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想退休

第17章 血的回忆

“我们必须进京!不能让里正与村长他们白死了!”

他们叫大哥那人狠狠的咬了口树皮,生生的吞下去,咬着牙说道。

听见大哥这样说,其他三人想着惨死的里正与村长,可能还有他们的乡里邻居们,哽咽的点头,“对!”

“那些狗官!”

“也不知道其他人跑出来没有。”

众人再次陷入沉寂中,他们一行人二十个壮汉,一路被人追杀,被人骗,最终他们分两路逃跑,现在就他们四人还待在一起,其他人……

山里几个黑衣人对着几个流民紧追不舍,其中一个受伤的汉子眼见被追了上来,停下转身冲向黑衣人,“他娘的,老子和他们拼了!”

跑在最前面的汉子转身吼道,“刘大,你干啥!”

停下来汉子惨笑道,“大哥,你带着他们走,我留下。”

说话的瞬间他被砍了一刀,血喷洒出来撒了一地,他似乎没有察觉般,直接撞向黑衣人,抱着必死的决心,撞上两个黑衣人,一时间这两个黑衣人都被他牵制住了。

被叫老大的那人,“淦他娘的。”

转身就不要命的冲着剩下几个黑衣人冲去。

这一路他们不是不想反抗,也不是不会反抗,但是黑衣人都有长刀、长剑,而他们只能捡一些木棍,而且黑衣人受伤了,甩掉了,过不了几天又会换新的黑衣人追来,心中也憋屈愤懑的很。

他们一路逃跑,不仅要防黑衣人,还要防一些黑心人,怕被卖掉,一路走走逃逃,没有吃食,没有住宿,看不到前方。

见兄弟全身都是血,还紧紧抱着两个黑衣人的腿不放,满脸是血,咧嘴看向他们,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但嘴型能看出来,他说的是“跑”

剩下几个汉子满眼含泪,发出绝望的嘶吼声。

这一刻他们脑中想不起任何事情来了,哪怕同归于尽,也要淦他的。

一个人被刀刺穿胸膛,不给黑衣人反应的机会,他不退反进,快速上前,一把抱住刺穿他的黑衣人,极大的冲击力将黑衣人也绊倒在地,以这人的生命,几人的受伤,他们重伤了几个黑衣人,冲向刘大。

被刘大牵制的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发现这汉子劲还挺大,明明几天没吃啥东西了,不过,不重要。

两黑衣人直接用刀刺下去,穿过了汉子的身体,汉子瞳孔逐渐扩大,嘴里流出血来,但他坚定的看着前方,看着自己的兄弟与剩下几个黑衣人缠斗,他们看着他焦急的喊着什么,然后冲向他,但是他听不见了。

汉子最终失去了呼吸,但直到他死都仅仅抱着两个黑衣人的腿不放,那边那几个黑衣人也几个陷入疯狂的汉子弄得苦不堪言。

他没有看到的是,几个黑衣人都被重伤了,所以跑掉了,他的兄弟们一边哭一边挖坑,将他的尸体刨了个坑掩埋起来了,然后再次坚定的上路。

就这样,他们失去了一个又一个兄弟,如今仅剩他们四人,靠着吃树皮,吃虫,喝河水渐渐靠近了京城,他们从未来过京城,依靠偶尔跑到小镇上打听消息,才能知道自己的大方向没有出错。

距离汉子们蹲守的山林不远处,一处道路上远远来了几辆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从远处看,路上停留着几辆马车,一行人正在路上休整,或是烧水,或是煮些吃食。

大概有个十几二十来人,其中一贵妇人被围在中间,外围是家丁守护着,身边是丫鬟婆子们伺候着。

中间的贵妇人满脸不耐,轻摇着团扇,“真是一群废物,几个庄稼汉子都拿不下来。”

如果有人认识,就知道这就是白悠悠她们本应该在玄清观见到却没有见到的人,王氏。

王氏身边一个极其体面又深得她信赖的王婆子立马赔笑道,“是呢,还害得娘子你出京来。”

一边说,一边殷勤的为王氏整理衣裙。

心中也是真的赞同王氏的话,娘子来了,她们这些当下人的也必定跟着来才行,这里荒芜的很,还有些吓人,也不知那些人会不会被赶向这里。

王氏带来的一个大丫鬟琥珀为王氏擦着手,轻声道,“娘子,府里前几日来了消息,东安王妃曾派人去了府里……”

听见琥珀说的话,王婆子抬眼看了她一眼,眼中带怒,这小蹄子什么意思,都说了这种小事不用告诉娘子,竟敢忤逆她,是想争宠还是怎地。

还未听琥珀说完,王氏漫不经心的开口,“府里会告诉崔氏的下人,本娘子不在府中,她崔氏难道还能来去验真假不成。”

说着不开心的拿开自己的手,递给另外一个丫鬟,斜眼看了琥珀一眼,不满的挥手,示意她下去,别碍着她的眼了。

琥珀不敢多说什么,她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小事。

娘子虽然不在喜府中大娘子,但毕竟是郎主的嫡女,东安王府的下人说捡到一个疑似大娘子的孩子,不管真假合该看看才是,万一真的大娘子跑出去了,等郎主回来,娘子该如何交代,到时候还是她们这些下人遭罪。

这般想着,心中不免凄凉,但见娘子不耐的神色,以及身边王婆子虎视眈眈的眼神,不敢多说什么,行了礼退了下去。

这边山里几个汉子也如黑衣人预料一般,正被追赶着向着王氏的方向而去。

主要是这些汉子太能跑了,而且警惕性极高,主子有所交代,一定要抓住几个活口。

他们这边现在就剩下四个人了,明明是几个庄稼汉子,硬是没有被他们抓到活口。

如今马上靠近京城了,再往前走,就有巡逻的人了,担心再这么追下去要么被巡逻的人带回去,要么只能全杀了,他们可不想任务失败,也不想被另外一队人马闭了下去,因此求助主子。

他们主子也不想让上面的人失望,想出一个计策来,让自己的庶妹王氏假装出游,被他们赶过去,然后被出游的王氏所救,王氏再靠近他们,获得他们的信任,拿到想要的东西。

如今他们的任务简单了不少,犹如猫抓老鼠般捉弄这些汉子,他们心中也是怨气不少,只要他们往既定的方向走,就慢慢追。

“停一下。”

还是那个被叫大哥的人,心中一惊,总感觉很慌,似乎再这样下去会出事,出声喊住身边几个人。

一人不解的看向大哥,“怎么了大哥?”

这里往山下看去,已经隐隐约约的能看到王氏一行人了,看不清长相,但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一圈一圈下去,将中间的人围起来的,定是以中间那人为主,其他几人随着大哥的视线看去,也看到了。

其中一人有些兴奋,“大哥,那里是不是有京城的贵人,咱们要不去找他,告诉他,我们有莫大的冤情,要进京告状。”

另外一人觉得不容乐观,“万一他不信了,我们后面还有追兵呢,万一那人不想惹事将我们都交了出去呢。”

大哥也开口说道,“那里一看就女眷多,咱们还是别给这些女眷带来危险了,咱们身后那些黑衣人可是会下杀手的。”

打工小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