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是咸鱼

第27章 夏浅的担忧

“张大师,您的意思就是现在没有办法救我女儿,对吗?”

夏父语气都哽咽了。

“抱歉,我们会尽力,但是结果会如何我们也不敢保证。”

张承熙的话还是给了夏父一丝安慰,至少他们还愿意努力,那就还有希望。

“对了,我们还想问一下,在你女儿出事前有什么异常吗?”

张承熙像是想起什么,接着询问。

“异常,没有什么异常啊,就和平时一样的。”

果然是这样吗?

这个幕后之人的手段实在太高了,这么久以来,他们从未在出事的人身上找到任何线索。

每次询问的时候,得到的答复都是毫无异常,和平时一样,突然之间就昏迷了。

这可真是太难办了!

张承熙听了夏父的话之后,在内心慢慢思索,可是也没有头绪。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待会儿我会给你留一个联系方式,如果后续有什么情况的话,你可以联系我们。”

“小乐,走吧,回去了。”

既然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那还是先回师门报告吧。

听到他要走,夏父起身送他和茅小乐出门。

等他们走到了大门口时,管家拿着一个东西过来了。

“小小心意,还请张大师不要嫌弃。”

“夏先生,你太客气了,我们也没有帮上什么忙,这礼物就算了。”

看到夏父拿过来的东西,张承熙拒绝到。

“张大师,您不要推辞,这就是个小礼物,您不用有什么负担。”

夏父笑着上前将东西塞到了张承熙的手中,随后就向后退去,像是害怕张承熙再次拒绝。

看夏父这样,张承熙知道,如果自己再拒绝,那么两人还有得掰扯,索性就将东西收下了。

“告辞。”

然后他和茅小乐就坐上送他们的车走了。

回到住的地方,张承熙将东西打开,竟然是茶叶。

看来夏父观察力很强啊,居然发现了他喜欢喝茶。

却说这边,在夏父送张承熙他们出去之后,封璃他们也离开了会客厅。

夏晨因为还有公务要处理,所以跟她们打过招呼就先走了。

夏浅带着封璃她们去了后花园的小亭子。

几人刚坐下,夏浅就开口了。

“小璃,你说今天的那些人靠谱吗?”

她的语气中满是迷茫,显然今天发生的一切在她的脑海中引起了巨大的冲击。

就算过去了这么久,她都还有些缓不过来。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封璃看出了她的无助,开口发问。

“这还有真话和假话之分嘛?”夏浅疑惑不解。

“当然有,真话就是我觉得他们的话有百分之九十是真的,也就是说是可信。”

“假话就是我觉得他们是骗子,就是为了骗钱。”

“其实,我知道你想听假话。”

封璃的话让其他几人都有些惊讶。

“小璃,你怎么这样说浅浅,她当然是希望听真话啊,怎么会喜欢听假话。”

许玲玲直接就反驳出声,她不认同封璃的话。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夏浅居然没有认同她的话,而是沉默了。

“浅浅,你怎么回事儿,不会小璃说的是真的吧?”

“果然小璃还是这么敏锐,只是一眼就猜出了我的心思。”

接下来,她就讲述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

原来,她刚才让封璃她们留下下来,主要的因素就是希望她们做见证人。

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今天发生的一切,要不然,她怕自己一个人接收到太多不和常理的事会崩溃。

而为什么她会希望封璃她们说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呢?

那是因为她害怕,她不想接受现实,不想接受姐姐会死,不想接受她家遇到了灵异事件。

“浅浅。”许玲玲语气中满是心疼。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夏浅吗?你怎么变得这么脆弱,只不过一个小小的打击,你就倒下了,害怕了?”

就在这时,林悦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响起来。

她一边说,还一边给夏浅擦眼泪,语气虽然狠,可手上的动作却很轻。

“浅浅,其实你不用如此排斥,你完全可以相信今天的那两个人,我感觉他们能够解决你姐姐的事。”

等到她们说完之后,封璃才开口。

不过她没有说的是,她没有在夏眠的脸上看到死气,这就说明夏眠不会死。

就是不知道张承熙和茅小乐他们那些人要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这件事。

“小璃,你觉得他们真能救我姐吗?”

“我觉得他们可以。”

听到封璃的保证,夏浅不知道为什么就安心下来。

封璃就是有一种很神奇的能力,只要是她说出来的话,总是会让人有一种它一定会实现的感觉。

“唔唔唔,谢谢你们,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等到夏浅哭完之后,她有些害羞地向封璃她们道了谢。

之后几人就决定回宿舍了。

刚走到门口,夏父就领着一个人进来,刚好和他们撞上。

“表哥,你是来看姐姐的吗?”

看到来人,夏浅高兴地向他打招呼。

“嗯,浅浅今天放假啦。”

男人笑着回答,接着还询问了一下夏浅的近况。

夏浅一一回答,随后还向男人介绍了封璃等人。

几人相互寒暄之后,男人就在夏父的带领下去看夏浅的姐姐了。

封璃她们接着往外走。

就在封璃坐上车之后,她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在被什么人打量一般。

她能感觉到,有一道特别强烈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就像是猎物被猎人盯上的感觉,让她浑身发麻。

可她左右环视一遍,却都没有发现异常。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不应该啊,这种被窥视的感觉骗不了人。

唉,算了,反正我也没有感觉出有什么恶意,接着她就把车窗关上。

就在她把车窗关上的瞬间,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走出来一个男人。

这男人很高,看起来冷冰冰的,像是在太阳底下都能冻死人那般。

他目送着封璃离开的车影,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雕塑。

“你在看什么呢?可以走了。”

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俨然是刚才夏浅的那个表哥。

男人没有说话,转身走向了身后的车。

笙笙梓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