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章 破城

众士兵对于这位身材瘦小,留着一撮山羊胡的男子,似乎显得极为害怕,连忙低头做事。

“慢着!”武黎大喊一声,看向山羊胡男子,出声问道:“你是这里的领头人?”

山羊胡男子瞥了武黎一眼,“有事?”

“放了这些人吧!”武黎指着周围十数名刚抓的壮丁。

“放了他们?”山羊胡男子小眼一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如今国难当头,身为太渊王朝的子民,你不自告奋勇帮忙守城也就罢了,还跑来这里妨碍公务,你家长辈是谁?”

在这虎菱郡城内,大小家族不计其数,其中就有不少修道的大家族,他吃不准眼前这金发少年的身份,故才出声试探。

若非看武黎是个修道者,他早就叫人一起抓走了。

“放了他们,或者我打到你们放。”武黎威胁之意十分明显,眼前这些士兵不过都是些普通人罢了,他自然懒得多浪费口舌,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呢。

“狂妄!”

山羊胡男子一声怒喝,气得不行,眼前这少年,就算是某位大家族的青年子弟,可他现在是在办公事,即便得罪了自己惹不起的人,也还有上面的人顶着。

况且,一般的大家族子弟,怎会无聊到跑来管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

想要这里,山羊胡男子不再有所顾忌,周身绿色灵力瞬间破体而出,“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今日,我便替你家长辈好好教导你一下。”

武黎愕然,眼前这山羊胡男子,竟然是一位木属性的修道者?不过也难怪,此人头带军盔,连头发都看不到,鬼知道是修道者?

心思转换之间,那山羊胡男子已然出手,数条绿色藤蔓缠绕而来,武黎不敢托大,直接开启不灭金身,同时裂山大剑出现在手,瞬间将缠绕而至的绿色藤蔓强行砸断。

山羊胡男子见状跟见了鬼似的,加上武黎手中突然出现的裂山大剑,明显是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的,他哪里还不清楚,自己这次绝对是踢到铁板了。

可惜,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武黎已然来到他身前,黝黑如墨的裂山大剑在眼中逐渐放大,他下意识地将周身灵力凝聚于手,想要强行接下一击,可惜他这下意识的行为,却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彻底失去意识。

在他的双手接住裂山大剑那一瞬间,便已寸寸断裂,身上的盔甲亦如纸皮般毫无防护作用,若非武黎临时收了力度,他恐怕已然被砸成了一团肉泥。

武黎瞥了一眼死得不能再死的山羊胡男子,满脸疑惑。

对方好歹也是一位修道者,怎会如此弱?

说到底,还是他自觉醒灵脉之后,所历经的战斗次数实在太少了,对于自身的实力并没有很清晰的认知。

现在想来,他觉醒灵脉之后,除了遭遇的两次刺杀,似乎根本就没有和别的修道者正式拼杀过。

第一次,是遭人暗算,有力使不出,第二次又是对手太强完全不是对手,至于这一次,又因为对手太弱,一击便结束了战斗。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大人!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

眼见同为修道者的山羊胡男子,都被武黎一剑就劈死了,剩下的士兵皆是跪地求饶。

“命可以饶,但你们得回答我一个问题。”武黎随手一挥,裂山大剑带起一阵风,放在一个士兵头顶,相隔不过两寸。

他当然不会杀了这些士兵,此举不过是恐吓一番罢了。

那士兵吓得魂飞魄散,哆嗦道:“大……大人您尽管问,小人必当知无不言。”

“好,”武黎满意地点点头,“我问你,你们虎菱郡的军用粮草放在哪儿?”

“回禀大人,虎菱郡有专门设立的仓囷,就在此地往南三里处。”另有士兵率先开口回答。

其实,对于很多普通士兵而言,什么狗屁保家卫国、无惧强寇,那不过都是喊口号罢了,谁做了这天下的主人,都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对于他们而言,能活下去才是真理。

因此,即便是知道武黎询问粮草或许有所企图,但为了活命,他们仍然选择如实相告。

“都滚吧!”问出答案,武黎将众士兵尽数赶走,自己则是朝着南方疾行而去。

俗话说,两军交战,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所谓的粮草,其实并非只指粮食,也并非只指草,而是粮食和草的统称。

粮食,自然是给行军作战的士兵吃的,至于草,则是给骑兵身下的战马吃的。战马所吃的草,也并非一般的草,而是苜蓿。

其实在很多地方,战马的地位往往还要超过一般步兵,尤其是中原王朝,战马更为珍贵。作为唯一的快速机动力量,只有战马吃好了才有能力在战场上发挥机动性。

两三里路程,武黎片刻时间便已抵达。

经过多番观察,他终于可以肯定,不远处那一座座由圆形土墙修建的粮仓内,便是堆放粮草的地方。

对于军队而言,粮草的充盈与否,往往对持久战局的胜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一般都会派重兵把手,是绝不容失的。

不过,武黎眼前的场景却并非如此,许多守粮的士兵都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站得亦是东倒西歪,有些甚至连军盔都没戴,毫无军容可言。

不过想想也是,这里毕竟是在虎菱郡城内,又不是在野外作战,绝无敌军抄后的可能性,正常情况下,只要敌军一日不破城,这城里的粮草又怎会有所闪失?

