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可以情深

第26章 一袋礼品

话说陈若峰和校长上了车,司机小王问道:“老大,咱们去哪儿?”校长答道:“去那什么......哦,顺道把陈老师送到昊丰总部,绕下道吧。”

驱车上路,校长一边发着微信,一边说道:“若峰啊,一会儿我跟你一起进去吧,我和那个张昊丰有些老关系在,不见个面不好,之后你听点我的话音,咱俩应该统一口径。”

陈若峰答道:“放心吧校长,我肯定想着您的难处。”

校长说道:“那就最好啦!”说着继续发着微信。

一时无话,陈若峰心里琢磨“这一次见面,校长应该是想把自己从这僵局里摘出去......”。

但是作为一校之长用得着这样吗?

完全可以动用行政权力随便找一个理由把自己的班主任职务撤掉或重新调整班级学生配置。

为什么这么看重自己的意见呢?

一时间陈若峰心里也画起了葫芦......

一会儿时间,来到昊丰集团总部,陈若峰透过车窗细细望去,确实一片奢华气派:

品字形的三栋高层,中间一栋顶层横着鎏金大字“昊丰集团”,整个庭院花团锦簇、绿植满地,门立石狮,柱刻飞龙,大理台阶,喷泉假山......

气派,富丽,庄重,古雅。

由此可见昊丰集团的财力和物力有多雄厚!

陈若峰心头不禁一紧。

来到主楼阶前停车位下了车,校长走在前,一个工作人员迎出来,和校长低声说了几句,校长笑着点点头,回头向陈若峰摆摆手,陈若峰会意,二人随着工作人员进入大楼。

进入电梯,校长笑着和陈若峰说道:“若峰啊,他们董事长正在陪外宾洽谈项目,抽不出时间,现在由他的侄女,亲侄女啊,来接待咱们,现在也是集团副总裁了吧?”说着校长把目光转到工作人员身上。

工作人员说道:“嗯,张副总两年前留学回来就是了,现在是第一副总裁,呵呵。”

陈若峰没搭话,只是笑了笑,心想这剧本怎么又换了情节?

暂且看他接下来如何“谋篇布局”吧。

电梯停住,三人走出,一间超大景观平台呈现在眼前,各种绿植盆景摆设各处,淡雅的清香四处弥散、扑面而来。

跟随工作人员绕过游廊,来到一处对开房门,门上牌匾写着:综合办公中心。

工作人员按下门口的可视门铃按钮,显示屏窗口里出现一位女士面容,工作人员说道:“张总,客人到了。”

窗口里女士点点头,工作人员输入门铃密码,门缓缓打开。

工作人员做出请的手势,说道:“请进”,然后退后站在了门外。

校长在前,陈若峰在后,进入房间。

......

宽敞的办公间里一面墙上布满监视显示屏,对面正中心一张超大办公桌后一位年轻女士正起身迎过来,一边说道:“秦叔好久不见!这忙的,都没说下楼去接您!”

校长忙道:“接啥接,都不是外人,嚯!这大侄女,这发展的,啊,这是要接你三叔班吧!哈哈。”

女士说道:“唉,都是瞎忙,也就帮着三叔打理一些杂事,秦叔最近看着还是那样气色饱满哈!”

说着话,让了座,女士从招待桌下拿出茶杯沏茶,一边和校长说些叙旧的话。

校长哈哈笑着搭着话,陈若峰趁隙打量了一下这个所谓的张昊丰的亲侄女:

精致梳理的短发,白皙的脸庞上一双时笑时不笑的眼睛,不戴首饰,着装简练,身材匀称,说话精道有序,言词恰到好处......干练精明的气质里又带着温婉,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和校长说了一会儿话,女士笑道:“秦叔要是有事先忙着呢,我和老师聊一下瑞泽那个事,可把三叔难住了......”

校长会意的笑了笑说道:“那也好,你们年轻人沟通起来也方便,那我就先去局里办事啦!”说着眨眨眼看了陈若峰一眼。

陈若峰也会意的笑了一下。

校长转身离开,女士送至门外,双方说些告别客套话。

转身走回,女士看了陈若峰一眼,紧忙说道:“老师,你好,我也真是的,光顾着和秦叔说话了,初次见面竟然在这办公场所,有失礼节了。”

陈若峰说道:“你好,没什么的,办公场所正合适,我想我们都是带着问题来解决问题的。”

女士笑了笑,刚要说话,突然办公桌上电话响起,女士抬头说道:“老师,抱歉,稍等,我处理一下工作,有点急!”

