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月小姐

平江王府外,绑着一头天蓝色马尾的石月,双手叉着腰,盛气凌人地站在大门口,萧欣儿则是站在她身侧,面无表情,异常冷漠。

平江王府,正常情况下,是无人敢在此造次的,两旁的侍卫,那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实力高强的修道者。

可现在,那些原本在战场上杀敌无数,威武勇猛的侍卫,此刻却一个个如临大敌,冷汗直冒。

只因就在刚才,眼前这位蓝发少女身侧的黑发女子,仅仅只是从身上散发出一丝气势,便令他们呼吸困难,难以站立。

这,必然是一位绝顶高手!

不多时,江北铖领着自己的三个儿子,来到了府邸大门口。

“平江王,真是好大的架子,竟然让本小姐等了这么久。”石月叉腰的双手变为环抱,语气颇有不善。

江北铖神色阴晴不定,出声询问道:“敢问,你们都是来自于七杀盟的杀手?”

“杀手?”石月瞥了几人一眼,“本小姐乃是杀手的主子。”

江北铖仔细观察着石月的一言一行,后者尽管看上去才十五六岁,但一身气势却丝毫不弱,此等气势可不是能装出来的,想来她应该也没有说谎,真是那七杀盟中,某位大人物家里的千金小姐。

江落云走在几人最后面,直到此时才看到门口的石月,瞬间愣在了原地,惊为天人。

他从未见过如此美貌与俏皮共存,张扬跋扈又不失气节,英姿飒爽,大眼清澈如水一般的女子。

石月自然也注意到了江落云呆滞的目光,呵斥道:“看什么看?再用你那猥琐的眼神看本小姐,当心挖了你的双眼!”

江落云即刻回过神来,面露尴尬之色。

“小姑娘,真是好大的口气啊,”一旁的江落阳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道:“你可知,这里是什么……”

“啪!”

江落阳话还没说完,便挨了一个耳光,萧欣儿竟不知何时已然来到江落阳面前,一巴掌便将其抽飞了出去,摔在门前的楹柱之上,翻滚在地,嘴角溢血。

“你也配叫小姐小姑娘?”萧欣儿眼神冷漠地看着江落阳。

江落阳神色骇然,眼前这黑发女子,速度竟是如此惊人,自己好歹也是聚核境的高手,在这黑发女子面前,竟然连其身法动作都看不清。

能做到如此地步的,怕也只有自己三弟江落云的师尊,那位号称平江第一剑神的袁剑空,才有这般能耐了。

而这样的人物,却似乎仅仅只是眼前这位月小姐的贴身侍卫……

“本小姐今日前来,是有要事商量,”石月目光锁定在江北铖身上,“平江王,还请你管好自己的儿子和下属。”

有要事商量,这是商量的态度?

江北铖心中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但表面上还是拱手道:“月小姐说得在理,是在下教子无方,让小姐看了笑话,只是不知小姐今日登临寒舍,是要商量何事?”

“父王,您真是糊涂啊,月小姐光临鄙府,实为贵客,我等不赶紧请入府中招待,岂是待客之道?”手持折扇的江落星走上前来,冲着石月微微一笑,“月小姐,还请移步府内,让我等略尽地主之谊。”

江北铖反应极快,立马对着石月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对对对,月小姐,您里面请!”

石月满意地点点头,抱着双手大摇大摆地往里走去。

来到接待宾客的大厅,石月二话不说,直接坐在了主位之上,江家众人虽然心有不爽,但却并不敢直接表现出来。

奉茶过后,江北铖拱手试探道:“敢问月小姐,您在七杀盟中,担任的是何高职?”

石月自然知晓这江北铖是在试探自己的身份,毫不在意道:“本小姐是何身份,你们无需知道,你们只需清楚,本小姐一声令下,便可助你轻松登上这太渊王朝的王座。”

“嘶!”

石月看似轻描淡写的话,却令江家众人倒吸冷气,内心巨震不已。

太渊王朝,乃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大王朝,底蕴何其深厚,眼前这位月小姐,竟说只凭她一声令下,便可助己轻松登上王位!

难道说,这位月小姐的真实身份,其实并非七杀盟之人,而是大离皇朝之人?

可就算是大离皇朝的当朝公主,也不敢说出这般话来吧?

