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小娇妻

相府小娇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道歉

江其姝笑笑,走了进去,老夫人躺在榻上,旁边的丫鬟摇着扇。

老人很和蔼,看上去很面善,这让江其姝想起了当年隔壁经常接济她的老奶奶。

她上前行了礼,“其姝见过祖母。”

老夫人连忙笑呵呵的让她起来,“你这丫头,不是早就说来祖母这儿不必行那些虚礼的吗。”

丫鬟搬了凳子让江其姝坐,被老夫人拦下,“身上的伤还没好吧?”她拍了拍榻,“坐这。”

江其姝微愣,这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她挨板子的伤,她自己都险些忘了。

也没推脱,江其姝坐到了榻上。

不需要原主的记忆,江其姝此刻对于这个一脸慈祥的老夫人也是喜欢的。

眼脻颤了颤,她道:“祖母,其姝是来跟您道歉的。”

老夫人呵呵一笑,摇了摇头,“姝丫头,你没什么需要跟我道歉的,反而是祖母一直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你关心少了些,这些日子我想了很久,当年隽儿他爹替你和隽儿定下亲事定的确实莽撞了,未曾过问过你和隽儿的意思,如今看来,你和隽儿或许兄妹缘分更深一些。”

这是让她与容隽退亲的意思是吗?

江其姝想想容隽那张冷冰冰的脸,虽然冷了点,但相貌是真极品啊!

她有些犹豫,来了这些天一直养伤,也没出去转过,原主更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沉闷性子,见过的男人少之又少。

这让江其姝有些不确定容隽的长相属于什么级别的,万一将来外面都是极其磕搀的,那她这亲岂不是退的有点可惜?

江其姝红唇微抿,犹豫再三,暂时没接话。

她没认为老夫人是嫌弃她与人私奔名声不好,相反,她看出来了,老夫人是真的在替她考虑。

因为老夫人眼里的遗憾太明显,她摸摸江其姝的头,“是个好姑娘,可惜心思单纯了些,祖母问你,可曾看清那李府丫头的为人了?”

江其姝眼睛眨巴几下,少女的声音本就带些清甜,不用撒娇也带些撒娇意味,“祖母放心,我已与李玉娆断了往来,日后定不会再与她见面了。”

这句话说出来江其姝勾了勾唇,她自然不会主动去找李玉娆,但她并不认为李玉娆会就这样善罢甘休了。

若是她还有后招,江其姝不介意给她点颜色看看。

她收敛了心思,眉目有些黯淡,眼泪说来就来,“祖母,是其姝糊涂,辜负了祖母的厚爱。”

老夫人哪里见过江其姝这副委屈样,连忙取了帕子替她擦拭眼泪,“你这孩子,祖母又不是训你,哭什么。”

刘嬷嬷从外面进来,手里端着老夫人的药,外加几颗蜜枣。

老夫人一看见药就皱了皱眉头,“端走端走,整日这苦引子灌着,就是没病也得灌出病来,我不喝!”

小孩子一样的脾气,江其姝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眼睛水润润的,看一眼一脸无奈的刘嬷嬷,伸手接过药碗,“这汤药是齐太医开的?”

她那日并未给老夫人开药方,这药应该是齐太医开的。

刘嬷嬷点点头,苦口婆心,“小娘子劝劝老夫人,齐太医说这药至少要喝七天呢,老夫人身子虚,这药也是滋补的。”

江其姝没应,嗅了嗅汤药,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看向老夫人,“祖母啊。”

老夫人脖子一拧,“我不爱喝这药,喝了我一天心情都不好,嘴里发苦吃不下东西,还不如不喝。”

江其姝挑挑眉头,“祖母说的也有道理。”

刘嬷嬷嘴巴张了张还欲说什么被江其姝眨眨眼打断。

老夫人眼睛一亮,“姝丫头也这样觉得吧,如此快给那药端走,我闻着便脑袋发晕。”

她凑到老夫人耳边悄声道:“祖母,齐太医说这药需得喝七天,您一天都不喝肯定说不过去,您把今天的药喝完,后面几天其姝都不让刘嬷嬷催您喝药了,祖母觉得可好?”

只喝一天,这诱惑有些大,老夫人有些犹豫,“刘嬷嬷能听你的?”

喝药这件事,刘嬷嬷连她都不听,岂会听她这个小丫头的。

江其姝红唇轻启,笑得像只小狐狸,“祖母忘了我会医术了吗,祖母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说服刘嬷嬷。”

老夫人眼神闪烁片刻,点点头,“那行,药给我吧。”

喂老夫人喝完药,江其姝又陪了老夫人一会,待她有些困倦了才起身准备离开。

她离开后,刘嬷嬷替老夫人打着扇子,老夫人睁开眼睛,“元善,你觉着这丫头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随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