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裂山

怀着好奇之心,武黎索性半蹲在地,直接用手将所有尘土拨开,一柄通体黝黑的超级大剑展现在面前。

说是大剑,只因它比较起其它武器,更像剑多一些。

此剑通体黝黑如墨,长度应有四尺,除却剑柄,剑身也足有一尺余宽,肉眼无法分辨出确切材质。

除此之外,剑身之上还有着几条小指大小,并不规则的裂缝,看上去像是随时都会断裂一般。

武黎伸手去抓剑柄,想要将它立起来仔细观摩一番,可这大剑竟如同磐石一般纹丝不动。

这下武黎就更加好奇了,直接走到剑柄上方,半蹲着以双手抠住剑柄,猛然用力,十分吃力地将其立了起来。

实在太重了,武黎开始怀疑,这玩意儿真的是一柄剑?

望着足有自己下巴高,和自己腰身一般宽的黝黑大剑,武黎更想称呼它为门板。

这就算真是一柄大剑,也不能算是利器,只能算个钝器。因为它并没有剑锋,最薄的地方,都足有成人拇指宽。

武黎试着想要挥舞几下,可吃奶的劲都拿出来了,也无法将其当做武器来挥舞。

之前他还嫌弃别的法器太轻,眼前这黝黑大剑倒好,反而是因为太重。

如此沉重之物,显然无法拿来充当武器,武黎摇摇头,将其放下,重新寻找起来。

半个时辰后……

武黎又回到了黝黑大剑前,用尽全力,准备将其拖走。

只因他实在是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法器了,纵观整个一楼的法器中,没有哪怕一件是趁手的。

这黝黑大剑虽然沉重了些,但随着自己日后的逐渐变强,总有一天用得上。

武黎一边拖着大剑往外走,一边想着,要不要叫醒门口的红发老人。

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喊醒红发老人。

毕竟这位前辈之前亲口说过,一楼的法器是可以随意挑选的。再者,这大剑并非是摆放在架子上的,身上如此厚的灰尘,都不知道躺在地上多长时间了,再看那剑身上的几道裂缝,怕是被嫌弃了又因为太重懒得扔,才丢在那里的。

“前辈,我选好了。”

武黎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细汗,向着躺椅上的红发老人喊道。

“嗯……”红发老人睁开眼睛,瞥了一眼武黎手中的黝黑大剑,疑惑道:“你怎么把这玩意儿给找出来了?”

武黎闻言稍显紧张,“前辈,那个……我能把它带走吗?”

红发老人毫不在意道:“法器是你自己选的,当然可以带走。对了,这玩意儿名叫裂山,放在这里好些年了,由于实在太重,根本没人要,你要尽管拿去好了。”

武黎闻言一阵欣喜,急忙躬身,“多谢前辈。”

“去吧,去吧!”红发老人挥了挥手,又闭上了眼睛。

半个时辰后,某山丘上。

武黎将裂山大剑扔在一边,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喘息着,后背已然湿透。

这裂山大剑实在太重了,平时只需要一刻钟的路程,今天硬是花了半个时辰。半路上,他曾无数次想要将这玩意儿给扔了算了,但最终还是硬扛了回来。

望着眼前的十几座墓碑,武黎原本极为疲惫的神色立马严肃起来,“兄弟姐妹们,看着吧,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他的房子在之前已经被烧光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来陪陪这些死在自己手上的兄弟姐妹。

不知道是因为扛裂山大剑的原因,还是觉醒了灵脉的原因,现在明明已是深夜,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冷。

伸手摸了摸其中一座墓碑,武黎甩了甩头,强行将疲惫和睡意驱散,拿出刚刚从术殿那里获得的两个竹简,咬破手指,将鲜血滴了上去。

紧接着,奇异的一幕出现,竹简上的文字直接亮起金、红两色光芒,飘飞而出,没入武黎的脑海。

“一部术法是火属性的烈焰弹,另一部术法是金属性的满月斩……”武黎喃喃自语,这些文字飞入脑海,竟是直接融合成了他的记忆,十分神奇。

竖日清晨,鲜红的月亮映射万物,大地一片赤红。

武黎从熟睡中醒来,他昨晚一直在研究和尝试修炼术法,后面实在太累太困了,啥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调动体内灵脉,聚力为球……”

