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武侠游戏世界的玩家

第20章 失宠

“名气果然很大。”冯疆一问就问到了。

狂刀门是敦煌郡正道第一势力,地位不凡,这里没有人不知道的。

驻地在城中最为中心地带的一处大宅院,周边住着都是敦煌县有头有脸的人物,非富即贵。

还真有点巧,冯疆已经打听清楚了,眼下负责这里事务的正是郑千志。

“看来郑千志失宠了。”

在城中,郑千志是有实权,看似风光无限,可明眼人都知道他和狂刀门中重要的职位无缘了,更别提门主之位了。

本来以他的武学天分,将来未必没机会和同辈师兄弟争夺门主之位。

他算是被踢出了狂刀门这代弟子的核心圈了,尤其是一些高深武学他是无法触及了。

在城中再有权,也不过是一个负责收发消息的头子罢了。

有关赛潘安一事,冯疆也了解了一下,敦煌郡不少人对此还是心存怀疑的。

当年自己才十五岁,而且还是飞剑门这样一个小门派的弟子,有何本事能够犯下那么大的事,更能够从好些高手手中逃脱。

因此,郑千志的嫌疑还是很大的。

狂刀门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再加上郑千志已经不是完整的男人,放弃他也是理所当然了。

难道还要培养他,让他这个太监登上狂刀门门主之位?

这样的事岂不是扯淡?

说来说去,还是没了师父,失去了靠山。

否则郑千志不至于被直接踢出狂刀峰。

“唉,可惜啊,两百年的老字号就这么垮了。”

“刘家商号坚持了一年已经是不容易了,几年前的福源酒楼,一个月就……”

“嘘,小声些~~”

“怕什么,我刚才还听城中的江湖中人谈起,银枪帮要倒霉了……”

冯疆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对面的‘刘家皮货行’。

几个伙计模样的将牌匾卸下来了,另外一块新的牌匾‘付家皮货行’正往上挂。

看到这一幕,冯疆心中哪还不明白。

这所谓‘付家皮货行’肯定和付明招有关,是银枪帮的产业。

听着周围围观之人窃窃私语,冯疆有了更多的了解。

刘家商号在敦煌城也算是有些历史了,两百多年的商号,在这西部边陲已经是比较少见了。

经营两百多年,刘家商号不敢说是敦煌县最富有的,可也能够排进前十。

他不像其他商号那般激进,冒很大风险去做买卖,成则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亏则血本无归甚至还得搭上性命。

刘家商号能够有两百年的历史就是因为他们脚踏实地,不做风险大的生意。

直到一年前,刘福林得到了一份地图。

付明招谋图害命,之后更是让银枪帮针对,打压刘家商号。

刘家商号原本和银枪帮的关系还算不错,随着银枪帮的翻脸,刘家商号根本找不到什么江湖门派帮忙。

这一年间,刘家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刘福林这个大掌柜身死,只留下妻子和一个十岁的女儿,他的那些兄弟叔伯可不是善茬。

所谓吃绝户,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家中留下的只是孤女寡母的,岂能不受欺负?

前不久,刘福林的妻子重病不治去世了,眼下就剩下一个女儿又如何保得住这份家业?

分的分,卖的卖,刘家商号被刘福林的那些兄弟叔伯,甚至一些表亲侵占拆分干净。

当然,银枪帮显然是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冯疆心中只能暗暗叹息,这种悲剧大概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就算是所谓的大侠也救不过来,更何况是自己了。

不过这银枪帮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多半会是惨淡收场。

身为正道,暗中干得那些勾当简直不忍直视。

善恶终有报。

摇了摇头,冯疆继续朝着狂刀门驻地方向过去。

……

看着对面狂刀门门口弟子进进出出,冯疆心中想着等天黑了再摸进去。

如果有机会,直接结果了郑千志。

“客官,这是您的干果蜜饯。”

小二的话让冯疆回过了神。

他现在坐在狂刀门驻地对面的一家茶馆中。

城中的茶馆可不同于城外那家草棚茶铺了,布置古朴典雅。

这里有专门弹琴唱曲的女子,也有说书的先生,有大堂,也有雅座。

一壶茶再加一碟干果蜜饯要五钱,也就是五百文。

物价贵啊,冯疆心中感慨,自己还是坐在大堂中,那雅座就更贵了。

付了茶钱,他身上就只剩六两银子了。

过来的路上,冯疆看到了一家兵器铺,就让他们给自己的龙牙定做一把刀鞘,讨价还价之后,十两,付了五两定金,明日正午时分取刀鞘再付剩下的五两。

也就是说,冯疆现在全部身家就剩下一两银子了。

怎么说都是上古邪刃,刀鞘总不能太差,十两是他的极限了。

等到自己将来挖了宝,发了财,再给三把邪刃都定做一个更好的刀鞘,百两千两的刀鞘都不是事。

眼下十两的刀鞘将就一下。

银子不够,冯疆不怕,他心中早有主意。

晚上就去对面找狂刀门的人借点银子花花。

……

“这位公子,咱们飘香院新来了好几位西域绝色,要不要进来坐坐~~”

冯疆急忙避开了揽客的老鸨。

喝完茶后,夜色也暗下来了。

他在周围稍稍逛了一下,准备再等一会儿就去探探狂刀门的驻地。

没想到这一转,竟然来到了青楼一条街,这里起码不下五家青楼聚集在一起,人气十足。

大红灯笼高高挂,街上人头攒动。

有少爷纨绔后边跟着一些小厮,也有一些中年男子身旁跟着好些护卫,更有一些头发斑白的六七十老头,坐着轿子过来了,真是人老心不老。

生意红火啊。

其中有不少是外地做买卖的商客,他们远离家乡,逛青楼也不怕被家里的婆娘知晓,再加上有银子在手,就变得有些肆无忌惮了。

“我可是得到《邪道经》的男人,能看得上这些?”冯疆摆脱老鸨之后心中暗道。

不过他的双眼还是直往青楼大堂瞄。

里面有一些姑娘,冯疆暗暗点头,模样还行,果然有一些西域女子。

不管前世还是这世,他都是好青年,可不曾去这乱七八糟的红灯区,心中难免有些好奇。

“速度真够快的。”冯疆回到了狂刀门驻地附近。

他已经听到不少江湖中人在议论银枪帮有北庭藏宝图一事,其实他进城没多久就有听闻,只不过现在差不多城中传遍了。

很多事就是以讹传讹,原本是沈悠蝶那么一说,到现在传开之后,变成了有好几位大门派的前辈确认银枪帮从刘家商号夺取了藏宝图,说的有板有眼,听了不信都不行。

不管是什么样的版本,总之都是不利银枪帮。

冯疆替银枪帮感到悲哀,谁让他们招惹了沈悠蝶呢?

白马出淤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