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牢笼

见武黎不说话,红发老人皱着眉头道:“你这件事情很是蹊跷,一般来说,基地是不会接这种刺杀自己组织内杀手的任务的,除非真是得罪了基地,或者买凶杀人者给的报酬足够丰富。”

武黎眉头皱得更紧,抬头看向红发老人,出言恳求道:“前辈,您可否帮我查一下,看看这蝶杀基地究竟为何要发布击杀我的任务,还有到底是谁想要杀我。”

武黎并不傻,眼前这红发老人虽然是个耄耋老人,且看似行将就木,但别人能够在这破杀基地内担任看守术殿的要职,要么就是身份背景不简单,要么就是自身实力不凡。

他现在除了恳求这位关系还算不错的红发老人帮忙,身边似乎也没有别的任何人有能力帮到自己了。

当然,这话除了恳求之意,亦有试探之意。

“蝶杀基地的事情,我插不了手,”红发老人摇头,“你有机会倒是可以去找一下月小姐,只要她愿意帮忙,你这件事情就不算什么事情了。”

武黎闻言微惊,“前辈,这月小姐究竟是何身份?”

“这个你现在不需要知道,你只要记住,千万别得罪她,尽量讨她欢心就行了。”说起这位月小姐,红发老人的神情略显严肃。

通过红发老人的神情反应,武黎意识到,这位月小姐的来头,恐怕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还要大。

现在,似乎除了请求这位月小姐帮忙,也别无选择了。

告别红发老人,武黎又径直返回了山丘,现在的他危机重重,出去做任务或历练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还是努力修炼吧!”

自言自语一声,武黎直接盘膝进入了修炼状态,想要摆脱困境,光是靠别人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唯有自身的强大,才是王道。

第二天中午,有人突然来到了山丘上,武黎睁眼看去,正是一身黑袍的西九语。

西九语看了看山丘上的十几座墓碑,转头对着武黎喊道:“武黎,月小姐要出去游历,你跟我们一起去。”

“游历?”武黎抬头看着西九语,略有疑惑。

“你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妙,跟我们一起去,呆在月小姐身边,是最安全的。”西九语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我处境不妙?”武黎站起身来,紧盯着西九语。

西九语略微顿了一下,开口答道:“自然是看见了你那天搜出来的杀手令牌和任务签。”西九语掩饰得极好,但还是被武黎捕捉到了她突然顿住的一瞬间。

不过,武黎并没有露出半分可疑的神色,而是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何时出发?”安静了片刻,武黎出声询问。

“马上即走。”西九语面无表情。

“月小姐知道吗?”武黎再问。

“废话!”西九语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反问一句,“我有权利带你去?”

武黎并非不识趣之人,不再多问,直接跟着西九语往坡下而行。

看西九语的语气,她似乎只是来传达指令的,真正叫自己的,是那月小姐。

可那月小姐怎么会知道自己正遭遇杀手的刺杀?是西九语或术殿的红发老人告诉她的?还是说,这其中另有隐情?

自然无人告知武黎,他跟着西九语来到基地东面的出口处,绑着一头天蓝色马尾,一身白衣的石月已经等在那里了。

而在石月的身旁,此时还站着一个二十出头,长相清秀,和西九语同样一头黑色长发的女子。

“拜见月小姐!”武黎对着石月微微躬身抱拳。

石月点点头,小手一挥,“走吧,出发!”

……

破杀基地内,术殿,红发老人原本正在躺椅上闭目养神。

突然之间,一袭红裙凭空出现,立于虚空,定睛一看,乃是一名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女子,此女一头赤色长发如同火烧云,身材丰满妖娆,生的妩媚动人,一颦一笑之间,万种风情展露无遗。

若是武黎此刻站在这里,必然会瞬间将其认出。

红发老人见状急忙起身行礼,“参见破杀大人!”

被称呼为破杀的红发女子点点头,问道:“月儿她们出发了?”

红发老人急忙作答,“启禀大人,月小姐一行四人目前应该已经出了基地。”

“黎儿最近怎样,可有异常?”破杀再问。

红发老人略作停顿,答道:“黎少爷心思缜密,但心性还略有不足,暂时并未察觉到主上的布局。”

“心性略有不足?”破杀瞥了红发老人一眼,“依我看,你这双老眼的视力也略有不足。”

红发老人瞬间跪地,额头上渗出细密汗珠,他实在太了解眼前这位破杀大人了,就是因为了解,所以才噤若寒蝉。

说那黎少爷初生之犊、不谙世事、乳臭未干?他不敢。

另一边,石月带着武黎、西九语以及萧欣儿,步行来到了河图县。

一路上,除了石月中途的问话作答之外,另外几人尽皆秉承着沉默是金的状态。

来到河图县后,石月首先找了一家酒楼,将店里能点的菜品几乎都点完了,足足两张大桌子的菜,直看得武黎目瞪口呆。

总共就四个人吃饭,却拿捏了四十个人吃饭的气势!

