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章 七杀盟

出了万妖山脉,西九语转头看向武黎,“你准备去哪儿,我再送送你。”

武黎有些为难,破杀基地他目前肯定是不敢回的,毕竟刚刚才被基地发布了击杀任务,至于别的去处,似乎又没有,现在自己不仅中了所谓的软骨散,还受了伤,甚至随时都可能再遭遇危险。

想来想去,他觉得自己只有一个地方可去了,那就是马家欢的花店。

两人走得并不快,近两个时辰后,才来到河图县城,来到马家欢的花店门口。

马家欢眼见武黎受了伤,没有丝毫犹豫,急忙上前来准备搀扶,却被武黎给婉拒了。这么远都走回来了,不至于那么矫情。

进入花店后,西九语素手一挥,裂山大剑便凭空出现在了地上,同时对着武黎开口道:“大剑还你,我走了。”

“九语姑娘,大恩不言谢,此番恩情,武黎铭记于心!”武黎强忍着左膀剧痛,抬手抱拳。

西九语没有说话,冲着一旁的马家欢点点头,转身离去。

西九语走后,武黎转头看向马家欢,好奇道:“家欢姐,你和她认识?”

“算是认识吧,也可以说不认识,她之前来我店里买过两次香囊,我连她叫什么,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马家欢一边说着一边找了把剪刀和一卷纱布,随后又找来一瓶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药粉,看着武黎左肩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小心翼翼地将周边衣服剪开,皱着眉头道:“你看看,上次我说什么来着,这护身软甲还是你自己适合穿吧!”

武黎忍不住一笑,当初送这件软甲给马家欢的时候,她死活不要非让自己穿,没想到今天就真派上用场了。

若非是这软甲的原因,自己怕是连整条胳膊都会被砍断,即便如此,这如同背心一般的软甲,依然没有挡全,侧边还是被大刀砍了一条寸余深的伤口。

好在自己身上早就准备有止血疗伤的丹药,否则怕是连走回来都办不到了。

替武黎细心包扎好之后,马家欢拍了拍手,问道:“刚才那姑娘是什么人,看上去你们关系挺不错啊!”

武黎笑着答道:“她叫西九语,我也是才知道的,之前也就偶然见过两面,今天要不是她出手相救,你恐怕再也见不到我了。”

说起这西九语,武黎倒是真心感激,对方不仅救了自己性命,还陪着自己走了近两个时辰的路,自己虽然和她同为破杀基地的杀手,但说到底,也就是萍水相逢而已,人家能够做到如此地步,早已是情至义尽了。

“唉……”马家欢叹了口气,“你们这些修道之人,整天打打杀杀的,动不动就受伤出人命,也不知道都为了什么,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不好吗?”

武黎无奈,事情要真有马家欢想的那么简单,可就好了。

当然,他也不可能告诉马家欢个中缘由,而是转移话题道:“家欢姐,我接下来可能要在你店里呆上几天了,好久都没喝你泡的茶了,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少来这套!”马家欢闻言脸色一变,“想在我这儿白吃白喝,门儿都没有,我先把账给你记着,全部换算成钱,等你伤好了,一个子儿都不能少给!”说着反身便去沏茶。

看着马家欢忙碌的身影,武黎心中异常温暖,这种莫名温馨舒适的感觉,唯有在这花店里,他才能体会到。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三日时间匆匆而过。

这些天,武黎一直都在纠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回破杀基地,有可能直接被杀,或者被别的杀手击杀。但如果不回选择逃离,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又肯定是逃不出基地的魔爪。

想来想去,武黎还是决定回去。

就算真要被杀,也总得弄明白基地为什么要杀自己吧?

现在想想,之前那月小姐还送了自己不灭金身术这样的高级术法,而那月小姐在基地的地位明显很高,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许还能找她帮帮忙。

武黎虽然并不喜欢这个人,甚至心里还怀着恨意,但总比直接被杀了好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通此节的武黎,便不再犹豫,直接动身回了破杀基地。

一路上,武黎都很是小心,生怕突然从哪里冒出来个杀手,要取自己性命。但实际上,他进入基地,来到山丘上,一切都如同往常,并没有任何异常。

陪了一会儿死去的兄弟姐妹,武黎便径直去了术殿。

之前是那红发老人建议自己去万妖山脉历练的,究竟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武黎决定前去试探一番,与其像现在这样时刻担惊受怕,还不如主动出击,想办法将事情给弄清楚。

武黎来到术殿的时候,红发老人一如既往地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闭目养神。

武黎深吸一口气,轻唤了两声,红发老人睁开眼看了武黎一眼,又很快闭上了,同时问道:“什么事,直接说吧。”

武黎仔细观察着红发老人的神情反应,他没有丝毫惊讶,也没有丝毫失望,甚至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反应。

难道真的只是巧合?这红发老人并不知道自己被基地发布了击杀任务?

