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无相蝶变术

来到殿前的台基上,无瑕居士缓缓开口,“黎儿,你早已看过有关术法的书籍,应该早就知道,这所谓的修道术法,又分为两个类别,分别是体术和法术。”

“体术一般作用于自身内在体魄,而法术则是沟通天地灵力,施展外在之法。”无瑕居士略微停顿了片刻,看向武黎道:“为师接下来要传授你的无相蝶变术,便是一种外在法术。”

武黎点头,并没有说话,等着自己师尊的下文。

“你且看好了。”无瑕居士手中拂尘一挥,一只金色蝴蝶便在眼前逐渐凝现而出,金光四溢,夺目不已。

武黎愕然,难道这金色蝴蝶,就是所谓的无相蝶变术?

倘若真是如此,此术看上去并无任何攻击力,那么它们的作用又是什么?

无瑕居士自然看出了武黎心中疑惑,手中拂尘轻轻挥动,那只金色蝴蝶便瞬间飞出,快若闪电,只是眨眼之间,不远处的一根树枝便从树上坠落了下来。

武黎急忙走上前去观看,那手指粗的树枝,竟像是被利器给瞬间斩断的,切口十分平滑。

“这……这是被那蝴蝶的翅膀给斩断的?”武黎惊骇不已。

无瑕居士没有说话,手中拂尘再次挥动,上万只金色蝴蝶凭空凝现,铺天盖地,整片天空已然成了金色的海洋,甚至掩盖了天上太阳的光辉,将整个万蝶山都照射得熠熠生辉,其刺目程度,直令人难以睁眼!

紧接着,其中的上百只金色蝴蝶飞掠而出,武黎眼前的几棵树木,竟是被瞬间切割成了残渣,散落在地,形成一堆木屑。

“这?”武黎目瞪口呆,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原来,之前西九语所说的,曾经有人在万蝶山上看到过铺天盖地的金色蝴蝶并非虚言,而是真实存在的。

此时此刻,但凡处在万蝶山上的人,甚至即便是万蝶山山下周边的人,都必然能够看到山上的漫天金光。

无瑕居士瞥了武黎一眼,手中拂尘再次一挥,头顶铺天盖地的金色蝴蝶开始聚合在一起,在武黎更为惊讶的目光中,竟是直接融为了一体,幻化为一只展翅超过十丈直径的超级大金蝶!

那超级大金蝶展翅一飞,带起一阵飓风,吹得下方山林树木伏地而倒,飞沙走石,残枝乱舞!

它对着前方一座大山飞去,巨大的金色翅膀猛然暴涨为更加巨大的金翅虚影,自山腰处左右来回划过,一座大山,竟是被直接拦腰斩断,山顶滑落而下,地动山摇,震耳欲聋!

武黎早已惊得合不拢嘴,呆立在殿前台基上,心中犹如巨石投湖般,泛起惊涛骇浪!

他从未想象过,人类竟然可以强大成这般模样,瞬间便将一座大山的山顶都给硬生生削掉。

无瑕居士面无表情,手中拂尘对着远处金色巨蝶轻轻一点,那仿佛足以毁灭天地的金蝶便淡化消散,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但眼前那早已被削去山顶的大秃山,却告诉武黎,刚才他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那都是真实存在的。

“师……师尊,我……”武黎看着眼前云淡风轻的无瑕居士,实在想不通,自己这位师尊,怎会强大到这般程度。

在自己师尊刚才所展现出的手段面前,他之前见过的那些所谓的修道者,简直弱得形同老虎和家猫之别。

无瑕居士自然看得出武黎心中的震撼,出声告诫道:“黎儿,你永远都要记住,这个世界很大,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这个世界上,比为师更加强大的修道者,并不在少数。修道一途,永无止境,唯有戒骄戒躁,脚踏实地,方为正途。”

武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道:“师尊,弟子斗胆问一句,您是什么等级的修道者?”

“所谓的修道等级,并非一定是评判实力的标准。”无瑕居士并未直接作答,转而说道:“在修道一途中,有的人一味追求等级,不择手段,行偏门左道,虽然等级很高,但却根基不稳,形同建塔修屋,层数越高,反而会更加危险。”

见武黎似懂非懂的样子,无瑕居士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一定要记住,修道一途,永远都没有捷径,切勿好高骛远,心比天高,但也无需妄自菲薄,自甘堕落。”

见武黎仍有疑惑,无瑕居士笑道:“你以后自会明白为师的话,现在,为师便正式授你无相蝶变术。”

“无相蝶变,共分四层,分别为:蝶变飞羽、谍变化形、蝶变真身以及无相蝶变。”无瑕居士不紧不慢,缓缓解释,“方才为师给你展示的,便是这无相蝶变术的前两层,蝶变飞羽和谍变化形……”

……

古泉郡,位于平江七郡复地,乃平江王江北铖所立之都城。

平江王府内,一头紫色短发,满脸络腮胡子,身材高大壮硕的江北铖正坐于大殿上方,紧锁着眉头。

下方,一名二十五六岁,紫发披肩,长相英武不凡,手持方天画戟的青年,躬身劝说道:“父王,那太渊王朝此刻正值外患当中,无暇他顾,正是我平江男儿大展拳脚,建功立业的天赐良机,万万不可错过啊!”

