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入门三问

武黎跟着小玉来到主殿,这主殿周围鸟语花香,景色宜人,宛若人间仙境。

一只只金色蝴蝶,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金光,看去极其瑰丽。

“原来真的有金色蝴蝶啊!”武黎忍不住叹声,这些金色蝴蝶浑身上下毫无杂色,除了颜色之外,和其它蝴蝶并无不同,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品种。

这时,小玉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竹竿,上面绑了一个网兜,到处捕捉蝴蝶,武黎见状,不由想起小玉在马家村的时候,每次竹竿或树条上都会绑一条白布的场景。

如今好几个月过去了,现在的小玉看上去,十分青春可爱,不但成为了一名修道者,还学会了写字画画,也不知道当初那股莫名的诅咒力量,还能不能使用。

别人都觉得小玉脑子有问题,但在武黎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心智单纯的姑娘罢了。

“大哥哥,你快来看呀,我捕到了一只。”小玉站在远处,冲着武黎招手,看着她那手舞足蹈的样子,武黎满脸笑容地走了过去,其实,能够像小玉这样活着,倒也挺令人羡慕。

“小玉啊,你可知道,这些金色的蝴蝶是什么品种,叫什么名字?”武黎走过去,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小玉摇摇头,答道:“不知道,是师尊告诉我,这里有漂亮的金色蝴蝶,还说你也会来这里,我才答应来这里的。”

“你说什么?”武黎瞪大眼睛,“你是说,你师尊和你说过,我也会到这里来?”

“对啊!”小玉点头,“我跟师尊说我很想你,她就让我来这里,说大哥哥你会来这里看我的。”

武黎闻言心中大震!

那青发女子,怎知道自己会来这万蝶山?

按照时间上来算,小玉是两个月前被送来的万蝶山,也就是说,那青发女子早在两个月前,自己还在血狼斗场的时候,她就已经料到自己会逃出血狼斗场,然后再成功登上这万蝶山?

武黎越想越觉得细思极恐,难道说,从自己被蝶杀基地的杀手莫名刺杀,再到陪同那月小姐出游,然后被卖进斗场,以及被三王子江落云救出,最后和西九语登万蝶山,这一切都是早就被人计划好的?

现在想来,自己可不就是被那西九语引导来的这里么……

“不,这不可能!”武黎摇摇头,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是荒谬。

先不说那月小姐的身份,一般人根本无法命令她做事,就说那三王子江落云,那可是整个平江七郡的主人——平江王的儿子,怎么可能被指使?

再者,西九语和自己一样,也是被卖进了斗场,还吃了不少苦,总不能也是被人指使的吧?

武黎并不认为,自己身上能有什么东西,值得那种根本无法想象的大人物,对自己的命运如此精心安排。

可若不是有人精心安排,又怎会如此巧合?那青发女子又如何事先预料到自己的处境和走向?

是她在骗小玉,但自己正好碰巧来了这里?

还是说,她身后那位似乎会推算的小姐,推算出来的?

可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青发女子那样的大人物,再去请她的小姐来推算自己的地步吧?

武黎越想越觉得头疼,索性摇摇头,不再耗费精力,无论这件事情巧合与否,以他目前的自身实力,都不可能改变什么。

唯有不断努力变强,才是在这乱世能够改变自身命运的筹码。

想通此节,在接下来的几日,武黎除了偶尔陪同小玉玩耍,剩余时间几乎都在忘我的修炼。

五日时间眨眼即过,小玉急急忙忙跑来敲开武黎的房门,说是她五师叔无瑕居士终于出关了。

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了西九语。五日来,武黎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西九语走出房门,也不知道她这些天都呆在房间里干嘛。

三人来到主殿前,就见一名女子正负手而立,站在了殿前的台基边缘处,遥望着远方。

此人一头金色发髻,发髻上面还插了一根木簪,身穿朴素的灰色道袍,身形挺直,由于是背对着武黎三人的,因而无法直接看到相貌。

“五师叔,您终于出关了,师尊果然没有骗我,大哥哥真的来看我了!”小玉一脸开心地走上前去,蹦蹦跳跳的,好不欢快。

金发女子没有接话,亦没有回头,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新人弟子,报上姓名。”

