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斗场之争

裂地熊乃是妖兽,天生便拥有一种可以进入狂暴状态的天赋能力。

一旦开启狂暴状态,自身力量和移动速度都会得到极大提升,但同时也会彻底失去神志、身体失去痛觉,完全沦为杀戮机器,是这斗场内名副其实的斗奴切割机。

只见那裂地熊将一名斗奴拍翻在地,一口下去,手臂就被咬断了,原本坚硬的盔甲,在那恐怖的咬合力下宛如纸皮。

被咬下手臂的斗奴,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脖子就再次被咬断了,彻底断了气。

随后,那裂地熊竟是直接一口要住头颅,撕咬着吃了起来。

周边原本就气氛高涨的观众,见此情况,更加火热了起来,有些双手抱头撕心呐喊着,有些甚至兴奋得手舞足蹈,情绪高涨至极,似乎是极度享受这种血腥而刺激的场面!

武黎皱着眉头,他想不通这些观众为何如此变态,竟然会喜欢看这般血腥的场面。

他更想不通,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斗场这般惨无人道的地方。

而站在武黎身旁的西九语,则是冷眼看着这一切,并无任何表情变化。

至于其余的新人斗奴,基本上都面色难看,有些甚至赶紧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都给我好好看着,认真地看着!”竺魁神色严厉,训斥道:“不久之后,这就是你们的战场,战场不是训练场,这里没有切磋,没有点到为止,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竺魁的话如同炸雷般闷响在众人心中,只需稍微想象一下,此刻若是自己站在下方,与那裂地熊搏斗,该是何等的绝望?

“生路,只是极其狭小的一条裂缝,而狭路相逢,唯有勇者可胜!”

竺魁凌厉的目光扫视着每一个新人,继续说教道:“你们在训练场上所劈砍的每一刀,刺出的每一剑,每一次闪躲,都可能成为战场上能否战胜对手,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

通过竺魁的一番训话,几乎所有新人都握紧了拳头,之前还对每天严厉训练颇有抱怨的人,现在也终于知道,唯有不断训练变强,才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至于下方的战斗,没有任何意外,另外那两名斗奴皆被裂地熊残忍杀死,兴奋的观众,与惊恐的斗奴形成了鲜明对比。

自此之后,几名新人斗奴异常努力,不再抱怨训练的辛苦,也没有了任何偷奸耍滑的心思。

武黎、西九语和江落云进步异常迅速,进入斗场短短三月时间,便可以战胜很多老人了。

江落云,便是之前那手持三尺青锋的少年,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武黎意外得知,他似乎是整个斗场唯一一个并非被卖进来的斗奴。

他竟然是自愿进来的,而进来的原因,完全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战斗技巧和经验,换句话说,就是来历练的。

武黎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这样的地方历练,但这江落云的举动,让他内心深处突然升起了某种猜测,对于那月小姐为何要将自己和西九语卖到斗场的猜测。

忽有一日,斗场主人樊无尘,将所有斗奴全都聚集在了训练场,到了才知,原来是血狼斗场又买了新人斗奴,已然在斗场呆了三个多月的武黎、西九语等人,现在也算是半个老人了。

武黎对于训练新人并无兴趣,现在的他只想自己变强,他日好亲手将这斗场给摧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他找到了整个斗场公认的格斗之王左念虎,虽挑战多次都并未获胜,但几乎每一次都有所提升。

命运或处境相同的人,总是更容易成为朋友,武黎并非冷漠之人,在这段时间里,他与众多斗奴都成为了朋友,那些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大汉,虽然大部分都是官府卖进来的罪犯,但武黎发现他们的心大多还是红色的。

……

“大……大人,骷髅斗场的黎琦带人来了。”

大殿上,樊无尘正坐在椅子上假寐,一个护卫突然慌里慌张地跑了进来。

樊无尘睁开眼睛,面色难看,“他来干什么?”

“怎么?大家作为邻居,我黎琦还不能来看看你樊老弟啊?”大殿外传来一道尖利的声音,紧接着,就见一名青发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此人身材瘦小,眼窝深陷,鹰钩之鼻,嘴唇奇薄。在他身后,此时还跟着六个人,三名修道护卫,三名身材异常魁梧,身穿盔甲,手持武器的大汉。

“黎兄这是哪里话,快快请坐。”樊无尘急忙起身相迎,又安排下人倒上了茶水,这才试探性地开口,“听闻黎兄骷髅斗场最近的生意十分火爆,怎会有空来我这儿?”

