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神秘礼物

第二日一大早,武黎、小玉和西九语,便被无瑕居士给叫到了大殿。

于此同时,石月和萧欣儿也在。

“今日,你们便跟随月儿下山吧。”

无瑕居士看着三人,缓缓出声,“下山之后,你们一定要牢记,仁者,当以行善积德,心怀慈善,万不可滥杀无辜。”

三人躬身以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要说对于分别没有半点舍不得,那是假的。

特别是小玉,早已是双目湿润,难以割舍。

她自马家村出生便没有任何朋友,但这万蝶山上的师兄弟之间没有任何身份歧视,没有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大家平日里互帮互助,甚是团结。

因此,对于小玉而言,在这万蝶山呆的一年时间里,也是她到目前为止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武黎亦没有开口多问无瑕居士什么,因为他知道,若是后者想说,则无需相问,若是不想说,问了也不会有任何答案。

事已至此,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这位师尊,必然是与七杀盟关系匪浅。但经过这一年左右的时间相处下来,对于无瑕居士,他是打心底里的尊重与认可。

在这一年里,武黎自身也成长了不少,特别是心性以及处世为人之道,完全可以说是有了质的蜕变。

至于西九语,则始终还是保持着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令人难以看透其心思。

就在这时,无瑕居士突然看向小玉,询问道:“小玉,我问你,若是下山之后,有坏人要欺负你们,你会怎么做?”

“坏人?”小玉想都没想,就答道:“当然是要打他们一顿呀!告诉他们要做好人,不要做坏人。”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小玉太过天真,唯有武黎心有触动。

要知道,当初还在马家村的时候,小玉对于坏人的态度,那可都是要直接用火烧死的。

无瑕居士点点头,将目光转向了西九语,“你呢?”

西九语不知道自己师尊为何会问出这般幼稚的话,但还是答道:“弟子认为,对于善人,自当以仁义待之,对于恶人,理应替天行道!”

无瑕居士再次点点头,又把目光转向了武黎。

武黎早已想好答案,直接开口道:“弟子认为,无论是对待善人还是恶人,都应先行于善,能退则退,当忍既忍。若对方实在过分,才后行于恶,出手惩戒。”

听完三人回答,无瑕居士面无表情,良久之后,才叹声道:“唉……你们皆在这万蝶山上呆了一年之久,却仍然不解为师之意。”

三人闻言皆是不解,难道说,之前三个人的不同回答,仍然没有无瑕居士想要的答案?那她究竟想听到什么样的回答?

无瑕居士指着武黎和西九语,略显失望道:“你们两人,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还不如人家小玉。”

西九语闻言暗自冷笑。不如小玉?若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坏人,都真如小玉想的那般天真,早就天下太平了。

无瑕居士看了武黎和西九语一眼,正色道:“为师既然收了你们做弟子,那今日便再为你们上这最后一课,至于往后的路上,你们要选择如何行事,那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无瑕居士说着站起身来,伸出四个手指,“为师给你们的这最后一课,只有四个字——小惩大诫!”

“何为小惩大诫?”无瑕居士走到两人身边,声色俱厉道:“真正的行善之举,当遭遇恶人时,不是要你们直接将其杀了,自己去做恶人,亦不是要你们一味地忍让,助纣为掠!”

“真正的大善大爱,是要当即给予恶人小惩,令其不敢再度作恶,掐断源头,抑制恶人助长!”

“当然!”说到这里,无瑕居士话锋一转,“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你们有足够实力的情况下。”

听完无瑕居士的训斥,武黎恍然大悟。

的确,若是遭遇恶人欺负或威胁弱小,但又并未铸成大错的情况下,直接杀人岂不是自己成了恶人?

而若是一味忍让,助长恶人气焰,令其今后犯下大错,为祸人间,岂不等于助纣为掠?

“为师这最后一课,到此为止,你们走吧!”无瑕居士说完转身背对着几人。

“师尊……”

武黎本还想说什么,却被无瑕居士伸手打断,“走吧!”

