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江山

第18章 吕家老

蓝衣男子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惊恐袭击到了心头。

一个面目獠牙的野猪,距离自己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瞧着自己。

他感觉到应该往回走,可是这一刻,腿却不听使唤了。

他暗自祈求神灵保佑,也更希望这个野猪不要攻击自己。

就在自己陷入紧张的状态当中,嗖的一把利箭像流星划过。

那野猪一阵颤抖,那利箭已经在自己的腹部,刺下了鲜红的血液。

随着野猪最终趴在了地上,蓝衣男子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不断的摸着自己的胸口。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响,一个三十多岁年纪猎户打扮的人,出现在了蓝衣男子的面前。

他正是青青的爹爹王猎户。

看到蓝衣男子如此惊恐的模样,王猎户露出了笑容:“小兄弟,让你害怕了。我追踪这个家伙已经很长时间了,今天终于把它给逮住了。”

说罢,就蹲下身子,将那野猪再一次刺透,即便熟练的将野猪抗在肩上。

惊魂已定的蓝衣男子,却在关心另外一个问题:“猎户叔叔,你是刚才才来到这里的吗?”

对方显然一阵惊讶,最后说:“不错呀,我的确是刚来。”

蓝衣男子才放下心来,也就是说,自己刚才如厕的场景并没有被对方看到。

王猎户没有再理他,抗着猎物就慢慢的消失在了密林当中。

蓝衣男子火速的跑出了密林。

男子继续朝前走去,走过了几里路以后,一座豪华的府邸吕府便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府邸的门口有两个石狮子,不怒自威的蹲守在那里。

从外面看过去,呈现出一副重楼高阁,佩玉鸣鸾,飞檐画栋的感觉。

大门却敞开着,守门的有一个小厮却在那里打瞌睡,意识到有人到来的时候终于醒来。

小厮看到了这男子的模样,便赶紧恭恭敬敬的行礼:“哎呀,原来是表小姐来了。”

男子轻轻地点了点头,抿着嘴巴:“我姥姥在家吗?”

“老夫人在呢。表小姐快请进吧。”

小厮的话音一落,蓝衣男子已经转身而去。

院子当中有一片花圃,假山林立,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而男子的脚步轻轻地放慢了,经过了一道月牙形的拱门,朝着一个房间而去。

似乎有人听到了他的声音,有一个小丫头从一个门里露出头来,一双眼睛乌溜溜的扫向外面:“表小姐,你来了!”

这个时候,男子微微一笑,也终于不用继续隐藏,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头部一阵抖擞,露出了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

“小芯,我来了,姥姥在里面吧。”

“是呀,老夫人在呢。”那小丫头说完了话以后就朝里面大喊,“老夫人,表小姐来了。”

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月娇来了呀。”

这个叫做月娇的女孩子,轻盈的迈开步子,然后朝室内走去。

叫小芯的丫头把房门大敞开,只见一张梨花木椅子上,坐着一个苍老的女人,皱纹和鬓角的银丝向人证明,岁月在她的身上刻下了明显的痕迹。

女人手中扶着一个木头拐杖,身旁的案几上,有一个紫砂壶,里面还泡着茶水。

她就是吕府当家人吕老夫人。

看到月娇到来,老夫人慵懒的身子终于缓缓的起来,而小芯就赶紧过来搀扶着她的身子。

一行油然而生的清泪不由自主的在月娇脸上就流了出来,月娇一下子扑到老太太身上,仿佛一只惊弓之鸟来到了抚慰者的怀抱。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虽然不是分别好久,还是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一下。

“姥姥,娇娇想死你了。”

“我的乖孩子,姥姥也想你呀,特别是今天,就更加的想你。”老夫人的声音慢慢的开始哽咽了起来。

叫做小芯的小丫头也很识趣的慢慢的退了下去,将整个空间留给了需要表达感情的两人。

“好了,孩子。起来吧。”老夫人似乎受不了这种悲伤的气氛,就轻轻地坐了下来。

月娇将拎在手中的粽子呈现到老夫人还没有擦干眼泪的脸庞前,轻轻摇晃起来:“姥姥,这是你最爱吃的红枣粽子”。

老夫人不想去流眼泪,可是顷刻之间,她的眼泪还是犹如无法停止的闸水般倾泻开来。

一双苍老的手把粽子接过来,问道:“你娘的坟上,你去了吗?”

听到这话以后,月娇越哽咽的说:“乘船以前,我刚从那里来。”

“也难为你了,每年的今天,你都要到姥姥这里来,你知道今天是你娘的忌日,姥姥会不高兴,一晃已经十多年过去了。”

老夫人发出感慨,室外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本来苍老的脸上更加呈现出了阴郁的色彩。

“姥姥,你就不要过分的伤心了,我娘在天之灵看到了也会不高兴的。”

月娇这句话非常的有效,让老夫人开始试着擦干起了眼泪,仿佛自己的女儿在一旁看着。

似乎再害怕姥姥又陷入悲伤,月娇就想开始说了一些有趣的话题。

歪头望着门前狭小的空间里露出的一角湛蓝天空,月娇在思考该用什么有趣的话题开头。

最终,总算是想出来的一个话题。

“姥姥,你知道吗?最近一段时间的,苏家酒楼当中推出了一款新的水饺,那味道可特别的美,有时间的时候我一定要带着姥姥去吃呀。”

老夫人笑了起来,苍老的脸上又绽出一对酒窝,伸出指头,指着月娇的头,说道:“你这个丫头,可真是有口福,天天就知道吃,对了,你今年应该十五岁了吧?”

不明白姥姥为何如此发问,月娇却还是不断的点头。

老夫人就打量着这个外孙女的脸,发现与自己的女儿有几分相像。

简直就是女儿的翻版。

于是,她便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脸上本来平静,忽然开始悲伤,又忽然陷入愤怒。

老夫人喃喃自语:“看到了你这个样子,越来越像你娘了,可怜你娘……都是那可恶的全妃这个贱人。”

汶河西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