“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吃饭?”坐于上方的石月,对周边投来好奇目光的众人一声呵斥,回头冲着武黎、西九语和萧欣儿举杯大喊,“来来来,陪本小姐干上一杯!”

石月发话,自无人敢推辞,三人只能举杯相陪。

一口酒下肚,武黎被呛得咳嗽不断,肠胃发烧,面红耳赤。他还是第一次喝这所谓的酒,着实辛辣。

武黎忍不住看了一眼西九语和萧欣儿,她们一口干完后表情并无太大变化,想来应该不是第一次喝酒了。

石月就更不用说了,虽然还未成年,但一看就是久经酒场的老将,喝酒就跟喝水一样自然,甚至还露出了十分陶醉与享受的神情,眼见武黎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再次举杯道:“武黎,你这可不行啊,在本小姐身边,这酒量可得练出来。”

武黎想起红发老人之前说过的话,不敢推辞,忍着辛辣又喝了一杯。

两杯酒下肚,顿感头晕目眩,菜都还没来得及尝上两口,就趴在桌子上了。

醒来的时候,武黎发现自己已经在一辆马车上了。

甩了甩仍有些昏沉的脑袋,武黎冲着石月询问道:“月小姐,请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不知道。”石月应了一声,她膝盖上放着一个小棋盘,正左手持黑子,右手持白子,自己跟自己对弈着,“别打扰我,既然是游历,自然走到哪儿算哪儿。”

武黎十分无语,转头看了一眼西九语,后者竟是直接将头转向另一边,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

至于萧欣儿,则是双手环抱着闭目养神。

过了好一会儿,才见西九语侧身拿出一个食盒,递给了武黎。

武黎心有疑惑,但还是伸手接过。此食盒应是木制的,共有三层,打开一看,饭菜皆有,明显是看武黎之前喝酒醉倒,并未进食而打包准备的。

武黎道谢一声,本就饥肠辘辘的他,如风卷残云般开吃。

一路上,武黎内心深处都有着焦虑,或者说是焦急和无奈。

跟着这月小姐,虽然不用担心被刺杀,但马车一路颠簸,无法静下心来修炼,中途那月小姐还时常下车观景赏食,如此游山玩水之态,实在浪费光阴。

三日后,一行四人来到了清水郡。

清水郡位于太渊王朝西南,虽是边境之郡,但因为靠近万妖山脉,并不与他国接壤,故而在这乱世当中,还算是少有的相对平静之地。

相比于县城,郡城则要繁华热闹得多,而石月似乎对这郡城很是熟悉,带着武黎三人轻车熟路地来到一家特色酒楼。

之所以说是特色酒楼,只因这家酒楼名为“鲜海宫”,其内菜品皆为海鲜,上桌之后,武黎纵观一圈,一个都不认得。

武黎很是无奈,跟着这月小姐,一路上不是在赏景就是海吃海喝,这样的人生,再对比自己之前在破杀基地内的生活,简直是天壤之别。

他内心甚是感慨,大家都是人,有的人可以如此肆意挥霍无度,而有的人却连吃饱穿暖都是奢望。

说到底,还是自身实力和身份地位的不同,她不知道眼前这位月小姐自身实力如何,但如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即便没有任何实力,日子也肯定比寻常人好过。

武黎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萧欣儿,他一路上不止一次打量这个女人,从破杀基地出发到现在,这萧欣儿都没有开口说过哪怕一句话。

西九语之前跟他说过,她叫萧欣儿,是此次月小姐出行游历的护卫,想来应该实力很强,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个哑巴。

饭间,石月一如往常,又叫武黎陪她喝酒,看得出来,她是有意在针对武黎,每次吃饭,必然要将其灌倒才肯罢休。

武黎虽然知道,却是毫无办法,好在经过这些天的“锤炼”,他酒量见涨,从之前的两杯倒,到现在能喝个四五杯了。

当然,比起石月的酒量,依然是不值一提。

起初的时候,武黎还心有顾忌,生怕自己喝醉了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情况,直到现在,他已经大概知道了石月的意图,那就是在锻炼自己的酒量。

至于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武黎暂时还想不明白。

酒过三巡,没有任何意外,武黎又在这鲜海宫喝醉了,倒地不省人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武黎再次从昏睡中醒来。

没有任何颠簸,身下亦无任何软垫,这次醒来的武黎,感觉和之前都有些不同,因为之前每次醒来,不是躺在客栈的床上就是躺在马车里,这一次,更像是躺在冰冷的地上。

强忍着酒后脑袋的昏沉,武黎睁开眼睛,事实证明了他刚才的感觉,自己的确是躺在地上的,这里不是客栈,也不在马车内,而是一间光线昏暗,四周由巨石垒起来的房中。

确切的说,这不算是房子,倒更像是一间牢笼!

因为整个石房,纵观面积不超过十平,除了紧闭的石门,以及五尺余高的一个碗口大的小窗子,再无他物。

如此场景,令原本脑袋还有些昏沉的武黎瞬间警醒。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