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双生

手里攥着几根金色发丝,武黎愣愣出神。

刚刚不都还是红色吗,怎么突然又变成了金色?

难道说,自己又觉醒了金属性灵脉?可一人同时觉醒两种灵脉,他从未听闻过。

“那个……武黎啊,先把衣服穿上吧。”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走上前来,将自己的长衫外套脱下,并随手扔给了武黎,“恭喜你啊,终于熬出头了。”

“谢了。”武黎拍了拍对方肩膀,将长衫披在身上,面对周遭少男少女的的目光,没有半点害臊。

大家从小便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不过是衣服被烧掉了而已,有什么好害羞的。

“武黎,你房子被烧了,今晚就先凑合着跟我们挤一挤吧。”另有一人说道。

武黎摇摇头,回首看了一眼身后,废墟内一抹橙黄的光晕若隐若现,他走过去,发现正是之前月小姐给他的那个玉简。

历经一场火灾后,这玉简竟是完好无损。

“大家都散了吧!”

武黎拾起玉简,对着周遭的人喊了一声,转身就走。

此时的他,哪里还睡得着觉。

破杀基地内,夜晚的月光极暗深红,不像白日的月光那般鲜艳,所见之处昏暗朦胧,但在此刻的武黎眼中,前方却是光芒万丈的希望大道。

十几年的不懈努力,他终于觉醒了灵脉。

而觉醒灵脉后,他将不再被迫与兄弟姐妹们自相残杀,将直接转正,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杀手!

“兄弟姐妹们,都在天上看着吧,这将是我实现诺言的第一步!”

武黎握紧拳头,每一个步伐都走得十分坚定。

半刻钟后,武黎再次来到破旧大殿,殿内值班的人已经换成了一名棕发女人。

“您好,我是来领取杀手令牌的。”武黎客气出声。

那棕发女人抬头看着武黎的金色短发,有些诧异:“你不是拿的火属性醒脉丹吗?怎么觉醒的金属性灵脉?”

武黎心念微动,一头金发瞬间化为赤发。

“双生者!”

棕发女人见状眼睛大瞪,随即摇头叹息:“唉……可惜了,实在太可惜了,你若是能早个几年觉醒……”

“这是杀手令牌,你先滴血认主。”棕发女人将令牌放在柜台上,叮嘱道。

武黎伸手拿过婴儿巴掌大小的令牌,咬破左手食指,将一滴血液滴上去,原本通体黝黑的令牌上,一个红色的“杀”字显现,笔锋如刀,杀意扑面而至。

“好了,去术殿领取新人礼物吧。”棕发女人挥了挥手,直接逐客。

武黎点点头,转身离去,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术殿。

这所谓的术殿,可以说是整个破杀基地内最为特殊,也最令人向往的地方。

只因,整个破杀基地内的杀手,所用法器以及术法,皆是由此地而来。

算是藏宝阁与藏经阁的结合体。

武黎手中的长剑,便是上一次集体考核中因成绩优异,训练他们的大教从术殿拿出来的奖励。

走进殿门,一名看似八九十岁的红发老人,正坐在门后的躺椅上打盹儿,原本披在身上的一件破旧长毯,也几乎就要掉落在地。

武黎轻步上前,替红发老人重新披上毯子,大殿正门没有关,夜晚的风稍显刺骨,看这老人枯瘦如柴,行将就木的样子,着实有些不忍。

尽管武黎的动作很轻,红发老人还是醒了过来,睁开混浊的双眼,看向武黎,“小伙子,你新来的?”

武黎点头,“嗯,刚觉醒灵脉。”

“你既百炼成钢,成就了一名杀手,那自当切断柔情,破除仁慈,为何现在还心存善念?”

红发老人混浊的双眼极为深邃,仿佛能看穿一切直指心灵,这种充满了时代的沧桑感与穿透力眼神,武黎还是生平仅见。

“杀手,并非都是恶人。”武黎平静答道。

“哦?”红发老人略显惊疑,“那你且说说,何以为善,又何以为恶?”

