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不灭金身术

在回往破杀基地的路上,武黎心情渐好。

这个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了,马家村的危机彻底解除,小玉也完好无损地被带走了。

当然,直到现在,他内心仍有着许多的疑问。

小玉直到要被烧死之前,都还在说马家村的人不是她杀的,而是天上的神仙杀的,且最后真的出现了“神仙”将她带走了,难道马家村的人,真不是她杀的?

武黎并不认为天上出现的那两人真就是神仙,他觉得应该就是一些强大到了某种程度的修道者而已。

在那两人的交谈中,红发女人以为青发女人是来带走黎儿的,这个所谓的黎儿究竟是谁?自己的名字就叫武黎,会不会和自己有关?

青发女人口中的小姐又是谁?她为什么要令青发女人来带走小玉?

青发女人说小玉是特殊体质,究竟是什么特殊体质?是否就是导致马家村频繁出现意外事件的关键?

种种疑问,没有人会告诉他。

武黎摇摇头,不再去思考这些问题,以自己现在微弱的实力,想得再多都是无用。

这破杀基地外面的世界,有坏人,有肮脏龌龊的事件,有勾心斗角,却也有美好的风景,有温暖的太阳、洁白的月亮,有善良的人、可爱的人,有真挚的情义,还有先苦后甘甜,好喝的茶……

武黎来到破杀基地入口处,将体内灵力注入手中的杀手令牌,瞬间进入其中。

——悬空的血月,荒芜的大地,充斥着血腥的风……

一切都没有改变,这就是破杀基地,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这里没有温暖的太阳、洁白的月亮,没有葱郁的树木,没有甘甜的茶。

武黎来到正殿交任务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不算熟人的熟人——那个拥有灰色瞳孔的少女。

她就站在武黎前面,身穿杀手黑袍,手里提着个人头,同样是在排队交任务。

她的身上有着淡淡的莫名幽香扩散,这与她杀手的身份,甚至与这破杀基地的环境格格不入。

从始至终,她和武黎都没有过哪怕任何一句交谈。

“完成二级任务,积分加五十!”

柜台里的红发女人看了看灰瞳少女提来的人头,面无表情地出声。

站在后面的武黎闻言十分吃惊。这少女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竟然可以完成二级任务了?

而且,看她一头及腰的黑发,难道是觉醒的什么特殊灵脉?

没有人告诉他,灰瞳少女转身即走,看都没看他一眼。

武黎走上前,将任务竹签递给红发女人,解释道:“凶手已被查出,马家村的危机已解,不过凶手被神秘人给带走了。”

“一级任务完成一半,积分加五。”红发女人瞥了武黎一眼,淡淡开口。

武黎闻言不解道:“任务是替马家村彻底解决频繁发生的意外事件,我已经做到了,为何只算一半?”

红发女人眉头微皱,“其一,凶手跑掉,算不上彻底解决,其二,凶手跑掉,谁能保证她会不会换个地方继续作案?”

武黎无言以对,只好反身出了大殿。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就少了五个积分而已,小玉的命岂止值这点积分?

想到这里,武黎又捏紧了拳头,只因他又回想起了那些死在自己手上的兄弟姐妹们,恨不得立刻就将这破杀基地给拆了。

在这破杀基地内,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仅仅才值一个积分!

一刻钟后,武黎来到了山丘上。

他伸手轻抚了一下倒插在地的裂山大剑,又走到那些无字墓碑前,盘膝而坐,缓缓开口:“兄弟姐妹们,我回来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白天的时候,天空中没有月亮,只有温暖而刺眼的太阳,晚上的月亮也不是红色的,而是银白之色,外面的树木都很葱郁,外面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武黎沉沉睡去,似乎只有在兄弟姐妹们的陪伴下,他才能睡得香甜。

天,还没亮。

不,破杀基地内没有白天和黑夜,至少见过外面世界的武黎是这般认为的。

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兵器交击声和惨叫声,将睡梦中的武黎惊醒,他起身朝着山下看去。

那是一个山谷,武黎无比熟悉的山谷。

谷内足有上千人,确切的说,是上千名孩童!因为在这些人里面,目测没有一个是超过十岁的。

而此时此刻,血色的月光正见证着生与死的诗篇——

在匕首入腹的刹那,在斧头挥下的瞬间,杀戮仿佛永无休止。

纵横交错的是血腥的光辉,诠释着杀戮的真意。

仅仅只是片刻时间,原本的上千名孩童,已然死伤过百,血流成河!

一个看上去才七八岁的孩童,手握细剑,瞬间刺进一名差不多大的孩童胸膛,没有手软,亦没有任何怜悯。

心慈手软之人,无法活到今天。

山谷的边缘处,十数名手持长鞭的训练大教面无表情,眼睁睁看着无数孩童的倒下却毫无动容。

武黎回身不再观望,这样场景,他曾历经过无数次。

“出发!”

