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重生为阿斗,开局扶刘备

第95章 凭我忠义,斩尽逆贼

“杀!”

“杀!”

呐喊声响彻天际。

荆州将士合围吞掉了甘宁部,余者皆逃。

关羽兵遮江畔,袭击半渡的凌统部队。

马踏大地,气势如虹。

火把长龙无边地蔓延,横亘大江之畔。

凌统心神震骇!

不妙的预感成真。

甘宁的部队到底如何了?

他心中茫然,站在运船上,呼吸都变得急促。

“关”字大旗赫然临江,关羽骑乘赤兔神驹,神威纠纠,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威势!

没有人敢与他对视。

关羽平静的目光下,带着沙场宿将的淡漠。

凌统部登岸的先锋被驱逐入江,他们扑通扑通跳跃,仿佛下饺子一般。

“喝!”

“喝!”

荆州兵刺出战矛、长枪,声威浩荡。

若不是大江阻隔,这些锋芒将直抵江东军的胸膛。

“鼠辈!”

“安敢犯我荆州境界?”

关羽抚美髯长啸,仿佛天雷轰鸣的声音,令人心惊胆战。

江东军听到这威严的声音,脸色瞬间僵硬了,惊骇地望着对岸。

凌统捏紧拳头,关羽强大的气势让他颤抖,几乎喘不过气来,脖颈上的青筋暴起。

一面“汉”字大旗,一面“关”字大旗,宛如屹立不倒的高山。

让所有江东军望而却步!

奇袭。

又一次失败了。

甘宁凶多吉少!

“关云长,你休得猖獗。如此伎俩也想震慑我军吗?”

凌统鼓着勇气,试图让自己的锋芒掩盖内心的恐惧。

“哈哈哈!”

“尔等一次次偷袭荆州,行不义之举。”

“何须关某震慑?”

“做贼心虚罢了!”

关羽纵声大笑,豪气万千。

“你别得意太早,甘将军若是出了差错,主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凌统咬牙切齿,目眦欲裂。

“甘宁此獠已被关将军所斩,项上人头在此!”

周仓挑起甘宁的头颅,映照着火光,格外地狰狞。

“这……”

“怎么可能?”

凌统脸色骤变,声音惊颤。

他身形一震,僵在甲板上。

良久,他才渐渐回神,声嘶力竭地呐喊:“退兵!”

江东军退走了!

正披甲准备上阵的孙权,突然收到噩耗,脸上涌起深深的震愕。

“关云长假意调兵,引诱我军奇袭荆州。”

“他又杀了一个回马枪?”

孙权望着大江的另一畔,失神自语,眼中流转着愤怒与不甘。

被耍了。

他又一次被耍了。

孙权自己倒了一杯烈酒,往喉咙一灌,猛烈的辛辣感涌上脑海。

“好啊!”

“好啊!”

“都在耍诈,明争暗斗。”

“将刘备的使者,推出去斩了!”

陆逊神色一震,眼神惊异。

“启禀主公!”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若斩费祎,则为天下人耻笑!”

费祎前来议和,给出了极佳的条件。

可没让江东奇袭荆州!

这是孙权决策的错误。

若是恼羞成怒,因此斩了费祎,江东还要脸吗?

“报!”

“凌统将军回营。”

营卫向孙权汇报,语气恭敬。

话音刚落,凌统已经入了大帐,哭诉道:

“主公!”

“兴霸……兴霸他,被关羽斩了。”

轰!

宛如一道惊雷炸下,孙权脑袋瓜嗡嗡的。

陆逊、周泰、吕蒙众将无不愤慨。

甘宁出身“锦帆贼”,为江夏太守旧部时,曾杀江东大将凌操。

这也导致了甘宁投靠江东后,无法融入这个团体。

甘宁总是特立独行,曾违反承诺、违抗军令,但他开朗豪爽,有勇有谋,轻视钱财,敬重士人,厚待士卒。

与凌统化干戈为玉帛后,逐渐被江东集团接纳。

孙权曾说:“孟德有张辽,孤有甘兴霸,足相敌也。”

可想而知他对甘宁的喜爱!

在合肥之战时,甘宁曾率百骑劫掠曹营,自己却毫发无损,稍微挽回了“孙十万”的威名。

如今,他却战死了,被关云长所斩。

孙权勃然大怒,拍案惊起:

“关云长,欺人太甚!”

“吾必尽起江东大军,荡平荆州,为兴霸报仇雪恨!”

“让关云长血债血偿!”

陆逊赶忙出列,劝道:

“不可,万万不可!”

“如今关云长兵锋正盛,若是贸然进攻,反而遂了他的意。”

“为解穰城之危,关云长恨不得立即展开决战啊!”

吕蒙也站出来,冷静地劝说:

“伯言说的对,曹军必然会在春暖之时竭尽全力攻打穰城。”

“到时候急切的,反而是关云长!”

众将皆劝。

孙权被泼了一盆冷水,怒气爆发道:

“要战,是你们。”

“要等,也是你们!”

当初请战的众将,纷纷羞愧难当。

他们都被关羽和费祎迷惑了,天真地以为刘备服软、认输。

等到他们醒悟过来,发现这竟是一处险境,为时已晚。

孙权暗暗握紧拳头,低吼道:

“不杀关羽,吾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主公放心,末将在此立誓,必除关羽!”吕蒙掷地有声。

关羽已成江东心腹之患。

荆州兵在江畔耀武扬威一夜后,天还未亮,便回了营地。

殊不知,此时的荆州营地已空荡荡一片,只有关羽麾下一万人马。

为了营造声势,关羽命士卒多起炊烟,摆出一副为十万将士做饭的架势。

“君侯这一招瞒天过海,真是高明啊!”马良钦佩道。

昨夜讨伐甘宁的部队,只有一万人马,剩下的都被关平、廖化调往了北方,增援穰城。

关羽以一人威望,震慑了十几万江东军,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江东群鼠不过小疾尔,真正的祸患在于曹贼!”

“希望定国不要让我失望。”

关羽被江东军牵扯在荆州,动弹不得。

为了不破坏与刘禅的约定,关羽大胆地将荆州主力北调,只留下一万精锐,与十几万江东军周旋。

若是江畔失守,他还可以退守江陵。

但穰城一失,关羽的一世威名,毁于一旦。

还会让刘禅处于险境之中。

关羽认为,对付江东群鼠,他一人足以,何须十万大军。

昨夜斩杀江东大将甘宁,狠狠地震慑了孙权。

没有三五日,孙权肯定无法发现荆州营地的空虚。

关羽一只手便拿捏了江东,现在重担全压在了关平身上!

“为了父亲,平只能竭力一战!”

“凭我忠义,斩尽逆贼!”

寻一盟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