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江落云

一柄黝黑大剑和一柄三尺细剑,几乎同时从天而降,强行将猥琐男给逼退,堪堪救下竺魁。

武黎转头看向江落云,那细剑正是他投出去的。

不待武黎说话,江落云徒然浑身气势暴涨,一头黑发瞬间化为紫发,丝丝电弧袭遍全身,宛若雷神降世!

紧接着,就见他脚下微动,轻轻一跃,直接从两丈高的高墙之上跳了下去,身形异常轻盈,落地无声。

“樊无尘,你这是要干什么?”黎琦转头看向樊无尘,厉声问道。

“我……”樊无尘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自己斗场内的斗奴,竟是突然爆发出如此强悍的雷属性灵力,这分明就是一位很强大的雷属性修道者。

“诸位,”江落云落地后右手一招,细剑便凭空飞回到手中,抬头对着四周喊道:“此事就此打住,如何?”

“就此打住?你他妈算老几?”场中的猥琐男身形高高跃起,手中长矛黑雾大涨,对着江落云当头刺来。

江落云见状身形微动,瞬间化为一抹紫色流光,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宛如一股电流瞬间透过猥琐男的身体,再次出现时,已然来到猥琐男身后。

那猥琐男跃在空中的身形骤然止住,片刻之后,直接一头栽落在地,再无生机。

“混蛋!给我宰了他!”

黎琦见状怒发冲冠,他身后的三名护卫直接飞掠而出,跳入斗场,对着江落云悍然出手。

这三名护卫皆是修道者,个个气势不凡,但江落云丝毫不惧,手中细剑在身前划出一圈,同时低声喝道:“三千雷剑术——十剑齐飞!”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手中细剑幻化十数柄细剑虚影,瞬间掠出,速度极快,那三名护卫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穿成了马蜂窝,死得不能再死!

“三千雷剑术,你……你是……”黎琦面色骇然地看着场中的江落云。

江落云没有说话,从怀中掏出一块巴掌大的紫色令牌,上面一个大大的“江”字夺人眼球。

黎琦一见令牌,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双膝跪地。

另一边,樊无尘亦是赶紧跪地,面无血色,内心极为忐忑惶恐,因为,他突然想起,眼前这少年,之前似乎还跪过自己……

周边斗奴和观众,见黎琦和樊无尘都跪了下去,也急忙伏地,内心忐忑不安。

“江落云,江落云……”樊无尘喃喃自语几声,现在的他只想狠狠给自己两个巴掌。

之前怎么就没联想到,这江落云也姓江,会不会和平江王有所关联……

不过这也难怪,谁能想到一个普通斗奴,会和平江王扯上关系?

“我乃平江王第三子,江落云!”

江落云扫视着四周,淡淡出声,吓得在场几乎所有人心神俱颤。

平江王,那是何许人也?在场没有人会不知道。

那可是整个平江的天啊,偌大的清水郡,都不过是平江王统御的西南七郡之一。

现今天下,王朝征战不休,皇朝内乱不止,修道宗门、世家盘踞而立,以至苍生涂涂,天下缭燎。

原本,处于太渊王朝西南地区的平江,亦是战火四起,烽火连天。

太渊王朝自顾不暇,平江王江北铖横空出世,仅仅一年便平定了平江的战乱,统一内乱,击退外攘,令现在的平江,亦然成为了这乱世之中少有的太平之地。

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江北铖就是平江的天,是仙神下凡,是拯救黎民于水火的大英雄!

至于江落云所施展出的一手三千雷剑术,那可是号称平江第一剑神——袁剑空的成名绝技!

种种迹象表明,眼前这位剑眉星目的紫发少年,必然就是平江王的后人。

“属下参见三王子!”

“草民叩见三王子!”

众人纷纷伏地埋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唯有两人除外,那便是武黎和西九语。

江落云并不在意,抬手去扶跪于眼前的竺魁,“竺教官,你身怀绝技,乃普通人中的奇才,而今却沦落至此,现在可愿随我离开这斗场,参军报国,替我父王和兄长操练军队?”

竺魁并不起身,摇头道:“王子好意,竺魁感激不尽,但竺魁早已发过誓,必生于斗场死于斗场,绝不离开。”

江落云摇摇头,叹息道:“你乃天生良师,归宿不该如此。”说完纵身一跃,直接从斗场跃上高墙,看向武黎和西九语,“你二人,可愿随我离开这斗场?”

武黎并不知道什么平江王,但看周边众人这副模样,再加上三王子的称呼,也深知这江落云身份地位非同一般,心道这家伙藏得可真深,认识几个月了,竟连一点端倪都未曾看出。

“我们跟你出去!”西九语直接开口,十分干脆,算是替武黎也回答了。

江落云点点头,转头看向血狼斗场的众多斗奴,“我江落云既然历练至此,且与你们朝夕相处数月,也算是一种缘分,今日,但凡有意离开斗场者,皆可随我离开,前去参军报国,于战场杀敌!”