武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冲着无瑕居士接连磕了三个头。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弟子走后,还望师尊保重身体。”说完,武黎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大殿,眼眶早已湿润不堪。

虽然在万蝶山上才仅仅呆了一年,但这对于从未体会过父爱和母爱的武黎而言,无瑕居士无疑像是一位严厉的母亲一般。

她平日里不苟言笑,事事苛刻,却教会了武黎无数处世为人的道理,是武黎从出生到现在,内心深处唯一能够完全信任的长辈。

“好了,咱们即刻出发!”石月大手一挥,带着西九语、小玉和萧欣儿也走出了大殿。

这万蝶山,上山难如登天,下山却是轻松无比,很快,众人便来到了山下。

“月小姐,敢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武黎见另外几人都不说话,只好硬着头皮出声询问。

经过上一次血狼斗场的事件之后,他对这位月小姐,已然有了很强的戒心。

包括西九语,他现在也不敢对其完全信任了。

这群人里面,要说能够完全令他信任的,也就只有小玉了。

直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师尊会同意这位月小姐来万蝶山带走他们。

“去哪里?”石月抬头挺胸,指着东北方向的古泉郡,意气风发道:“自然是去打天下啊!”

“打天下?”

不仅是武黎,就连西九语闻言都面露疑惑。

“无需多问,到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石月说完一马当先地走在了前面。

万蝶山的位置,处于清水郡和古泉郡的交界处,一行五人,步行了将近四个时辰,才到达古泉郡的郡城。

进入郡城后,石月带着几人先去了一座酒楼吃饭,武黎心中瞬间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对于这酒楼,他可算是有了心理阴影。

好在这一次石月并没有劝众人喝酒,吃饭期间,来了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木箱子。这中年男子一头棕发,明显也是一位修道者。

“小姐!”棕发男子直接对着石月躬身行礼,武黎猜测,此人应该也是七杀盟中的一名杀手。

石月瞥了一眼棕发男子手里一尺长宽的方形木箱,“本小姐交代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棕发男子急忙躬身道:“属下幸不辱命!”

“好,很好。”石月闻言喜笑颜开,“吃饭,一起吃饭。”

“漂亮姐姐,这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呀?”小玉忍不住好奇,出声询问。

“宝贝,大宝贝!”石月喝了口酒,神秘一笑,“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都别问了啊,赶紧吃完要办正事了。”

石月发话,自然无人敢再问,酒足饭饱过后,算上新加入的棕发男子,一行六人很快便来到了平江王府外。

看着眼前气势磅礴的平江王府,武黎想起了一个人。

当初,在血狼斗场救自己和西九语出来的那个江落云,可不正是这平江王府里的三王子么。

武黎实在想不通,眼前的月小姐带着他们来这平江王府,到底是要干嘛。

平江王府门前的数名侍卫,其中一个正好就在一月前见过石月和萧欣儿,急忙转身跑进去报信。

不多时,江家父子便尽数来到门口。

这一次,除了江北铖和他的三个儿子,还跟着一名少女。

少女看上去当有十六七岁,一身黑色的紧身装束,齐耳的紫色短发,标准的瓜子脸,深紫色的眸子如同漩涡般充满神秘感……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这少女身上挎背着的那张大弓!

长度足有四尺以上的大弓,挎在这么一个少女的身上,怎么看都有点怪。

“武黎?西九语?”江落云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们?”

“三王子,好久不见!”武黎冲着江落云微微一笑。

“你……你的头发,”江落云十分吃惊地指着武黎的一头金色短发,“原来你也是修道者?”

武黎点点头,并未出声解释,此事仅凭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你们要叙旧,等会儿再叙!”石月瞪了武黎和江落云一眼,转而看向江北铖,“平江王,一月时间已过,你可曾想好了?”

“月小姐,咱们还是先进入府内,再作细谈吧。”江北铖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石月倒是一点不客气,大摇大摆就往里走去。

进入大殿之后,石月一如往常地坐在了大殿主位之上,翘起二郎腿,对着江北铖毫不客气道:“平江王,本小姐是很忙的,废话和客套话就不必说了,你只需要告诉本小姐,是答应合作,还是不答应。”

江北铖拱手道:“月小姐,此事乃关乎我江氏一族的生死大事,我自然要慎重考虑……若是仅凭月小姐您一句空口白话,我便直接将整个平江压上……”

江北铖没有再说下去,他相信,以这位月小姐的精明,必然懂得其中含义。

石月闻言笑了起来,冲着手提木箱的棕发男子递了个眼色,那棕发男子立即会意,将木箱给放到了江北铖面前。

“平江王无需多虑,”石月伸手指着木箱,“这是本小姐特意给你们准备的礼物,还请平江王自行打开观看。”

江北铖看了一眼石月,又看着眼前的方形木箱,万分疑惑地伸手打开木箱。于此同时,在场所有人也都将目光投了过来,想要看看这木箱里究竟放了什么。

而就在箱盖被掀开的那一瞬间,江北铖便条件反射地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脸的不可思议。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上班了,非常的忙,下班也很晚,和尚只能拼命抽时间码字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