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醒脉

破杀基地内。

月光殷红如血,大地一片荒芜。

武黎右手持剑,左手提着个黑布袋子,径直走进一座破旧的宫殿。

他黑发寸长,浓眉大眼,肤如古铜。

尽管稚嫩的面庞看上去还不超过十五岁,但身形远比同龄人高大,浑身肌肉撑鼓衣衫。

进入大殿,其内陈设极其简陋,各处吊顶墙壁破败不堪,甚至连地板都有些凹凸不平,毫无装饰可言。

已经有些发黑的半凝固血块,自黑布袋子下方掉落在地,绽开如同一朵妖艳红花。

没有任何停顿,武黎直接来到大殿中央的柜台前,将黑布袋子放在了柜台上,随后拿出一支手指粗的竹签,递了过去。

柜台里坐着一个三十几岁的红发女人,瞥了眼武黎,伸手接过竹签低头看了看,这才打开柜台上的黑布袋子,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映入眼帘!

然,红发女人脸上毫无波澜,甚至用手里的竹签拨开挡在人头脸上的发丝,确认无误后,这才转头向武黎面无表情道:“完成任务,积分加一,总积分累计达到一百,奖励一粒醒脉丹。”

武黎没有说话,伸手接过丹药,提起黑布袋子转身就往外走。他表面上镇定自若,实则心如刀绞。

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他终于累积到了一百积分,拿到了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醒脉丹。

可就是这一粒小小的醒脉丹,却是用无数同伴,无数兄弟姐妹们的命换来的。

在这破杀基地内,人命如同草芥,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走到大殿门口,迎面走来一名少女,看上去似乎也只有十四五岁,她身材娇小玲珑,黑发披肩,一张秀气的瓜子脸上,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她的一双眸子,竟是灰色的!

虽觉奇异,武黎却并没有多看上两眼,直接与其擦肩而过,径直出了门。

没有人会在乎对方是谁,更没有人会在乎对方手里提着的头颅原主是谁。或许有一天,对方的头颅就会被自己提在手上,亦或者,自己的头颅被对方提在手上。

走出大殿,武黎来到一处荒凉的山丘,以长剑掘土,将黑布袋子里的头颅埋入其中,随后找了一根枯木立于土堆前,作为墓碑。

环顾四周,这里已然立有不少类似的无字墓碑。

武黎站在那里,凝视着这些墓碑久久未动。

过了好一会儿,才自言语自,喃喃开口:“拭目以待吧,我会替你们努力活下去,并带着你们的遗愿,亲手将这基地摧毁!”

走下山丘,武黎正准备去往住处,既然醒脉丹已经拿到,那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不负众望。

然,刚走出没几步,就被突然叫住了。

“武黎,你给本小姐站住!”

武黎闻声驻足,他不想驻足,但此刻必须驻足。

转身,那是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天蓝色的马尾辫垂至腰间,如陶瓷娃娃般精致的鹅蛋脸上,大眼睛仿佛会说话。

这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锦衣华服,面相可爱的少女。

但武黎从未觉得她可爱过。

“月小姐!”

武黎拱手躬身,无论内心有多么不愿,表面上却依然毕恭毕敬。

“听说你刚刚达成了一百积分,拿到了醒脉丹,真是恭喜呀!”石月笑意渐浓,大眼睛里闪烁着莫名微光,心思难测。

“谢月小姐!”武黎再次躬身,内心却是冷笑不止。

恭喜?恭喜我又杀了一个兄弟?

“武黎,你说你老是刻意躲着我干嘛,本小姐又不会吃了你。”石月有些不满的玩笑道。

“小人不敢!”武黎直接单膝跪地,略显忐忑。

眼前这位月小姐,具体身份无从得知,但整个破杀基地内,她只需要一句话,便可要去任何人的性命!

直到现在,他都还清晰记得,就在半年前,这位月小姐突然来到破杀基地,当时自己的一个发小,就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得罪了这位月小姐,然后就被倒挂在一棵大树上七天七夜,可谓死不瞑目。

因此,为了活命,他不得不低头。

当然,他并不是怕死,而是身上承载了太多人的遗愿,他必须不择手段地活下来,不忘使命,去完成自己曾无数次许下的诺言。

“哎呀,开个玩笑嘛,你这家伙,真是没趣。”

石月顿感无趣,芊芊素手微晃,手中便出现一个玉简,并递向武黎,“呐,这个给你!”

