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城主真的很心累

第5章 抓蛐蛐

“成了。”

听到贾安的声音,江凌心念一动,笑着回头吐出一个字:“钱。”

“钱?”贾安一愣。

“对,我要钱支付军饷,不然我怎么抵御起叛军?”江凌点头道:“朝中已有一年没支付乐浪军饷了,城内士兵士气不振,而起叛军又渐渐逼近,贾大人不会不知道吧?”

“不可能!”贾安断然拒绝道:“现在朝中都流传着你要造反的消息,你觉得朝廷会拨款给一个叛贼吗?”

“那就没办法了,贾大人那咱们俩就一起在乐浪等死吧。”江凌摇头叹息道:“我无所谓,烂命一条。就是可惜了您贾大人一生的清名,还要连累子孙咯。”

“你……”贾安气得七窍生烟,好一会后,贾安道:“臭小子,我有个办法。”

江凌耳朵一竖,微微一笑道:“愿洗耳恭听。”

“当今时局不振,朝中豺狼当道,如果你真的想要钱,就用礼物讨好王吧。”贾安眸中一片灰沉,声音小得可怜:“你的礼物只要能讨好王,我就能替你跟王要军饷,说不定王也不会认为你叛乱。”

贾安心中悲哀无比,身为御史大夫,自诩一生清廉,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教这逆贼阿谀奉承这套。

“讨好王?”江凌喃喃着,心中顿时有了办法。

当今齐王是昏君没错,但因为如此更容易对付,只要投其所好,军饷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是喜欢斗蛐蛐吗?乐浪城周围最不缺的就是山林了,只要抓到一只蛐蛐王进贡给齐王,齐王乐了。那什么军饷,什么谶言,还不是分分钟解决。

想到这,江凌一阵兴奋。

可算找到一个翻身的点了。

“多谢贾大人。好好安排贾大人住宿。”

有了办法,对贾大人道过谢,江凌吩咐众人好好对待贾大人后就离开。

……

外面的起叛军至多还有一个月就要兵临城下,时间紧迫,江凌不敢有丝毫拖沓,连夜出城。

夜幕笼罩大地,一轮圆月高悬于空,空气中带着一丝凉意。

乐浪城外密林之中,不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两边茂密的草丛中响起。

此时这座平时罕有人至的地方却是有不少,几乎全城衙役倾巢出动,只是这些平日里负责一城治安的衙役们现在却在林间弯腰屏气,腰间系着小竹罐。

“又一只,哈哈。”

“城主,我抓到三只蛐蛐。”

挨个将眼前堆积如山的竹罐子打开,江凌却一点笑不出来,眼前这些蛐蛐最大的也不过一寸,而要用来斗蟋蟀的斗蟋体长至少得是一寸长,而且得体型壮硕才能被当成斗蟋。

眼前这些蛐蛐没有一个符合的,而且还因为衙役们粗暴的抓法,不少都断胳膊少腿的。

“您看这只蛐蛐怎么样?”旁边的衙役带着一只断了一条腿的蛐蛐上来,问道。

“这种蛐蛐,你还是拿回去自己吃了吧。”江凌将没好气道。

“是!”衙役真的将蛐蛐塞进了嘴里

“……”江凌满头黑线,撸起袖子:“真是一群废物,还是我自己来吧。”

江凌亲自上阵,闻了闻周围空气的气息。

湿度足够,而且水草丰茂,加上夜晚是蟋蟀这种虫类出没的时间。

小时后江凌也经常玩斗蛐蛐,按理说这种环境应该是不难出斗蟋的。

江凌忽然想起大学的知识,虫类具有趋光性,那能不能利用光来抓蟋蟀?

说干就干,江凌在地上做成一个简易的土坑,将随身携带的火信引燃枯叶,用木头罩住做成一个小型的暗火坑。

做完这些后,江凌在火边开始等待。

很快,一只身体肥硕的蛐蛐蹦到火边,鼓着嘴巴鸣叫着。

“还真行!”江凌心中一喜,猛的掏出将这只肥硕的蛐蛐盖住。

好事成双,这短短一会功夫,又一只更加壮硕的蛐蛐蹦跶到了火堆边。

“大人威武啊。”

不等江凌出手,身后冷不丁冒出一个声音,把江凌吓了一跳,蟋蟀也给蹦走了。

是一个年轻衙役,年轻衙役本来是来拍马屁的,当看见江凌那双要吃人的眼睛时,顿时知道自己惹祸了。

“滚蛋!”江凌一脚踹在衙役肚子上,骂道:“你们全都滚蛋。我一个人抓就行了。”

“是是是!”年轻衙役忙不迭休的应道,落荒而逃。

“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江凌碎碎念叨着,心想自己这些手下怎么没一个靠谱的,从谋士到这些衙役,要把就是太鬼,要把就是太傻,都是不正常的。

为了避免被那些家伙继续打搅,也为了获得更好的蟋蟀,江凌往丛林深处进发。

深夜的丛林并不安静,鸟兽动静此起伏彼,偶尔能听见“哗啦”一声青蛙入水的声音,越往林内走,蟋蟀的声音就越大。

前方渐渐出现一条河流,水草丰茂,有微风拂来,轻轻吹动草面。

这是江凌前世绝对看不到的场景。

“这个地方不错啊。”

感慨着,江凌手里也不落下,挖坑点火一气呵成,接下来就是等候时间了。

一只,两只……

看着蛐蛐一只只自投罗网,江凌乐开了花。

“真是风水宝地。”

不过一个时辰,江凌已经收集了满满一大罐蛐蛐。

看着手里一罐肥硕的蛐蛐,江凌心脏激动得砰砰直跳。

在江凌看来,这些不是蛐蛐,都是自己保命的宝贝啊。

这么多大蛐蛐,怎么都得出一个蟋王吧?

就在江凌准备继续捉蟋蛐蛐时候,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河边躺着一个黑影。

“好大的蛐蛐……”江凌碎碎念着,轻揉了下眼睛:“不对,好像是个人。”

可这地方这里怎么会有人呢?

抱着疑惑的心情,江凌一步步的靠近那人。

随着距离越近,那人的身影也是渐渐清晰了起来,等江凌走到身边,完全看清了模样。

这是一具白衣‘女尸’,女尸面色苍白,鲜血将半边衣服染成了血红色,浑身湿透。

“尸体!妈呀!”见到这副场景,江凌顿时炸毛,下意识的就往回跑。

这时候的江凌别提多后悔把几个衙役赶跑了。

……

桃夭之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