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第7话 祖孙三代齐上山

祈老头家在村里属于比较居中的位置,祈家村有四百来户,是附近数一数二的大村,农村地不值钱,家家户户房子建的如何另说,占地都不小。

因此,祈老头抱着祈宝儿去山上,这一路要经过不少人家走不少路,也让祈宝儿再次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在村里是多么的受宠。

一路都是打招呼的人,关键是喊祈老头不是喊祈康安的爹,也不是喊祈康泰这个算是现在祈家最出息的读书人的爹,而是喊‘宝儿她爷’。

但凡是路过的人手里有吃食的,都会往宝儿身上塞,硬塞那种,塞完就跑,父子三人拦都拦不住。

等出了村子,田老太特意给祈宝儿缝的两个小兜兜已经被各种小吃食装得满满的,祈老头口袋还帮她装了不少,后面祈康安和祈康泰手里也各被塞了好几块饼子。

祈康安手里的杂粮饼,还是村里杨老婆子硬塞的,回头瞅了眼杨老婆子迈着小脚跑远的背影,他很是为难的蹭到祈老头身边。

“爹,这可咋办?”

杨老婆子在村里比较特殊,和他们家还算远亲,嫁的是祈老头勉强能叫得上是叔的祈大山家的长子祈狗儿。

当年祈狗儿被征兵出去后就再没有回来,走时杨老婆子才刚怀孕两个月。

祈大山媳妇祈杨氏是个不着调的,本就苛责儿媳,得知儿子战死后更是没把杨老婆子当人看,甚至过分的在杨老婆子刚生下儿子后要把杨老婆子给卖到镇里一员外家当小妾。

后来是老族长出面,做主让祈大山把长房分家出去。

可祈杨氏却是什么都不愿给,还是村里看杨老婆子孤儿寡母的可怜,大家一起帮忙,给杨老婆子在村尾盖了间毛草屋。

现在二三十年过去了,杨老婆子也养大了儿子娶了儿媳,连孙子孙女都有了,但家中依旧实在是贫寒。

当初被分出来就跟净身出户一样什么都没,后来杨老婆子自己卖些绣品才能勉强过活,就这样了祈杨氏还三天两头的上门打秋风。

一个孝字压在那,祈杨氏又贼能活,现今还好好着呢,是村里数一数二的长寿老人,这不她能活就苦了杨老婆子一家,家里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紧巴巴。

别看祈康安手里只是野菜掺着点玉米面的杂粮饼,在杨老婆子家这样的吃食可都是顶顶精贵的东西。

祈老头无声的叹息了声,“收着吧,晚上叫你0媳妇送几个膜过去。”

“哎。”

祈康安听到这话便将饼收回口袋,然后伸手就要去抱祈宝儿,“爹你累了吧,还是我来抱吧。”

祈老头立马侧身躲开,一脚顺势踹了过去,“累屁,宝儿这么轻我怎么会累?你是嫌我老了是不是?”

“儿子哪敢啊爹。”祈康安疼得龇牙咧嘴的,这一脚他骨头都快断了,还老?

出了村子不远拐个弯就是大雁山的山脚,大雁山不是一座山,而是连绵好几座山相连成一只巨大如展翅高飞的大雁,大雁山之名由此而来。

乡里的山没几座有名字的,整个佩丰县也就他们祈家村的大雁山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儿。

祈康安一上山就窜得快没了影,祈老头抱着祈宝儿不好追他,只能在后面大声吼着交待:“别进内围,就外面转转,要是没有就算了。”

“哎,爹放心。”只这片刻祈康安已经没了影,只远远的一道回应声传来。

祈康泰虽没五谷不分,但体力上着实要差祈康安太多,他也不逞强,只在离着祈老头不远的地方寻些野菜。

祈宝儿嘬着不知是谁给的方糖左右看了看后就没了兴致,祈老头不往里走,所在的地方都是村里小孩时常光顾过的地方,那是快连地皮都被秃噜了一层。

虽然如此,还是被她无意间看到了好东西。

“四叔,四叔,那儿,那个开着小花花的。”

“这吗?”

祈康泰指着周围唯一有开着紫色小花的杂草,他还以为是侄女看到花喜欢呢,就准备去将花摘下来给侄女玩。

“四叔,那是半枝莲,可以治病的,也可以卖钱。”

能换钱?

祈老头和祈康泰看着地上的半枝莲顿时都有种丢了几千两的痛心,这杂草虽然不算是很多,但也经常能看到,有时田埂边就有,往常他们都是将它当成杂草拔了就给丢喽。

“半枝莲可以清热解毒,化瘀利尿,还有抗氧化的作用,很多药方都会用到它。”

在现代,半枝莲可是抗癌圣品,许多的抗癌药物中都会用到它。

什么抗氧化他们不懂,至于利尿这个肯定是父子俩都听错了,就清热解毒和许多药方会用到他们是听得真真的。

父子俩对视了眼,双方的眼中皆是欣喜。

他们村倒是有大夫,可这识草药啊,村里也就高大夫一家子自己认识。他们也不好说高大夫为何不教村里人,谁有个技艺,不都是只传自家人的。

无可厚非。

不过对于现在的祈家父子来说,没什么人认识草药也有好处,就说宝儿说的半支莲,田里山里多了去了。

就这跟个野草般的都是草药,其它呢?

祈康泰也不找野菜了,小心翼翼的拔了半枝莲后就紧紧跟在祈老头身后,祈老头就抱着宝儿随处走着。

还别说,山上不被识货的草药还真不少,没会儿祈宝儿又看到一丛的当归,离着当归丛不远的地方还有一片的黑枸杞丛。

不过季节原因,现在的当归还都只是苗,黑枸杞树才祈康泰的手臂高。

“爷爷,把它们挖回去我们种起来,这两种药都老贵了。”

祈宝儿可知道因为这里的草药认识的人不多,所以哪怕是她认识的再普通的草药在这儿都很精贵,这也是为何平常老百姓病不起的原因,药太贵吃不起。

“好,好。”祈老头赶紧稳住在他怀中兴奋得乱扭的祈宝儿,“可别再动了,要不爷抱不住你了。”

“乖啊,爷爷让你四叔先回家,叫上0你三叔和你0娘他们一起都来挖。”

凕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