武黎万分疑惑,但不敢不接。

这玉简通体橙黄,入手温润,细致的简身摸上去极其丝滑,一看就是十分珍贵的材质。

“本小姐走了,玉简你好好保管,千万要记住,别给任何人看!”交代一声,石月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尽管疑惑,武黎还是赶紧躬身,“恭送月小姐。”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石月摇摇头,其实她比武黎更加疑惑。

一个十四五岁了还没有觉醒任何灵脉的人,就算拿到了醒脉丹,就算真的觉醒了灵脉,又能有什么大的出息?

但凡有点儿天赋的人,即便不用醒脉丹,都不至于觉醒那么晚。

一个在她看来百无一用的下人,偏偏自己母亲还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一定要等到他完成一百积分,拿到醒脉丹后,才亲手将玉简交给他。

另一边,武黎带着万分疑惑,回到住所。

说是住所,实则只是一间不超过十五平的茅草屋。屋内除了一套换洗衣物,一堆干草,一床棉被,再无它物。

就是这样一处住所,还是那月小姐前不久令人送给他的,包括屋内那床棉被。

这在整个破杀基地的众多孤儿当中,都算是极其丰厚的优待了。

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是与十几人同时挤在一间茅草屋内的。

那时候可没有棉被,睡觉时唯有抱团取暖。

十几年来,他们同一批的兄弟姐妹,光是饿死,冻死,病死的就不计其数。

当然,对于这位给予自己优待的月小姐,武黎从未心生过感激之情。

他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发小是如何被倒挂在树上,历经怎样的煎熬而死。更不会被这点小恩小惠蒙蔽双目,忘却那些倒在半路上的兄弟姐妹们,临死之际的寄托与愿望。

这是个残忍的世界,那月小姐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金枝玉叶,表面光鲜亮丽,实则蛇蝎心肠,根本没把他们这些孤儿当人看,或许连猪狗都不如。

他想不通这月小姐为何唯独对自己好,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能活下去,一切就还有希望。

武黎摇摇头,不再花费心思去思考这些令人头痛的事情,随手将玉简扔在一边。

他刚才已经仔细翻看过了,却并不知道这玉简究竟是何东西。

为何?

只因他根本不识字。

那玉简上密密麻麻的字符,如同形态各异的蚂蚁般爬来爬去,看久了只会令人头晕眼花。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可不是弄清玉简的作用。

武黎小心翼翼地拿出醒脉丹,这是一颗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赤红丹丸,放在鼻子下面闻不出任何气味。

就是这样一颗小小的丹丸,却是无数人梦寐以求都难以企及的珍宝。

怀着忐忑的心情,武黎将其送入了口中。本想嚼着看看什么味道,可刚一咬开,那丹丸便直接在嘴里液化,顺着喉咙进入腹中。

并没有什么味道,武黎只感觉周身上下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爽。来自于外界的冷风,丝毫起不到降温的作用。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武黎发觉有些不对劲了,只因周身温度不断攀升,到后面已经不是单纯的暖和了,而是烫了起来。

“啊!”

一声惨叫响起,武黎被烫得满地打滚,周身温度高得可怕,如同被丢进了沸水之中。

赤色的火焰由体内往外徒然升起,武黎身下的棉被和干草,直接被点燃起来,紧接着连茅草屋都烧了起来,熊熊烈焰,照亮了夜空。

其它草屋内的少男少女,都被这突然出现的火光给吸引了过来,但火势极其凶猛,只能远观,无一人敢靠近。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无比羡慕的表情。

这样的场景,他们都曾见过。

之前就出现过好几个,突然间浑身浴火,有一个甚至是在熟睡中突然身体起火,将睡在一起的所有人都烧死在草屋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草屋燃尽,火势渐退,武黎狼狈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浑身上下被烧得焦黑,仅剩两只眼睛还有些许清明。

望着周围无数人羡慕的神色,武黎伸手从头上拔下几根短发,定睛一看,根根赤红如火!

这……这无疑是觉醒了火属性灵脉的特征。

正当高兴,突觉身体变得十分僵硬,随即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甚至连转动眼球都做不到了。

这是为何?

突然出现的变故,令武黎心生恐惧,这种完全失去身体控制权和知觉的情况,实在不妙。

而周遭的无数人,却皆是眼睛大瞪,难以置信。

在他们的眼中,武黎突然周身黑壳脱落,浑身灿金夺目,宛若镀金战神……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