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斗奴

走出大殿,武黎无意间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西九语,你……”武黎眼珠子都差点瞪了下来,他之前竟是没注意到,连西九语也在这群所谓的新人里。

“有什么事,回头再说。”西九语面无表情,说完急忙跟上人群。

众人随着竺魁来到一处广场,这里很宽敞,二三十人站在其中只占三分之一。

武黎仔细观察了一下,广场地面上有着许多干涸的血迹,两边的兵器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武器,而此时,广场周边已经站坐了不少人,男女都有,大多数人都是怀着看戏的态度看着他们这些新人。

竺魁回身扫视众人,出声道:“这里是斗场,我是你们的教官竺魁,从此刻起,你们就是这座斗场的斗奴!”

他凌厉的眼神不含丝毫情感,顿了顿,继续开口道:“斗场不养无用之人,主人花钱买你们来,是要能够取悦主人,取悦观众,为主人带来利益,带来荣誉的,唯有强者方能生存,而弱者,只能成为强者的垫脚石!”

说到这里,竺魁伸手指着广场两边的兵器架,“现在,挑选你们的武器,只需杀掉一个人,便能够暂时活下来。”

随着竺魁的话音落下,广场中央的新人群体出现骚动,有害怕颤抖的,有疯狂兴奋的,亦有面无表情的,而他们此时都有着同一个动作,那便是四散而开,在两旁的兵器架上挑选着武器。

唯有三人除外。

西九语站在原地,手里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并没有去两旁挑选武器。

除了西九语,还有一个身材修长,剑眉星目的少年,他十五六岁,手持三尺青锋,气势锋芒毕露,与周边之人格格不入。

武黎亦没有去两旁选兵器,而是看向竺魁,问道:“教官,我可以去取回自己的剑吗?”

竺魁瞥了一眼武黎,并没有说话,武黎瞬间会意,拖着受伤的身体跑去大殿,将裂山大剑给捡拾了回来。

“开始!”

见所有人都选了武器回来,竺魁挥鞭下令,场中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有些人拿着武器的手都忍不在打颤。

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和戒备周边之人,并无人率先出手。

突然,一道惨叫声响起,众人转头看去,就见一名女子偷袭了身前之人,手中弯刀直接洞穿了对方的腹部,明显是活不成了。

女子的偷袭,如同引线一般彻底点燃了在场众人绷紧的心,无数人开始攻杀向身旁的人。

西九语身形微动,快如闪电,瞬间便将一名壮硕大汉的喉咙割破,退在一旁面无表情的观战。

那手持三尺青锋的少年,亦是面不改色,剑光一闪而逝,从拔剑到收剑,仅在一瞬间,冲向他的对手已然身首异处。

武黎看着周边乱成一团的人群,并没有主动出手,而周边的那些人,似乎是因为刚才见过他与独眼大汉的短暂交手,知道此人并不好惹,都去找看上去比较弱一些的对手了。

反正那竺魁说过,只要杀掉一人就行了,柿子当然要找软的捏。

很快,大部分人都完成了任务,有些人甚至杀了两三个对手,只因杀了一个后又有人要来杀自己,为了自保,不得不再造杀戮,如此下来,杀到最后,原本的三十人,只剩下了九个。

这还是加上并未动手的武黎的情况下。

竺魁见武黎自始至终都没动,走过来,呵斥道:“举起你手里的武器,杀掉一个对手,或者被我杀掉,你自己选。”

站在广场边缘看戏的独眼大汉,急忙冲着武黎递眼色,示意他赶紧照办,而就在这时,新人群中突然跑出一人,确切的说,倒更像是被人给推出来的。

那人惊恐地脚下一个急刹,就欲反身回去,却被竺魁叫住了,“就你了,上来,杀了他!”

那人闻言面色难看,怨毒地看了西九语一眼,因为刚才就是这少女将自己给突然推出来的。

现在竺魁教官已然发话,他没有任何选择,只能举起大刀,对着武黎砍来。

武黎瞥了对方一眼,这人连最基本的攻防都不懂,浑身上下都是破绽,甚至连握刀的姿势都不对,在他这种从小就被地狱式训练,历经无数场厮杀的人来讲,简直无异于送死。

事实也的确如此,武黎虽然受了伤,但眼前之人实在太弱,提起裂山大剑随手横劈,那人便如同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砸在广场石板上口喷鲜血,痛苦万分。