说着没等陈若峰回话,女士就坐到办公椅上,接起电话,拿起图表,好像在核对数据。

陈若峰等了一会儿,心里又开始惦记学生,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想着一会儿尽量长话短说,尽快和对方亮明底牌、表明态度,免的再拖延时间。

女士忙完,放下电话,似乎也看出陈若峰有些焦急,于是赶紧回身说道:“老师,看起来你好像也挺忙的,那我们就尽量长话短说吧,就是我三叔家我那个小侄子调班的事情......”

陈若峰说道:“好的!我也正为此事而来。”

女士说道:“说了半天话,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刚一忙也忘了让秦叔介绍一下。”

陈若峰说道:“嗯,陈若峰,语文教师兼班主任。”

女士道:“张晓茹,职位就不介绍了,呵呵。”说着看了陈若峰一眼。

张晓茹接着说道:“那咱们就说重点吧,嗯,怎么说呢,其实靠我家的关系,或者说靠我三叔和你们秦校长的私人关系,这个调班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我三叔一直不想难为你,或者说换成别的老师也是这样,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陈若峰低声说道:“确实,我也挺疑惑的?”

张晓茹叹了一口气,说道:“说来话长,其实我父母也是老师,我三叔早前也是老师,在乡下一所小学工作,和你们秦校长当时是同事,后来和校长发生了一些矛盾,他一气之下辞了工作,出来创业,到今天创下这些产业......”

顿了顿,张晓茹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家人都特别尊重老师,尤其我三叔,对老师有着特殊感情,对教育特别关心,像你们学校还一直拖欠着我们的工程款......”

陈若峰点点头,心里不免有些慨叹,但又转念画起弧来,这是不是打的情感牌呢?

之前信里的银行卡又说明什么呢?和张昊丰这样的人设似乎有些不太搭,难道真是他下属私做主张吗?

正在陈若峰思考之时,张晓茹接着说道:“但是我三叔家还就那么一个独苗的孙子,就是张瑞泽,这孩子从小就依性儿惯得不行,什么事都顺着,现在就是想调到你班,这都折腾两天了,我三叔也是没办法了,希望陈老师能给我们这个面子!”

陈若峰皱眉想了一下,说道:“怎么说呢,这件事本质上并不是我给不给面子的问题,而是张瑞泽的中考成绩确实不合适进入我班,我班是年级重点实验班,全市排名前五十才能进来,他和这些成绩好的学生在一起,时间长了会产生自卑心理......”

张晓茹打断道:“陈老师等一下!嗯,怎么说呢,你话虽在理,但是你觉得我们这样的家庭还在乎学习成绩吗?其实我多少也了解一点,好像就是因为你班一个女生......据说长得非常好看,我那侄子可能是动了点心思......”

陈若峰听到这话,知道张昊丰和张晓茹已经知道了事情原委,但是仍然顺着张瑞泽的想法争取调班,一方面确实是惯孩子,一方面是不是有些霸道的意味呢!

于是说道:“既然这样,看来你们家里也是知道了张瑞泽调班的目的,这是早恋倾向,本身学校是反对的,其次人家女生什么想法也不确定,而且这个女生成绩很好,将来非常有希望考取重点大学,张瑞泽对她是否有干扰?会不会影响她学习?这些你们考虑过吗?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

张晓茹低了一下眉头,说道:“嗯,听你这样说,感觉确实有点......嗯,但是也真是没办法了,这孩子闹的三叔整天心神不宁的,说实话,要不是出于对老师的尊重,逼上梁山我们也是可以硬着来的!也许就不会有我们之间这样的对话了,陈老师,你觉得呢?”

陈若峰听到张晓茹这话软中带硬,愈发带着霸道的气息,心里不免腾起火来!

于是正声说道:“硬着来还是软着来是你们的选择,当然我也有我的选择!我是坚决不会同意接收张瑞泽进入我的班级!”

张晓茹似乎也有些急了,重声道:“想知道陈老师横这一杠到底出于什么原因?”

陈若峰嘴角闭合一下神情严肃的说道:“没什么,职业本能!”

一时双方无语,气氛凝重起来。

突然张晓茹低声笑了笑,说道:“陈老师,敬酒和罚酒是有不同喝法的,你认为胳膊能拧过大腿吗?或者说,这一局里,你敢保证你能胜出吗?你也看出来了,连你们校长都要抽身自保!”

