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熊斗

石室里,武黎躺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忽闻外面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就见有人将什么东西放在了碗口大的窗口。

他艰难起身去看,两尺厚的窗户里,放了两个碗,一碗白米饭,一碗清水。

武黎伸手拿起米饭,开始狼吞虎咽,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第一口就卡在了喉咙,呛得咳嗽不止,急忙端起另一碗水来喝。

他的嘴唇已然干裂出血,即便是饮用清水,都宛如利刃割唇。

他并不知道具体时间过去了多久,这段恢复伤势的过程简直难以形容,无数次,他都认为自己就要死了,却又一次又一次地苏醒过来,忍受着浑身上下的伤痛。

“我必须要活下去!”

武黎暗自发誓,不管这是哪里,不管那月小姐为什么要把自己卖到这里来,他都不能就这般死在这里!

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使命和承诺没有完成,破杀基地内的兄弟姐妹们,都还在等着他。

想到这些,武黎抓着米饭拼命的往嘴里塞着,这时,石室的门被打开,他之前见过的独眼大汉走了进来。

“唉,小兄弟啊,你看你这是何苦呢?”

独眼大汉叹了口气,走到武黎面前,劝解道:“你这次没被竺魁教官给直接杀了,已是万幸,以后可千万别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和他对着干,没好下场的。”

武黎点点头,抬头看向独眼大汉,“那竺魁究竟是什么人?”

“竺魁教官?”独眼大汉解释道:“那可是一位传奇人物啊,据说他当初也是被主人买来的斗奴,后来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打败了无数对手,一步步成为了所有斗场当之无愧的格斗之王,只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选择了主动退役,做起了现在的斗场教官。”

通过独眼大汉的表情和言辞,武黎看得出来,他对这位竺魁教官很是崇拜。

“这里所有的斗奴,都是被买来的吗?你在进入这座斗场之前,是做什么的?”武黎试探性地再次开口询问。

“基本上……都是吧?”独眼大汉有些不是很确定,“反正我当初就是被官府卖到这里来的,在这座斗场内,光是我所知道的,就有超过一大半以上的斗奴,都是被官府卖到这里来的。”

武黎十分不解,“官府为什么要把你们卖来斗场?”

独眼大汉满不在乎道:“谁知道呢?或许是利用一下最后的价值吧,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他们呢,感谢他们将我卖到这里来,虽然现在没有了自由,但好歹还活着。”

武黎闻言更加好奇了,追问道:“此话怎讲?”

经过不断交谈,武黎方知,这独眼大汉名叫袁朔,原本是一个杀人犯,被官府捉拿后,本来是要按照国法择日处斩的,后来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被卖进了这斗场里面。

在斗场的这三年,他逐渐摸清了里面的种种门道,加上人本就聪明圆滑,现在混得还算不错,成为了这斗场主人樊无尘的跑腿。

他还告诉武黎,当初他刚进来的时候,也和武黎一样啥都不服啥都不怕,结果被那教官竺魁收拾了几顿后,终于认清了根本无法反抗的事实,最终选择了认命。

认命?武黎当然不会像袁朔一样认命,不过,为了活下去,他决定暂时先低头,然后不断强大自己,再找机会逃出去。

他已然在心里暗自发誓,有朝一日,势必要将这所谓的斗场给摧毁,亲手将这斗场的主人樊无尘给击毙。

想通此节后,武黎不再有任何颓废,尽管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依然拜托袁朔去竺魁那里求情,说自己知错即改,想要一起参与训练。

袁朔似乎是一个挺可靠的人,第二天黎明时分,就有护卫来给武黎开了门,喊去广场上训练。

武黎此前问过袁朔,知道自己其实在石室里已经躺了七八天了,来到广场训练的时候,发现之前那几个新人里,有些之前连刀都不太会拿的,现在都会一些基础的搏斗技巧了。

期间,武黎一直想找机会试探西九语,想从其口中知道两人为何会被那月小姐卖到这斗场,但西九语提了条件,要他出手打败一个人,才告诉他。

西九语要武黎打败的人,正是那个与她对练的刀疤大汉,通过几天的观察下来,武黎大概知道西九语为什么要提这样的要求了。

那刀疤大汉极其猥琐,明面上是教导西九语搏斗技巧,实际上却屡占便宜,对练中一有机会,就会动点手脚揩油。

西九语毕竟算是武黎的救命恩人,即便没有这个要求,他都觉得自己应该出手解围,教训一下那刀疤大汉,但想要教训别人,首先要有实力做支撑,连西九语自己都奈何不了的人,他如何打的过?