“我叫武黎(西九语),拜见无瑕居士!”武黎和西九语几乎同时躬身行礼,异口同声。

“你们既能通过登山考验,便是与我万蝶山有缘。”金发女子缓缓转身,看向武黎和西九语,声音自带金属质感,“但若想要正式拜师学艺,还得回答我三个问题。”

直到此时,武黎和西九语才得以见到这金发女子的容貌,此人看上去大概二十八九岁的样子,虽不曾擦脂抹粉画眼线,容颜却胜过世间绝大多数女子,一双隐现沧桑的眸子,再配合着一身道士的装束,一看就是位出尘的隐世高人!

“这第一个问题,”金发女子并不介意两人的神情,直接问道:“你们是如何看待现今天下和自己?”

武黎闻言愣在了原地,他不知道这位无瑕居士为何会问出如此博大的问题,就目前的自己,别说对于现今天下,就光是整个平江,甚至是清水郡乃至河图县都不足以完全了解,如何作答?

不待武黎想好答案,旁边的西九语便率先开了口,“现今天下,王朝之间征战不止,皇朝内乱不休,各个修道宗门、组织、世家盘踞而立,明争暗斗,追名逐利,视天下百姓如草芥,唯有自身足够强大,才足以自保,足以与之抗争。”

金发女子听完面无表情地看向武黎,“你呢?”

“我?我……”武黎有些紧张,只因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想要拜师学艺,又不得不作答,只能把心一横,将自己这些年所见所想的说了出来:“现今天下的局势,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天下间有善良的人,也有邪恶的人,我现在还很弱小,所以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变得足够强大,杀尽天下恶人,救助更多善良的人。”

金发女子点点头,亦没有展现出任何表情,转而又问:“第二个问题——你们觉得何为善人,又何为恶人?你们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武黎愕然,类似的问题,当初破杀基地术殿的那位红发老人,也曾问过自己,当时的自己一时间答不上来。

不过,这次武黎并没有任何犹豫,率先开口答道:“我觉得,随意掌控他人生死命运,自私自利,滥杀无辜,视人命如草芥者方为恶人。而与人方便,救助他人,和平共处者方为善人,我自然是要做善人。”

旁边的西九语也接话道:“我的回答和武黎差不多,但要补充一点,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

金发女子再次点点头,也无任何表情,“第三个问题——你们觉得这天下间的杀手组织和斗场,究竟有没有必要存在?”

武黎闻言心神俱颤,眼前这无瑕居士,难道早就知道自己和西九语是来自于七杀盟,真实身份其实是一名杀手?甚至还知道自己和西九语皆在斗场呆过?

就在武黎思索之际,西九语抢先答道:“所有的杀手组织、斗场,存在即有存在的道理,我觉得杀手组织和斗场,并不能单以善恶来定义,还得看它们对于这个世道,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武黎暗自赞叹西九语反应之快,心思之缜密,她这回答其实有点含糊,既没有明确说明杀手组织和斗场的坏,亦没有表明杀手组织和斗场的恶,无论怎么推敲都不会得罪人。

但武黎并不想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却又怕说错了话,得罪这位无瑕居士,思考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发自本心,答道:“杀手组织,肯定是不应该存在的,这样的组织,无论是内部从小的自相残杀式训练,还是成为杀手后的暗杀任务,无一不是在杀人,这与我之前所说的,随意左右他人命运,滥杀无辜,视人命如草芥有何分别?”

“至于斗场,”武黎也如实答道:“斗场本为收敛钱财,替朝王朝监视各方动向的作用,所有斗奴皆是囚犯,按理说不算滥杀无辜,但以互相拼杀,供人观赏享乐,着实不妥,故而也应去除,不该存在。”

听完西九语和武黎的回答,金发女子沉默了片刻,开口道:“西九语,你若愿意,我便教你棋之一道。武黎,你若愿意,我便教你书之一道。”

“多谢师尊!”西九语当场跪地相拜。

武黎则是满脸疑问,“无瑕居士,我来万蝶山,是来学习修道之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这所谓书之一道,有什么好学的?”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