如此想来,武黎便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些守粮士兵如此散漫了。

对于修道者而言,特别是拥有火属性灵脉的修道者而言,放火什么的可不要太简单,武黎猜测,石月叫他来烧敌军的粮草,肯定也是因为自己是这群人里唯一一个拥有火属性灵脉的修道者。

武黎平时极少使用火属性的灵力,主要是他没有强大的火属性术法,但此刻却是派上了用场,他将一头金发化为赤发,趁着守粮士兵毫无警惕,迅速将一颗颗火球给扔了出去,同时不断变换身位,力求每一颗火球都能够精准命中粮仓大门。

烈焰弹只是一种极为普通的火属性术法,与同等级修道者战斗时几乎没有太大作用,顶多也就只能作为干扰和佯攻,但此刻用来烧粮草却是极为好用,那些粮仓的大门都是较薄木板做的,一颗烈焰弹过去,直接就将其击穿了。

粮草本就干燥易燃,火球进入粮仓,其结局是完全可想而知的。

直到浓烟四起,大火连天时,那些守粮的士兵才反应过来,尖叫之声此起彼伏,场面混乱不堪。

看守粮草,本就是一种极为无聊枯燥的工作,时间久了,这些士兵早都已经忘记了突发事件时应有的秩序和应对方法,再加上武黎又是一位修道者,随手便能扔出一颗火球,谁还敢冲上去送死?

不多时,武黎便将所有粮仓都点燃了起来,进展异常顺利。

“哪里来的贼人,竟敢放火烧老子粮草?”

一道怒吼声响起,一名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赶了过来,此人一头棕色长发,眼见所有粮仓都燃起了大火,顿时肝胆欲裂。

武黎转头看了那棕发男子一眼,转身便跑。

他倒不是怕了对方,而是任务已经完成了,没必要再与之纠缠,多浪费时间。

“贼子休走!”那棕发男子一声怒喝,但脚下却是一步也未曾移动。

“大……大人,我们要追吗?”有士兵出声询问。

“追你妹!”棕发男子一记巴掌削在那士兵头上,“没看到对方一口气施展那么多火球吗?咱们追上去送死?”

那士兵一脸委屈道:“大人,如今粮草被烧,这可是大罪啊,咱们……”

“你丫是诚心找抽是吧?”棕发男子又一记巴掌削过去,呵斥道:“你们都只是普通士兵,老子虽然是修道者,但却势单力薄,如何抵得过对方数十名修道者?”

“数十名修道者?”那士兵略显疑惑,随后反应了过来,连连点头……

另一边,武黎完成任务后,便根据之前石月的吩咐,迅速朝着城头赶去。

人还未至,喊杀声,兵器交击声,术法撞击声已然传来。

此时的城头上下,已然变成了人间地狱,无数的士兵正浴血拼杀,尸横遍野。

武黎赶到的时候,石月正坐在城头看戏,萧欣儿和那位会遁地术的棕发男子站其左右,并未出手。

此时的城门早已被打开,江北铖领着平江大军正于城下大杀四方,对于修道者而言,杀普通人自然如同砍瓜切菜。

当然,虎菱郡的守将里面,亦有不少修道者,此时的江落云就遇到了一个修道对手,两人打得难解难分,一时间无暇他顾。

江落雨则是站在大军后方,手中不断凝现紫色长箭,每一次射出,那些会拐弯的箭矢都能带走数条性命。

至于江落阳,虽然是江家众人里实力最强的人,但此时却是处境不妙,他的对手亦是一位十分强大的修道者,以他聚核境的实力,竟然都一度处在了下方,可谓险象环生。

武黎看着这一切,心中异常感概。

这里不是破杀基地,没有血色的月亮和昏暗的天空,这里的天空依然蔚蓝,云朵依然洁白,太阳的光辉依然温暖……

可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在他曾经无比憧憬的外界,人与人之间依然在互相残杀着,满地的鲜血在阳光的照耀下,比之破杀基地内的鲜血更加鲜艳夺目!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工作比较忙,本书只能慢慢写,我尽量做到一天一更。其实一天一更3000字,也并非做不到,主要是我不愿意为了更新而更新,对于我而言,这不仅仅只是一篇网文,而是一部作品,如果为了字数而水文,无疑是对它的一种侮辱,也是对我自己的一种侮辱!我要认真地将它写好,当然也一定会将它写完。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