武黎不卑不亢道:“杀恶人、助善人方为善;杀善人、助恶人方为恶。”

红发老人闻言笑了起来:“那老朽再问一句,何为善人,何又为恶人?你对善与恶的定义,又是什么?”

武黎摇头。

什么是善人他不知道,但如这破杀基地的主人一般,视人命如草芥,随意左右他人命运,甚至令他们这些捡来的孤儿自相残杀,如此毫无人性之人,必然就是恶人。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推翻整个基地,杀光所有恶人!

当然,这些话他是万不敢说出来的。

见武黎摇头不说话,红发老人笑着挥了挥手,“去吧,新人可在大殿一楼中,随意挑选三套衣物,一部术法和一件法器。”

“前辈,我觉醒了两种灵脉,可否挑选两部术法?”武黎说着心念一动,寸长的赤发化为金发。

“双生者?”红发老人见状面色微变,但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再次挥手,“去吧,去吧。”

“多谢前辈!”武黎躬身后退,随即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这所谓的术殿,比之前的正殿还要残破许多,武黎率先来到一处放置衣物的地方,说是可以随意挑选,实际上全都是些黑袍,并没有什么可选性。

他随后来到摆放术法竹简的地方,架子上好多竹简都堆了一层灰,也不知道多久没被人动过了。

随手拿起一个竹简看了看,武黎又反身回到了殿门口。

“前辈,您让我自己挑选术法,可我并不识字,根本无法挑选。”武黎倍感无奈。

他想不通,之前那些觉醒了灵脉,但同样不识字的兄弟姐妹们,是如何挑选术法的。

红发老人睁开混浊的双眼,如枯木一般的右手探出,两个竹简便从架子上凭空飞了过来,落入手中,看得武黎目瞪口呆。

“这些竹简上的文字,都是经过特殊阵法篆刻的,你拿回去,只需滴上一滴鲜血,自然会懂。”红发老人将玉简递给武黎,又闭上了眼睛。

见红发老人似乎不太想理会自己,武黎又反身走了进去,准备挑选一件趁手的法器。

他自小体质就异于常人,不仅体型比同龄人高大,力气也比同龄人大得多。

在没有觉醒灵脉的兄弟姐妹中,单论打斗能力,他几乎是无敌的。

这也是他能够活到现在,且能累积到一百积分,获得醒脉丹的主要原因。

来到摆放法器的地方,武黎直接将手里的长剑扔在一边,不是他喜新厌旧,而是这长剑实在太过轻巧,之前战斗时他总感觉有力无处使。

特别是现在,觉醒了灵脉后,他的力气似乎又增加了不少,长剑拿在手里跟握着一根羽毛没啥区别。

眼前的法器琳琅满目,什么刀枪剑戟,棍棒弓锤,乃至于盔甲、盾牌、护心镜等等,甚至还有不少武黎根本不知道有何作用的大鼎、大钟、珠子、玉盘……

扫视了半天,武黎最终将目光投向了一根狼牙大棒。

纵观这里所有法器,他能无师自通就使用且块头最大的,就是这根狼牙大棒。

此棒足有成人大腿粗,四尺长,周身尖刺闪烁寒光,一看就是不凡之物。

武黎伸手握住棒柄,猛然一提,直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一抹失望之色攀爬面庞,武黎直接将其抛了回去。这狼牙大棒看似十分沉重,实则轻如枯柴。

然,本以为轻如枯柴的狼牙大棒,被武黎扔回去后,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眼前的法器架给撞翻了过去,一阵劈哩叭啦之声响起,各种法器掉落一地。

武黎面色大变,赶紧转头看了一眼门口,那红发老人似乎睡得很熟,如此大的动静,竟都毫无反应。

殊不知,躺椅上的红发老人,眯眼瞟了一眼武黎,嘴角微微上扬,不动声色地收回了不知何时探出去的右手。

完全不知情的武黎,自知闯了大祸,赶紧将架子扶正,捡起各种法器往上摆。

如惊弓之鸟,正小心翼翼的他,突然踩到了一块硬物,用脚拨开灰尘,一截黑黝黝的不明物体映入眼帘……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