此人,正是平江王江北铖之嫡长子,平江世子江落阳。

“兄长此言差矣啊,”江落阳旁边一名二十出头,手持折扇,长相清秀的青年辩解道:“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太渊王朝既然能够在这乱世之中存活数百年之久,即便现在千疮百孔,内忧外患,也远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容易推翻的。”

此人正是平江王膝下次子江落星,他抬头看向江北铖,继续分析道:“父王,俗话说瘦死的骆驼都比马大,星儿并不建议您此刻起兵,想我平江才刚平定内乱,击退外攘,正是百废待兴之际,现在理应招兵买马,操练和壮大军队,同时囤积粮草,充盈库存,方能有备无患,在这乱世中寻得自保之法。”

“放屁!”江落阳对于自己二弟江落星的言论嗤之以鼻,“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旦错过,等那太渊王朝根除外患,首先就会拿咱们平江来开刀,若我平江男儿都如你这般做缩头乌龟,还谈何建功立业,谈何自保?”

江落星不甘示弱,继续辩解道:“兄长,打仗固然需要勇猛,但一味地勇猛并非智者所为……”

“二弟,你是暗讽大哥我有勇无谋?”江落阳直接打断了江落星的话,气色面红耳赤。

“好了!”江北铖直接出声制止了两兄弟的争论,看向另一边一直沉默不言,剑眉星目,手持三尺青锋,十六七岁的江落云,“云儿,你怎么看?”

江落云拱手道:“父王,云儿认为,大哥二哥所言,皆有其道理可言。”

说到这里,江落云话锋一转,“但,云儿个人更加倾向性于二哥的观点。云儿此次亲自探查了古泉郡和清水郡内的斗场,这些斗场表面看似仅为生意场所,实则是太渊王朝当朝宰辅皇甫乾那个老东西的眼线,咱们但凡有所动作,太渊王朝必定会事先知晓,且做好防范,因此,云儿认为,此事还需再从长计议。”

江落阳一听此言,走过来拍着江落云肩膀,“我说云儿,大哥我平日里可待你不薄啊,你却为何帮着你二哥说话?”

“大哥,此乃家国大事,我只能就事论事了。”江落云笑了笑。

“唉……”江落阳叹了口气,“二弟三弟,你们糊涂啊,就因为那太渊王朝底蕴深厚,我们才更应该趁机主动出击,而不是等他们缓过气来了,再与之刀兵相见啊!”

“报!”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急忙冲进了大殿,跪地通报道:“王上,府外有人自称是七杀盟月小姐,要求您出……出……”

“出什么出,”江落阳见侍卫吞吞吐吐,呵斥道:“赶紧如实说来。”

侍卫一咬牙,如实答道:“那自称月小姐的人,要求王上您亲自出门去迎接……”说到最后,声音已然如同蚊鸣之声,低不可闻。

尽管如此,在场的几人依然听得真切。

“放肆!”江落阳直接暴怒,“哪里来的狂妄之辈,竟敢如此口出狂言!”说着转身就欲出门,却是被江北铖给拦住了。

“阳儿切莫冲动。”江北铖若有所思,随即挥手令侍卫退了出去,满脸疑惑,“七杀盟?月小姐?”

“父王,这七杀盟是何来头?”见自己父王竟如此神情,江落阳立马意识到,对方似乎来头不小。

“大哥你自幼钻研兵书,有所不知,”江落云出声解释道:“云儿自小便苦修剑道,对于天下修道宗门、组织还算有些了解,这七杀盟,乃是曾经威震天下的杀手组织,据说此组织曾经成功刺杀过一位圣人,乃是令整个御灵大路所有修道者都闻风丧胆的存在!”

“只是不知为何,此组织在十几年前突然销声匿迹,再无踪迹可循,而现在,这七杀盟突然再次出现……”江落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江落阳闻言眉头一皱,“是福不是祸,既然别人已经找上门来了,不管有何目的,咱们总不能避而不见吧!”

江北铖点点头,“走吧,我们出去迎接。”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