武黎按着脑海里的施展方法,右手猛然探出,一颗燃烧着熊熊烈焰,拳头大小的火球便出现于掌心之上。

用力一挥,那火球便被投掷了出去,砸在一颗碗口大的树干上,砰然炸裂,树木摇晃,被砸之处焦黑一片。

尽管威力不大,武黎还是感到很欣慰。昨晚几个时辰的努力,总算是有不少收获。

根据这烈焰弹的术法介绍,实力越强的人,施展出来的体积和威力都是大不相同的。现在的武黎,才刚刚觉醒灵脉,实力自然十分低微。再者,他目前对于此术法的施展和运用都还显得极其生疏,并未熟练掌控。

而金属性的术法满月斩,他现在还没来得及修习。

至于月小姐给他的那个玉简,昨晚武黎也滴血试验了一下,却毫无反应,仍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

伸了个懒腰,武黎回头看着十几座墓碑,眼神里爆发出前所未有过的信心,“各位兄弟姐妹,我这就先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回来再讲给你们听。”

这些死去的同伴,大部分都和他一样,自懂事起就生活在这破杀基地里,到死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很多人临死之际的遗憾,仅仅只是没能看到属于破杀基地之外的世界。

武黎走下山丘,径直朝着正殿走去。他并没有带上裂山大剑,那玩意儿实在太重了,根本无法带在身上。

他也完全不怕放在那里会被人偷走,就那变态的重量,一般人连抬都抬不动。

来到正殿,这里已经有不少杀手正在排队接任务或交任务,白天的大殿不像晚上那么冷清,随处都能看见人来人往。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排到了武黎。

“交任务还是接任务?”

柜台里坐着的,正是昨天傍晚的那个红发女人,她连看都没看武黎一眼。

“我是来接任务的。”武黎回答的同时,将昨天刚刚获得的杀手令牌递了过去。

红发女人瞥了一眼令牌,又抬头看了看武黎,“新人,只能接一级任务,自己选。”说着将一大把手指粗的竹签扔在柜台上。

武黎看着竹签上面密密麻麻的任务,直感觉头晕眼花,“那个……我……”

他本想说自己根本不识字,但临时又突然改变了主意,随便拿起一根竹签,开口道:“就这个吧!”

红发女人接过竹签,手指上火苗攒动,在上面画了几笔,又扔回了柜台,喊道:“下一个!”

武黎拿着竹签走出大殿,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不知道那红发女人画的究竟是个啥。

“看来,得找时间先学会认字!”

武黎摇摇头,任务是接了,但究竟是个什么任务,要干些啥他都不知道。

在他还没有觉醒灵脉成为正式杀手前,可没有主动接任务的资格,都是由组织统一发放的任务,然后自己去抽签,最后拿着任务签去找训练他们的大教,获知任务内容。

前几天他抽到的任务签,上面的名字,就是一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会走路,一起训练,一起杀人的同伴的名字。

这种任务通常都是双面发布的,任务内容千篇一律,基本上都是杀死对方,或者被对方杀死。

且任务一旦发布,就必须执行,若有违反或投机取巧,双方都会被赐死。

当然,现在就不一样了,成为正式杀手后,所接任务不再仅限于破杀基地内,还能由杀手们根据各自意愿自行选择。

武黎来到基地最东面,这里是破杀基地唯一的出口处。

一道足有两丈高,丈余宽的门户立于虚空,离地一尺,门内燃烧着熊熊烈焰,即便站在五米外,都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炙热。

“外面的世界,我来了!”

深吸一口气,武黎学着其他杀手的出入方法,将灵力凝聚于手中令牌,周身泛起乳白色的光晕,纵身一跃,消失在门户中……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