陈若峰也浅笑一下,说道:“何必说的这么严重,分什么胜输!你们即使胜了,也不过是胜在了金钱和权势上;我即使输了,但我的人格并没有败下阵来!”

张晓茹听了这话,突然眉目震了一下,气息有些粗重起来,近乎半喊道:“这又何必呢!你可真得做好衡量,我看咱俩年龄差不多,难道不为自己的前途想想吗!”

陈若峰依旧笑道:“我和校长已经说过了押上职业前途的话,我只是为我的学生着想,我的学生就是我职业的最大前途!”

张晓茹听了这话,叹了口气,说道:“你还真是一杠到底,不过和我三叔性格倒有些像,你们现在的老师都是这样吗?不都是吧!金钱和权势难道你们不想得到?”

陈若峰说道:“别人啥样不太清楚,但是我有我从业的原则!”

张晓茹看了陈若峰一眼,看到他满脸严肃的神情,反倒笑了笑,问道:“你是教语文的吧?”

陈若峰答道:“是的,刚才说过了。”

张晓茹笑道:“就是了,典型的文人性格,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经济社会!还不学会变通?”

陈若峰也笑了笑,答道:“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而已!”

张晓茹继续笑道:“说你文人,这还说上文言了!对了,你多大了?”

陈若峰说道:“怎么问这个?”

张晓茹笑道:“好奇!”

陈若峰说道:“二十六,刚送走一届毕业生。”

张晓茹说道:“比我小一岁,那你毕业工作就当上班主任了?”

......

说到这,陈若峰觉得话题有些偏离,于是说道:“我们还是说说张瑞泽吧!”

张晓茹晃了一下神情,说道:“嗯,好的,这怎么把关键话题还聊丢了,话说到这,咱俩也算同龄人,可以交个朋友吗,怎么样,给个面子吧!”

陈若峰说道:“交朋友很高兴,但是张瑞泽调班的事还是得另说!”

张晓茹又低头笑了笑,脸颊似乎闪过一道狡黠,说道:“呵呵,你和我三叔的性格真是挺像,他也是教语文出身,又酸又犟!不过男人嘛,有点个性还是好的!”

说着,伸手从桌下拿出一个礼品袋。

把礼品袋摆在桌上,往陈若峰方向推了推,张晓茹接着说道:“初次见面,还有事相求,虽然之前有些话语上的争论,但是一不小心还成了朋友,真是不打不相交!嗯,这点薄礼也算是我们家的一点意思,不多,十个单位,如果你要觉得不满意,可以追加......”

陈若峰看了看礼品袋。

心想之前是两万的银行卡,这次在数量上又加大了筹码,还真是财大气粗。

于是说道:“在这样一个权势可以换取利益的世道,我连权势都不妥协,你认为我能在利益面前伸出手吗?和几个单位又有多大关系呢!”说完笑了笑。

听到陈若峰这样说,张晓茹突然眉目一展!心里好像被什么震到一样,对于一个刚工作没几年的穷老师来说,这样的数目大概都会动心,可眼前这位怎么会如此固执?真可称得上是“另类人物”......

于是她开始仔细打量身前这位近乎同龄的老师、朋友、相求的人,或者让她突然有了一种钦佩感的男人:

眉目稳重,面带正气,身材高大,气质脱俗,话语不凡,声音宏阔......

突然间她心里好似闯进来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不知何来,莫名其妙,说不清楚。

张晓茹不自觉间眉眼直细起来,喃喃道:“钦佩,钦佩啊!”

陈若峰打断道:“一介书生,谈何钦佩?!”

张晓茹一时陷入了沉思,突然开口道:“今天的事先不谈了,以后有时间再沟通,既然成为朋友了,能加个微信吗?”

......

陈若峰本来想和张昊丰见一面把调班的事说清了断,没想到却见了他的侄女——张晓茹,虽说也能代表张昊丰的意思,但总觉得还差着一层。

于是说道:“也好,反正你们也知道了我的态度,以后,我也会坚持我的原则!”

张晓茹点点头,直说道:“那就再说,再说......”

陈若峰起身要离开,一边说道:“那就再见,我那面学生还在军训......”

张晓茹急忙喊道:“别急着走啊,微信还没加上呢!”

陈若峰说道:“这......”

悠幽谷

作家的话
陆续更文,陆续修改......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