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门医神

第11章 蛊毒门派

第十四章

林远辰一直在关注着老团长,这个时候,他终于是发现了老者的问题是什么了。

他下意识地走进了对方一点,靠近后,林远辰果然发现,这老爷子的病,是被人动了手脚啊。

这里的其他人,例如那个曹副院长,例如韩雪娜,毕竟是普通人,他们看不出来是正常的。

大家都以为老团长是得的什么怪病,实际上,并不是。

这老团长,根本就不是得病了,而是中了奸人的蛊毒了。

至于是谁下的蛊,那还不明显 吗?

就是这下针的老阴货啊。

刚刚进来的时候,林远辰就觉得对方下的针有问题,因为,那根本就不是给老团长治病的针法,相反的,以林远辰的目光来看,这针法不仅不是为了治好老团长,反而像是在利用针功的办法,透支激发韩老团长体内的生机来养他体内的蛊虫!

这样的行为,就实在太邪恶了。

在这个时候,林远辰并没有直接发难。

他毕竟初来驾到,韩家人未必会相信他。

而且,这个什么大师,能够被韩雪娜和曹院长如此尊重,不可能是一个没有根脚的人。

自己毕竟只是孤家寡人一个,这种事情不能鲁莽。

他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那傲然立于一旁的钱大师,这老头子身上隐隐地让他有些震惊的地方。

自从获得了万医经传承后,林远辰也渐渐发现自己有了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他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气”。

这个气,你可以类比成武侠小说当中的真气,也可以类比成物理学上的场。

正常人是看不到这东西的,但是它又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正常人的气,其实并不强,而且内敛于体内。

像这个钱大师,他身上的气,都快要溢出来了。

虽说现在他并不知道,这种气有什么用,可是从这个钱大师的身上,还是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危险之感。

不过,一想到父亲的嘱托,林远辰心一横。

大不了被揍一顿,救人还是必须得救的。

在这个时候,林远辰搜索了一下脑海里的万医经的知识。

老团长中的应该是蛊毒,这种东西,一直以来林远辰都觉得是小说里的杜撰,但是现在却没有想到,真的在现实世界里被他给撞上了。

根据万医经解锁的少量信息来看,蛊毒甚至能够追溯到神话时代,是巫族的秘术。

而这个钱大师,能够使用蛊毒,也就意味着,这家伙的背后可能有着一个传承不小的蛊毒门派。

他可能会因此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韩伯伯,我爸这次让我来,专门要我给你带了点家乡的牛轧糖。

他说,你以前最喜欢吃我们老家的牛轧糖了。”林远辰说着,顺手就从包里掏出几包牛轧糖。

“啊,小林有心了。他竟然还记着我喜欢 吃什么。”老团长在这个时候,闻言眼眸中闪过一抹回忆之色。

确实,在他年轻的时候,是喜欢吃这玩意的。

“嘿嘿,韩伯伯,你现在就尝尝吧。”林远辰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说道。

事实上,林远辰当然不是为了让老者吃糖这么简单,他是利用吃牛轧糖,将老团长体内的蛊给逼出来。

毕竟,如果能够不动声色间将蛊去除,林远辰也不想得罪一个蛊毒门派。

这些东西,太神秘也太诡异了,他就是一介良民,只想过点平静的生活。

他可不希望自己为了救人,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的性命搭上。

但是,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正准备拆开牛轧糖的外包装时,一个声音却是急不可耐的先叫了起来:

“你,先慢着,韩先生这刚刚好一点,怎么能乱吃东西?简直是胡闹!”钱大师在这个时候,对着林远辰冷声呵斥道。

“你可知道,我这每一次给病人治疗,才刚结束,是不能给病人喝任何东西的吗?

尤其是不能吃糖?”钱大师在这个时候,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然后对着林远辰直接呵斥道。

至于他说的话,其实倒是不无道理。

蛊虫,其实最怕的就是糖份,其道理和水蛭怕盐是差不多的道理。

人吃了糖后,血液中的血糖会升高,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到韩老体内的母虫。

“额,既然钱大师说不适宜,那就算了吧。

再过段时间,我身体好一点以后再吃。”老团长在这个时候开口笑道,只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在他的眼眸当中,则是有着一抹凄凉之感,毕竟,再过几日能不能还活着,都是问题的。

他这个病,得的非常怪,各种手段都用过了,却从来不见好。

也就每次钱大师出手扎针,他会好上个一二天。

不过,接着又会复发,而且身体会变得更差。

他觉得自己估计是没有希望能治好了。

之前,这个钱大师都明说,这病太古怪,他也未必能够治好他,只能够拖延,减轻他的痛苦。

他其实已经对自己能不能好起来,不抱任何希望了。

韩雪娜在这个时候,则是一脸责怪的看了一眼林远辰。

虽然 知道对方是父亲的部队下属的孩子,不过,她还是有些觉得这种人没资格站在这里。

最关键的是,这个年轻人一进来后,就一点尊卑都没有,施施然站在场中,这也让她这种大小姐,觉得此男太不识规矩了。

毕竟,这里的人,不管是曹副院长,还是钱大师,那都是一方领域的大专家。

而父亲,也是和市长平级的退休军官,自己则是掌管着一家大型上市企业。

而眼前的这个林远辰,不管是从他的穿着方面,还是气质谈吐,看起来都像是刚进城的乡巴佬。

这样的人,若是放在以往,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哦?不能吃糖?

韩伯伯,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我也是略知一些医道的。

你这病,在我看来,其实远没有什么大碍,主要是治疗的方式有问题。

你想吃就尽管吃好了,我能治。”林远辰在这个时候,傲然一笑。

“啊?你还会医术?”

“对啊,而且有名医真传呢。

今天啊,韩伯伯,你既然生病了,跟我爸又是至交,还曾救过我爸一命,今天呢,我放下这句话,你这病无碍,哪怕有碍,今天我也保你无碍。

这个糖,今天吃得!”林远辰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不怂了,而是无比霸气地笑着说道。

因为他发现,自己也能够暂时性的激发潜能,让自己的气突然间大增!

天下为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