“骷髅斗场的生意……还行吧,”黎琦皮笑肉不笑,“我刚才路过斗场时大概看了一下,樊老弟你这血狼斗场的生意,似乎略有些惨淡啊!”

樊无尘暗中冷笑,莫不是你从旁边抢生意,血狼斗场的生意会如此萧条?

不过,他表面上依然摆出了一张笑脸,谦逊道:“是啊,我这些天还在寻思着,准备找个时间去黎兄的骷髅斗场参观参观,顺便向黎兄讨教一下,学习如何更好的经营斗场呢。”

“这个……学习什么的,倒是可以慢慢来,只是这生意嘛……”

黎琦话锋一转,决定不再浪费口舌,直言道:“为兄就不多说废话了,此次前来,主要是有要事与樊老弟相商。”

樊无尘看着黎琦,没有说话,直觉告诉他,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果然,下一刻黎琦便掏出一个竹简,起身一边递向樊无尘一边开口道:“最近半年,血狼斗场的生意,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荀大人本意是直接指派一名新场主来接手血狼斗场的,在我的极力劝说下,这才决定再给樊老弟你最后一次机会。”

樊无尘看着竹简上的勒令,气得浑身颤抖,面色涨红。

上面的内容,大概为血狼斗场最近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为了大局考虑,原本是要直接撤销他场主职位的,但念在他也算辛劳了多年的份上,决定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这个所谓的机会,便是要他指派血狼斗场的斗奴和骷髅斗场的斗奴进行决斗,胜,则暂时继续接管血狼斗场三个月,以斗场最终生意说话,败,则直接让出场主职位,由黎琦来担任。

“黎兄还真是对我樊无尘恩同再造啊!”樊无尘咬牙切齿地出声,恨不得将眼前这混蛋五马分尸。

傻子都能想到,必然是这黎琦在荀大人面前煽风点火,想要谋夺自己的血狼斗场。

“樊老弟无需客气,大家同在荀大人手底下做事,互相帮助乃理所应当的事情。”

黎琦说着伸手指着他带来的三名斗奴,“你看看,这三个斗奴可都是为兄从骷髅斗场选来的最普通的斗奴,相信樊老弟应该能轻松取胜的。”

樊无尘内心冷笑连连,他在血狼斗场做了十几年场主,眼前这三个斗奴戾气环身,气势不凡,一看就是那种久经沙场,骁勇善战的老将,这叫普通?

这分明就是精挑细选出来,抱着必胜之心来的。

这一刻,樊无尘只觉得很是心寒。

要知道,血狼斗场本就是他当初一手建立和发展起来的,十几年来也为这荀大人挣了不少钱,没有功劳都有苦劳,那荀大人,现在却是过河拆桥,就因为最近的生意不太好,就听信黎琦这个小人之言,欲罢免自己场主之位,实在无情。

尽管猜到其中内幕,樊无尘还是冲着黎琦双手抱拳,“黎兄今日之恩,我樊无尘自当永世不忘,待到他日一有机会,必定百倍偿还。”

黎琦亦是暗自冷笑,心道就怕你没这个机会了。

两人心照不宣,再次客套暗讽几句,樊无尘便下令,让所有的斗奴都集合在了大殿门口。

樊无尘本想让双方就在训练场进行决斗,但黎琦却执意要去斗场上,说是唯有当着观众的面,才算是公开公平公正,还说这是为了樊无尘好,因为一旦血狼斗场打赢了骷髅斗场,必然会因此名声大噪,生意复兴。

樊无尘自然知道黎琦打的何种如意算盘,但又实在找不出理由来推辞,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若是血狼斗场真输了,在哪里比又有什么区别?想通此节,也就无所谓了。

这场对决,对于樊无尘而言,无异于生死之战,因此,他只能挑选血狼斗场内目前综合实力最强的三名斗奴。

而血狼斗场在座的观众,在得知今日血狼斗场将与隔壁骷髅斗场决战后,欣喜若狂,比之前看到裂地熊大杀四方还显得激动。

樊无尘求胜心切,欲拿个开门红,亦想试探黎琦带来的这三名斗奴实力,故而第一场,就派出了血狼斗场的竞技之王左念虎。

左念虎,乃是目前血狼斗场公认的最强者,进入血狼斗场已有六年,最近三年内从未有过败绩,可谓名副其实的竞技之王。

随着周围观众的欢呼呐喊声,斗场两边的石门被打开,一名虎背熊腰、穿戴盔甲的彪形大汉和同样身穿盔甲的左念虎终于登场了!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