时间一天天过去,武黎对于搏斗的理解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以前在破杀基地训练的时候,他只知道如何以最简洁最迅速的方法杀死对手,并未真正体会到属于搏斗之中的一些特别的东西。

一月后的某一天,武黎终于对着刀疤大汉发起了挑战!

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彻底适应了斗场的生活,每天高强度的训练,对他的提升很是明显,无论是战斗技巧、爆发力还是应变能力,都有着极大的提升。

进入斗场才一个多月的新人,竟然对战老人发起挑战,如果换了别人,或许没有人会看好,但武黎不一样,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武黎天生拥有怪力,乃是天生的斗奴料子。

结局没有任何意外,武黎凭借着压倒性的爆发力,尽管身法灵活度稍弱与刀疤大汉,但还是在十几个回合之内,将刀疤大汉给无情击败了。

完成西九语的要求后,武黎直接找到了西九语,继续询问两人被卖到斗场的原因,可惜,西九语的回答是不知道,这让武黎杀人的心都有。

第二天黎明,众人一如往常来到训练场,教官竺魁没有再让几个新人训练,而是带着他们去了另一个地方。

这座斗场很大,他们跟着竺魁走了十几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这是一个圆形的广场,周边高墙足有三丈,在高墙之上,是无数环形的座位,座位每一圈的高度均匀递增,而此时此刻,周边正坐了不少人,粗略一看,不下于五六百。

这些人男女老少皆有,坐姿亦是各不相同,有些还在边吃东西边交头接耳,时不时看向武黎一群人。

不多时,就见独眼大汉袁朔站立墙头,冲着对面观众大喊道:“各位尊敬的来宾,今日,我们血狼斗场将为大家带来非常刺激非常热血的精彩演出,相信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袁朔略微顿了顿,见大部分观众都露出嗤之以鼻的神色,略有尴尬地看向下方圆形广场,喊道:“首先登场的,乃是我们无数人噩梦一般存在的斗奴收割机——裂地熊!”

此话一出,原本兴致缺缺的观众,瞬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似乎对今天出场的对象很是期待。

袁朔十分满意地打了个响指,圆形广场边上的其中一道石门被打开,一头浑身棕毛,足有两米多高的巨熊冲了出来,抬头看向上面的人群,发出无比厚重的低吼,那些观众却反而显得更加兴奋了起来。

见观众气氛都被调动了起来,袁朔再次大喊:“大家都知道,这头裂地熊号称斗奴收割机,他的凶残程度,想必在座的大部分贵宾都见过了,那么,它今天的对手是谁呢?”

略微卖了下关子,袁朔再次打起响指,圆形广场另一边的石门被打开,三名身穿盔甲,手持武器的大汉走了出来。

三名斗奴其中一个还戴了头盔,但武黎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三人,皆是他之前见过的斗奴,其中一人还和他一起对练过几天。

一头绿发的斗场主人樊无尘,斜躺在座椅上,翘着二郎腿,一双小眼睛扫视着兴奋异常的观众,神情显得有些忧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袁朔来到樊无尘身前,面色担忧道:“主人,这裂地熊可是妖兽,非寻常人可敌,场下那三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能不知道吗?”樊无尘白了袁朔一眼,“咱们血狼斗场的生意,最近是越来越差了,听说大部分观众都跑去了隔壁的骷髅斗场,我要是再不下点血本,观众都他妈跑完了!”

袁朔连连点头,他虽然也只是个斗奴,但最近大半年与樊无尘走得比较近,深知作为斗场主人的樊无尘,其实也有诸多烦恼。

广场上,那裂地熊一见三名斗奴,瞬间红了眼睛,一声嘶吼,直接冲杀了过来,气势凶猛无匹。

三名斗奴似乎早有商量,直接分散开来,从不同的角度攻杀上去,丝毫不惧。

那裂地熊的皮肉极其厚,被其中一名斗奴直接砍中了后背,却并无太大影响,抡起蒲扇大的熊掌,当场将身前的斗奴拍飞了出去,转身攻向另外两人。

三名斗奴虽然力量不如裂地熊,但常年的训练使他们战斗经验丰富,应变能力极强,因此直接选择利用裂地熊身法速度相对较慢的弱点,打起了游击战术,一有机会就换人偷袭一下,倒也在那裂地熊身上增添了些许伤口。

几个回合下来,那裂地熊便发了狂,浑身亮起棕色光晕,气势徒然暴涨,三名斗奴见状面色大惊,尽皆往后速退。

但其中一人还是慢了,直接被疯魔般的裂地熊拍翻在地,一口下去,整个右臂都被咬断,身上的盔甲宛如纸皮。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