“杀了他!”竺魁指着地上那人,对着武黎喊道。

武黎抬头看着竺魁,眼神里涌现出极度的仇恨之光,他回想起了自己的血色童年,回想起曾经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回想起自己被逼着亲手杀死同伴,杀手兄弟姐妹的场景。

“你不杀他是吧,那就是让我杀你了?”竺魁说着手中长鞭猛然挥出,准备缠上武黎脖子,却被武黎一把给接住。

竺魁见状用力一扯,巨大而不可抗拒的力量感再次传来,武黎不得不松手,再次举起裂山大剑,疯狂杀去。

结局可想而知,他根本不是这皮肤黝黑,无比强壮的竺魁对手,再次被踢翻在地,鞭若疾雨,抽得他浑身上下皮开肉绽。

竺魁手中长鞭缠上武黎脖子,单手便将其整个身子提在空中,问道:“你这么想死吗?”

武黎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来,他感觉自己下一刻,就会被这长鞭给缠到窒息。

这时,竺魁突然松了手,将武黎给扔在地上,转头冲着不远处正看戏的独眼大汉喊道:“拖下去,关起来。”

独眼大汉急忙跑了过来,就欲将武黎扶起,却被竺魁一鞭子抽在背上,一大条血痕出现,痛得他龇牙咧嘴。

“我叫你把他拖下去!”竺魁再次强调。

独眼大汉无奈,只能抓起武黎的双脚,直接往石室的方向拖去。

站在原地胆战心惊的几名新人,看着被独眼大汉拖行而去的武黎,内心深处实在是想不通,这家伙为什么非要反抗眼前这个根本无法反抗的恐怖教官。

他们都看得出来,其实武黎的身手很不错,杀个人那是极其简单的事情才对。

竺魁见武黎被拖走,几步走到之前那个被武黎打翻在地的人跟前,一脚下去,当场毙命。

人群中的西九语,神情冷漠地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都散了吧,回你们各自的石室,从明天开始,每日黎明时分,来广场集合训练!”竺魁扫视着剩下的几人,嘱咐一声后反身离去。

另一边,武黎被拖到半路的时候,就扛不住昏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

依旧是光线昏暗的石室,潮湿而阴冷,这还是自他觉醒灵脉后,第一次感觉到寒冷。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受了多重的伤,反正浑身上下没有哪一处是不疼的,躺在冰冷地上的他,甚至连挪动身体都做不到。

第二天黎明时分,正盘膝而坐,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闭目养神的西九语突然睁开了眼睛,随着石室外面的脚步声响起,很快石门被打开,一个戴着面罩的红发护卫冲里面喊了一声“集合集合”,便又反身去往旁边的石室继续开门喊了。

西九语面无表情,起身出了门,朝着广场走去。

她来到广场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上百人,且还在陆陆续续的增加。

不多时,见人已到齐,手持长鞭的教官竺魁,开始下令训练,那些老人们轻车熟路,拿起两旁的木制武器,一对一打斗训练起来。

眼见几个新人手足无措,竺魁直接安排几个老人过去陪练,这些老人对于训练新人这种差事还是很乐意的,毕竟指导期间可以偶尔偷一下懒。

整个广场上,男性斗奴占了近八成,女性斗奴并不多,而男性斗奴基本上都是光着膀子的,女性斗奴上身也只穿了一件短袖,这是斗场专门给斗奴配置的训练装束。

一名尖嘴猴腮,一看就显得阴险狡诈的中年大汉,抢先一步来到西九语面前,他脸上有着一条贯穿整个脸庞的刀疤,来到西九语面前后,顺手将手里的木剑丢了过去,又快步跑到旁边再次拿起一柄木剑,跑回来笑道:“小姑娘,我来教你吧。”

另外几个老人见刀疤大汉抢了先,内心懊恼不已,只恨自己速度太慢。

对于刀疤大汉那毫不掩饰,猥琐扫视自己周身上下的目光,西九语依旧面无表情,手中木剑如同蛟龙出海,对着刀疤大汉直刺而去。

刀疤大汉咧嘴一笑,迎面而上,两人缠斗了几个回合,西九语心中略微吃惊。这刀疤大汉,看上去不咋地,实际上身法灵活异常,且搏斗技巧十分精妙,面对自己的各种进攻,仍然显得游刃有余。

于此同时,刀疤大汉内心亦是无比惊讶,眼前这少女竟完全不像个新人,其进攻手段异常狠辣,可谓招招致命,直击要害。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