众斗奴纷纷跪谢,但令江落云有些意外的是,这些斗奴,竟然超过一大半都不愿离开斗场。

直到此时,江落云才将目光转向黎琦和樊无尘这两个场主。

看着两人瑟瑟发抖,惊恐万状的样子,江落云面无表情道:“斗场的事情,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你们好自为之。”

樊无尘闻言如蒙大赦,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位三王子竟会如此大度,这么轻易地就放过自己了,赶紧谢过之后,又急忙起身带路。

虽然江落云嘴上说管不了斗场的事情,但樊无尘可不会真这么认为,开什么玩笑,整个平江都是他江家的,就算这位三王子当场将自己给诛杀了,那荀大人也断然不会为了自己一个小小的斗场场主而得罪平江王。

至于黎琦,更是连头都不敢抬,虽然江落云表面上说管不了斗场的事情,但从他之前直接出手救竺魁便可以看出,这位三王子似乎很是欣赏竺魁,自己日后就算真把血狼斗场给夺了过来,这位所谓的格斗之神怕也是不能动了。

另一边,众斗奴跟着江落云出了斗场,直到此时,武黎才知道,原来这血狼斗场,就在清水郡东门外不远处,距离清水郡城还不足十里,若非是刚从里面出来,十有八九会以为这是清水郡修建的外哨。

“武黎,西九语,你们可愿随我一同去往军营?”

出来后,江落云看向武黎和西九语,“你们若是愿去,我会跟军中将领交代一声,进去之后,绝对没有人敢随意欺辱和为难你们。”

“谢三王子好意,我就不去了。”西九语抱拳婉拒。

武黎也随后抱拳,“三王子之恩,武黎自当铭记在心,至于参军,我也就不去了。”

江落云似乎早有预料,并没有太过惊讶,笑道:“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么客套了,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既然你们各有其志,那我也不便强人所难,咱们后会有期!”

互相告别之后,江落云带着众斗奴离去,武黎看着江落云的背影,有些不解地看向西九语,“你说这位三王子身份如此尊贵,跑来这斗场里吃苦受辱后,为何不出手报复?”

西九语瞥了武黎一眼,“这些斗场都是太渊王朝当朝宰辅亲手建立起来的,整个王朝几乎所有郡城都有,至于平江七郡,有些更是不止一处,而它的作用,一是为了敛财,适当削弱平江整体经济实力,二则是为了监视平江王的一举一动。”

“现在的太渊王朝,内忧外患,这内忧,说的就是平江王!”

说到这里,西九语略微停顿了一下,而后继续解释道:“虽说平江七郡的实际掌控者本就是平江王,但明面上平江王还是太渊王朝的平江王,那江落云作为平江王第三子,若是真出手杀了那些场主,再解散斗场,岂不是等同于打了当朝宰辅的脸?而打当朝宰辅的脸,和直接放话要造反自立有何分别?”

武黎恍然大悟,原来这其中之缘由竟是如此错综复杂。

现在想来,那江落云偷偷潜入血狼斗场,怕也不仅仅只是历练那么简单了。

“西九语,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武黎看着西九语,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眼前这少女身上有种莫名的神秘之感。

“白痴!”西九语白了武黎一眼懒得再解释。

武黎无语,不想说就不说嘛,还骂人?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心思与西九语纠结这些,而是转移话题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回破杀基地,还是去别的地方?”

武黎这话看似是在询问,实则也有试探的成份,若是这西九语还要回去,那自己被卖进斗场之事,十有八九都跟她有关,若是不愿或不敢再回去,那估计就是和自己一样。

西九语闻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反问道:“回去再被卖?”

武黎满脸无奈,咱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既然不回去,那你准备去哪里?”武黎还是开口再问。

“你呢?”西九语再次反问。

“我?”武黎被反问得突然愣住了。是啊,自己现在该去哪里?

之前被蝶杀基地的杀手莫名刺杀,迫不得已跟着那月小姐出来游历,却又惨遭后者出卖,莫名其妙的成了斗奴,还差点死在里面,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破杀基地,暂时肯定是回不去了,那月小姐喜怒无常,高兴时连不灭金身术这种极其高级的术法都能送给自己,而一旦不高兴了,就如这一次,直接封印自己灵脉,卖进斗场,这可远比直接杀人还来得残忍。

或许,自己在那月小姐眼里,就是个玩物吧……

想到这些,武黎又突然想起现在的自己体内灵脉被封,顿时心情低落,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解除封印,恢复修道者的身份。

西九语见武黎不说话,开口道:“我准备去万蝶山拜师学艺。”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