还是说,他对自身情绪的掌控力比较强,所以隐藏得极好?

武黎有些犹豫,红发老人等了片刻不闻声响,又睁眼看了看武黎,表情略有疑惑。

武黎一咬牙,拿出之前棕发大汉的随身杀手令牌,递在红发老人面前,试探性地问道:“前辈,您可认得此物?”

红发老人伸手接了过去,翻看了一眼,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

武黎闻言神色微变,正常情况下,这红发老人不应该问的是:“你给我看自己的令牌干嘛”这样的问题吗?

他怎么知道这块杀手令牌不是自己的?

“这是我的令牌啊,之前在正殿领的。”武黎继续试探。

“胡说!”红发老人瞪了武黎一眼,“这令牌根本就不是破杀基地发放的,你欺负我老头子老眼昏花啊?”

“好吧,这令牌确实不是我的,”武黎点点头,满脸疑惑道:“那前辈,您是怎么辨认出来的?”

“我虽然老了,但又不瞎。”红发老人白了武黎一眼,将令牌扔回给了武黎,没好气道:“令牌背面的标志花纹都不一样,我还能被你小子给蒙了?”

武黎接过令牌,又赶紧拿出自己的令牌来与之对比,果然,两块通体黝黑的令牌背面真有着些许不同,自己令牌背面的右下角,刻有一个类似“米”字形状的图案,而另一块令牌背面的右下角,则是刻有一只简形蝴蝶状的图案。

这两个图案都刻得很小,又与令牌同为黑色,一般人还真不会注意到。

两块令牌,竟然不一样?

武黎心中暗怪一番自己大意,冲着红发老人问道:“那前辈您可知道,这令牌是出自哪里?”

“这是蝶杀基地的令牌。”红发老人出声答道。

“蝶杀基地?”武黎闻言神色一凝,他从未听说过什么蝶杀基地,难道如同破杀基地这样的杀手组织,竟然不止一个?

红发老人自然看出了武黎心中的疑惑,解释道:“蝶杀基地,也是咱们七杀盟的七大基地之一。”

“七杀盟?七大基地之一?”武黎内心翻起惊涛骇浪,他在破杀基地生活了十几年,却不知自己的组织其实叫七杀盟,更不知道如同破杀基地这样的地方,竟然还有着六个!

要知道,光是这破杀基地内,杀手数量就足有几千人,如此看来,这所谓的七杀盟,究竟是一个何等恐怖而庞大的组织?

他之前还立志要摧毁的破杀基地,原来仅仅只是七杀盟七大基地之一。

想到这里,武黎心如乱麻,就算自己真的有一天成功摧毁了这破杀基地,又有什么意义?

“告诉我,你这令牌是从哪里来的?”红发老人见武黎神色阴晴不定,问道。

武黎回过神来,没有说话,直接拿出任务竹签,递了过去。

红发老人接过竹签,看了看,抬头看向武黎,“有人要杀你?”

武黎点点头,通过红发老人的言行举止,他几乎可以断定,自己被刺杀一事,与这红发老人并无关系。

“你可是得罪了什么人?”红发老人再问。

武黎陷入了沉思,想来想去,似乎也没得罪过什么人,非要说得罪了谁,那也只能是破杀基地内,自己还没有觉醒灵脉时,自相残杀时有可能得罪过别的杀手,但自己是遭遇的是别的基地发布的击杀任务啊?

况且,杀手之间的私人恩怨,无论如何也牵扯不到基地吧?

想通此节,武黎如实答道:“前辈,我回想了一下,似乎并未得罪过谁,最多也就是同一批杀手的私人恩怨,怎么也不可能牵扯到别的基地发布任务来杀我的地步。”

红发老人点点头,开口分析道:“蝶杀基地发布任务来杀你,只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你得罪了蝶杀基地内的人,还有一种就是基地外有人想要杀你,又没有实力或不便亲自出手,所以就去蝶杀基地设立的站点花钱买凶杀你。”

武黎点点头,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有谁,会花钱请杀手来杀自己。

至于得罪蝶杀基地里面的人,武黎之前连见都没见过,谈何得罪?

“一般来说,基地若是收了雇主的报酬,这个任务就算是有杀手失败了,也会再次发布,再由别的杀手继续执行,直到任务完成为止。”

红发老人继续分析道:“你现在的处境应该是比较危险的,下一次来刺杀你的杀手,实力只会比之前的杀手更强。”

武黎闻言面色难看,作为一个杀手,现在竟然要时刻提防别的杀手来刺杀自己,这可真是天大的讽刺。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