武黎一声自语,径直下了山丘,往术殿的方向走去。

既然自己现在没有能力改变这样的场景,那唯有不断努力,变得足够强了,再来改变。

来到术殿,大门依然是半开着的,武黎一进门,便见到了门后躺椅上的红发老人。

“老前辈,我来兑换东西。”武黎喊了一声。

红发老人睁了睁睡眼惺忪的眼睛,“哦,换东西去二楼。”

武黎点点头,朝着二楼走去。

这二楼依然很是破旧,架子上各种各样的神兵利器、术法典籍、丹药等等应有尽有,每一样下面都标注着价格。

当然,这个价格所指的不是金钱,而是积分。

武黎粗略看了一下,无论是丹药、术法还是法器,价格差异都很大,从几十个积分到几万个积分不等。

“我这一百零五个积分,似乎也换不了什么好东西。”武黎摇摇头,随手挑选了两样,便用去了一百零三个积分。

他挑选的分别是一件贴身软甲和一个茶壶。

之所以选择这两样,只因他根本不识字,术法典籍和丹药根本认不出来,法器大多又很贵,唯有手里这两样即知道其作用,又价格便宜。

直到此时,武黎终于知道,为什么整个基地内的杀手都在疯狂接任务了。

修道者,想要变得更强大,就离不开法器、术法和丹药,而想要获得这些东西,就必须用积分来兑换,至于积分的来源,自然就是通过不断地完成基地发布的任务来获取。

不过,对于此时的武黎来说,赚取积分并不是最紧要的,他现在内心最迫切的,是想弄清楚月小姐送给自己的那个玉简到底是何物。

出了破杀基地,正逢黎明,浩瀚无垠的东方天际,云海色彩斑斓,霞光尽染无余。那轻舒漫卷的云朵,竟似身着红装,正在翩翩起舞的少女。

不多时,太阳啄破云层,东曦既驾,令武黎看得出了神。

来到河图县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河图县是位于清水郡西南,靠近万妖山脉的一个边缘县城。

武黎按照马家欢之前给的地址,找了好半天,才来到花店门口。

花店规模并不大,也就五六十平的样子,武黎抬头看了看,匾额上写着“小欢花艺铺”几个大字。

“武黎?”

马家欢手里拿着个花架子,刚走出店门,便看到了武黎,表情十分惊讶。

她原本以为,像武黎这样的修道者,怕是几个月甚至几年都想不起来一趟,万万没想到,这才第二天一大早,就跑来了。

武黎冲着马家欢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马家欢喊了一句,“你先进店里随便找个地方坐一下,我还有些事情要先忙。”便继续忙碌了起来。

武黎并没有立刻进店,而是东看看西瞧瞧,很多的东西都让他内心充满了好奇。

马家欢见武黎到处观看,边插花篮边说道:“你来得还真是不巧,今天可是个黄道吉日,县城里光是成亲的、酒楼新开张的就有好几家。”

“你这个是什么东西,用来干嘛的?”武黎指着马家欢正插着的花篮,问道。

“这个叫花篮,”马家欢笑道:“东街头有一家新开的酒楼,今天要开张,不少街坊邻居都来订了花篮,送过去以作祝贺。”

武黎点点头,看着马家欢忙里忙外的,索性就走上去帮帮忙。

在交谈的过程中,武黎了解到,原来马家欢店里还请了两个帮手,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

少年名叫王允,一大早就去另外几家新开张的店子送花篮去了。至于少女,则名叫马家琪,乃是马家欢的堂妹,一早就给办喜事的人家送红花瓣、装饰花轿去了。

武黎说是在帮忙,其实啥也不懂,笨手笨脚的很多时候都是在帮倒忙。直到大中午了,几人才算忙完。

王允和马家琪,对于这位突然来到店里的“帮工”很是好奇,他们实在想不通,一位修道大人怎么会跑来花店里帮忙干活。

吃过午饭,王允和马家琪再次出去忙活,马家欢则是坐在武黎对面,边沏茶边问道:“你平日里不忙吗?”

“最近倒是不忙。”武黎点点头,拿出在术殿兑换的茶壶,说道:“这茶壶就放你店里了,我偶尔有空的时候来喝。”

“好呀,连茶壶都带来了,你是真把我这儿当茶馆了?”马家欢有些哭笑不得,作为普通人,她根本看不出武黎手里小茶壶的特殊之处。

“对了,我还给你带了个礼物。”武黎又拿出在术殿兑换的贴身软甲,递到马家欢面前,“这是一件护身软甲,送你的。”

马家欢看了一眼武黎手里的软甲,周身甲片如同鱼鳞,金灿灿的一看就是不凡之物,急忙摆手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能要。再说了,我一个开花店的普通人,一不跟人打架,二没仇家找我报仇,要这护身宝贝干嘛?倒是你们修道者,整天打打杀杀的,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武黎虽有心送宝,但马家欢就是不收,他也不是扭捏之人,就收了起来。

“家欢姐,我接下来给你看一样东西,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事后都不要告诉任何人。”武黎表情十分严肃。

马家欢原本还想开个玩笑的,见武黎表情如此认真,疑惑道:“什么东西?”

武黎没说话,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玉简,并将玉简最边上的一行字迹露了出来,递到马家欢面前,问道:“这一行写的什么?”

马家欢定睛一看,念道:“不灭金身术。”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