虽说太渊、古蒙、玄青三大王朝,皆为大离皇朝的附属王朝,但附属王朝并不代表就会任其宰割,就算是大离皇朝的当今皇主,也不可能仅凭一声令下,就废了这太渊王朝的王上。

难道说,眼前这月小姐,仅仅只是在大放厥词,口出狂言?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她身边的那位黑发女子护卫,刚才已经展现出了绝顶高手的实力,纵观整个平江,都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由此可见,这位月小姐,绝非等闲之辈。

石月环顾江家众人,补充道:“本小姐今日前来,便是欲助你平江王一臂之力,一举拿下太渊王朝,成就你们江氏一族之霸业。”

江北铖作为平江王,能以一己之力击退外攘,统一平江,自然不是庸碌之辈,他心知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索性抬头看向石月直言相问,“敢问月小姐,您的条件又是什么?”

石月会心一笑,她向来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也不再绕弯子了,“本小姐并无过分条件,只需你江家功成名就,霸业稳固之后,偶尔为本小姐做一些事情。”

“这还叫不过分?”江落阳闻言气急败坏道:“这岂不是要拿我江家做傀儡?”

“傀儡?”石月大眼微眯,“傀儡虽然会失去部分自由,但好歹能够在这乱世生存下去,好歹身后还能有个靠山。”

“你——”江落阳内心憋屈无比,他虽然比较擅长带兵冲锋,但并不代表头脑简单,这月小姐仅仅只是说成就霸业后,要江家偶尔为她做点事情,却又并未说明要做何事,鬼知道以后她会让江家干嘛?

江北铖伸手制止了还欲说话的江落阳,开口道:“月小姐,你就不怕我江家成就霸业之后,过河拆桥?”

石月闻言微微一笑,“本小姐既然能够助你江家坐上这王位,自然也有能力让别人坐上这王位。”

石月说着站起身来,“江北铖,你原本乃是古蒙王朝南郡大将,只因遭人陷害,本该被满门抄斩,幸而逃离出来,还在这平江闯出些许名堂,难道就不想坐上太渊王朝的王位,而后举兵古蒙王朝,手刃仇人?”

江北铖闻言面色巨变,“你……你调查过我们?”

“只要是本小姐想知道的事情,就没有查不到的。”石月居高临下地看着江北铖,“你们江家目前的局势,就不需要本小姐多说了吧?只要你们愿意配合,别说这区区太渊王朝,就是成为整个大离皇朝的皇主,都不是天方夜谭。”

江北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同时陷入了沉思。

江家,本是古蒙王朝世代的忠臣良将,却被新上任的镇国大元帅栽赃陷害,导致江家上下七十余口人,仅逃出来十几人,如此血海深仇,要说不想报,任谁都不会信。

后来,他趁着太渊王朝外攘内乱,几经生死,总算在这平江有了一席栖身之地,但他很清楚,这仅仅只是暂时的。

一旦太渊王朝击退外攘,喘过气来,必然就会起兵平江。

他其实内心非常清楚,以平江现有的实力,无论是听从长子江落阳的建议,直接起兵造反,还是听从次子江落星的建议,先养精蓄锐,招兵买马,其实结局都只会差不多。

平江和太渊王朝开战,不能说是一九开,只能说是毫无胜算。

当然,他完全可以提前带着江家人逃离此地。

可自己好不容易才打下来的一点家业,又要拱手送出去,如此一来,江氏家族的血仇,何时能报?

眼前这位月小姐,必然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既然她敢说这个话,必然是有着一定把握的。

可若是答应了这位月小姐的相助,就算可以成就霸业,报得血仇,江家此后却必然会世代受制于人,永世不得自由……

“今日之议事,就到此为止吧,江北铖,本小姐给你一个月的考虑时间。”石月见江北铖左右为难,也不出言逼迫,带着萧欣儿缓步走出大厅。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骚乱,石月和萧欣儿快步走了出去,就见西南方向的天空,升起了一片金光。

两人纵身一跃,跳上屋顶,看着远处那金光四溢的天空,石月偏头看向萧欣儿,“欣儿,你说,那武黎究竟有何特殊之处,值得我娘如此煞费苦心?”

萧欣儿躬身答道:“主上之意,属下万难揣测。”

“罢了罢了,”石月摆摆手,“你们一个个的,都如此惧怕于她,但本小姐我可不怕,本小姐这次势必要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好让她刮目相看。”

萧欣儿再次躬身,“小姐运筹帷幄,聪慧过人,必然不会令主上失望。”

石月并没有因为萧欣儿的恭维表现出丝毫喜悦和得意之色,而是目光眺望远方,喃喃自语道:“娘,咱们拭目以待吧……”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