而武黎,竹签上所接到的任务,正是替马家村解决这件事情,时限为三日!

武黎的眉头皱得很紧,只因这件事情实在太过诡异了。

按照马家欢的说法,那些村民确实都是意外伤亡的,连官府的人都亲自来查过了,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可如果真的仅仅只是意外,又怎会半月之内发生上百次?

“有村民猜想,马家村是受到了某些冤魂野鬼的诅咒,才会接连发生这样的事情。”

马家欢神色复杂地看向武黎,在看到竹签上的任务那一刻,她内心自然是欣喜的,毕竟,武黎一头红发,明显是修道者,可不是官府之前派来的那些普通人可比。

在她想来,估计就是因为普通人解决不了这样的事情,官府才会请来武黎这样的修道者来解决。

当然,欣喜之余,她内心深处又夹杂着些许担忧。毕竟,武黎的年纪,怎么看都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少年,真的有那个能力替马家村解围么?

“走吧,先带我去你们马家村看看。”

武黎摇了摇头,直接让马家欢带路,既然已经接了这个任务,那他怎么也得亲自去查探一番。

至于马家欢所说的什么冤魂野鬼诅咒之类的,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从小到大,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三百也有两百了,若世上真有这些脏东西,自己早就死了几百上千次了!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