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重生为阿斗,开局扶刘备

第110章 汉室之魂,昂扬不灭

“报!”

“许昌守军汹涌而出,人数不在两万之下,敌军还有更多的部队,在等待集结。”

探子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将重要的情报清晰地传递。

这对于白袍军与五溪汉军而言,是一次艰巨的考验。

敌众我寡!

“怕了吗?”

刘禅坚定的语气,宛如一口巨钟,在众将的耳畔敲响。

嗡隆一炸!

“哈哈哈。”

“公子真会开玩笑,吾等慷慨为国,何惧之有?”

“要怕,也是让敌军害怕吾等!”

关兴切齿呼啸,刚毅的神态宛如泰岳之石。

“不错。”

“某愿提三千精兵,为公子阻挡许昌守军。”

“战死方休!”

张苞战矛一指,锋刃闪烁着锐意的寒芒。

一往无前的气势,仿佛要吞噬一切。

“好!”

“为了汉室!”

刘禅拔出佩剑,绽放无以伦比的银辉。

这把绝世之剑,削铁如泥,正是曾经的曹操佩剑,青釭剑。

赵云在曹军之中,杀得七进七出,从夏侯恩手中夺得此剑,后赠予刘禅。

这是一柄勇气之剑。

“为了汉室!”

“为了汉室!”

摇山振岳的呐喊,在这一片天地回荡。

“愿随张某而战者,出列!”

张苞将战矛一端,往地面一砸,一块巨石四分五裂。

强劲的气势,震撼全场。

一息之间,有数千人昂首踏出一步,远远超过了三千众。

其中有不少五溪汉军。

“好!”

“都是好样的。”

张苞立即率军迎战,摆出防御的军阵。

白袍军将盾牌全部留下了,轻装简从突进。

望着绝尘而去的弟兄,张苞心潮澎湃,热血激昂。

“沙摩柯,你为何不追随公子而去?你可知留在此地的风险?”

“呼——”

沙摩柯沉重地呼出一口长气,威声道:

“纵使敌众我寡,吾族勇士亦能杀穿敌阵。”

“追击敌人,徒耗气力,不如在此酣畅淋漓一战。”

“决一生死!”

沙摩柯说得简单,却承载着生命昂扬的力量。

“好。”

“此战过后,你就是我张苞的兄弟,大汉境内谁敢欺负你,我的战矛绝不答应。”

张苞气息一沉,与沙摩柯对视一眼,男人之间的浪漫在此沉淀。

两万曹军从许昌城内,纵横而出,磅礴的气势,随着脚步的踏响,震荡开来。

尘烟弥漫,天地之间回响着甲叶的铿锵。

徐质望着前方列阵的汉军,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意。

凭借三四千人,就想阻挡他们无畏的雄师?

唯有粉碎他们、碾压他们,才能彰显曹军的武勇。

“弟兄们!”

“属于我们的荣耀时刻,到来了。”

“找回吾等在穰城丢失的颜面,摧毁敌军!!”

徐质纵马而出,双斧映着寒光,沉甸甸的力量鼓舞着三军。

“喝!”

“喝!”

山奔海立的恢宏气势,陡然在曹军中炸裂。

他们暴起冲锋,宛如一群壮硕的野牛,在交配的季节里恣意冲撞。

轰!轰!

雄浑的碰撞,在两军相接爆开。汉军沉重的盾牌、密实的军阵,抵挡了千钧之力的撞击。

“喔喔!”

张苞带头癫狂地咆哮、呐喊,狰狞的面孔下,藏着摄人的锋刃。

锐意的战刀、长枪从盾牌的缝隙递出,霎时皮开肉绽,锋刃带出一抹殷红。

凄厉的惨叫瞬间被淹没在浩荡的大势之中,杀戮霎时被点燃。

血液宛如燃烧的烈焰,升腾、飘洒而起。

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坚韧的脚步,成为了战场上的绝响。

“战!”

沙摩柯力竭声嘶地狂啸,战斗的血脉在体内觉醒。

在这刹那芳华,他甚至希望白袍军的盾牌不要那么坚固。

嗜血的狂躁,混合杀戮的意志,几乎抑制不住了。

然而。

白袍军依旧巍峨如泰岳,盾阵沉稳地抵在最前。

“汉室之魂,昂扬不灭!”

“想要追击公子,先从吾等的尸体踏过。”

张苞戳死一名曹兵,将他的尸体高高地挑起,重重地甩飞出去,砸倒一片。

前赴后继的曹军踏过,将倒在地上的倒霉鬼踩成肉酱。

汹涌的曹军向两翼蔓延,形成合围之势,乌泱泱一片。

汉军好似战场上的圆圈,在惊涛骇浪的攻势下屹立。

凭借着人数的优势,曹军妥妥地形成了压制。

局势岌岌可危!

曹军军阵中,拥出一员老将,正是神态威严的徐晃。

“我军不能在此耽搁太久,此地的战斗便交给你了。”

“将军放心,魏王的大计要紧!”徐质凝声回答。

于是徐晃分出一支精锐,向白袍军主力追击而去。

张苞似有所感,却被黑压压的敌军围困,根本动弹不得。

“公子。”

“您一定要迎回天子!”

张苞虎目圆睁,昂扬的战意无边地蔓延。

“弟兄们,坚持住!”

“汉中王不会放弃我们,援军一定会来的。”

“就让吾等酣畅淋漓地痛杀一场,男子汉大丈夫当为国效力。”

张苞鼓舞着人心,每个人的信念都交织到一起。

“汉室四百年的国祚,绝对不会在我们这一代灭亡!”

“汉室,将在我们的热血中延续下去。”

喔喔——

军阵中爆出虎啸,浩荡的煞气席卷整个战场。

曹军爆起一次又一次地冲锋,无数鲜活的生命轰然倒下。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士气,似有崩塌的迹象。

这是一支败军!

距离穰城之战,还不足五天。勉强恢复起来的士气,在一鼓作气的冲锋下,消磨下去。

徐质明显地感受到了士卒冲劲的不足,但此刻已经没有重整旗鼓的时间了。

“擂鼓!助威!”

咚咚。

咚咚。

通天的鼓声,在曹军胸腔里回荡。

他们的步伐再次坚定起来,踏着振奋的鼓声,一往无前。

白袍军的后方逐渐紊乱,乱战爆发。

沙摩柯挥舞着铁蒺藜骨朵,威风抖擞。

“看我的铁蒺藜骨朵,守护四方!”

锋芒震荡,血线模糊了视野。

沙摩柯以蛮王雄浑之勇,力破千军,杀得曹军胆寒。

无数的生命在金属的冰冷锋刃收割下,逐渐消散。

尸骸遍野,唯有战斗的意志,拔地参天。

天下分合的大势,在一次次战斗中凝聚。

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

寻一盟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