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老婆想做女帝怎么办

第161章 信任

至少在薛绍看来,武媚娘是温暖的,对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

或许是历史也是由人书写的,当武周结束,历代的唐皇和史官难免刻意丑化和污蔑。而野史则只会将其描述的更加不堪。而唐朝结束,由后来人编写的史书更是如此。

毕竟原本历史,华夏只有一位女帝,史书要能做到公正不偏颇,其实很难,毕竟那是一个男权时代,一个女人做皇帝,本身就是让士大夫很不耻的行为。至于野史,看看图个乐就好。

他有心帮太平,为太平做武媚娘第二提前布局,那李贤绝对是一个着重要争取的对象。

有他在,以后会有许多作用,一个活着的潞王,其作用如何去想,也不为过。至于死去的,大概也就只能得到他兄弟一个章怀太子的追封了,最多就是墓修的气派一些,陪葬品多一些,规格高一些罢了,以显示兄弟情深。

看,我们的陛下还是很有血脉亲情的,那么厚葬自己的兄长。

他的血统出身,只要争取到他的支持,以后太平的路会好走许多,遇到的压力也会少许多。

而此时,无疑是争取这位嫡亲皇子最好的时机,没有比在他落难时帮他更能获得他信任和支持的方式了。锦上添花赢不来友谊,雪中送炭才是最好的选择。

凭心而论,薛绍也确实想帮李贤,毕竟自己小时候,可就这位表哥最护着自己,李弘虽然人也好,毕竟薛绍小的时候,他是太子,有许多事情要忙,而且李弘也实在走的太早了一些。倒是真没李贤和他亲近,武媚娘四个儿子中,真要只论亲疏,还是这位和自己最亲近。

于公于私,薛绍自然都要帮着李贤,让叶千梅在他面前坦露和自己的关系,也是薛绍为争取李贤做的一个决定。

一来能让叶千梅在巴州更好的守护着李贤,不会让他有所戒备。二来也再次拉近自己和这位表哥的关系,两人的关系,此时是再近也不为过。

长安那些人看到,只会觉得薛绍还讲义气。至于武媚娘,还是那句话,李贤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问了李贤,薛绍又和叶千梅说了一些蜀中的生意,大致了解了叶千梅此时掌握的蜀中资源,都是一些大致了解,具体薛绍也不多问,对叶千梅,薛绍可是极信任的。

有些话真说多了,说啰嗦了,倒显得薛绍处处防着她了。

对叶千梅,薛绍可以完全放开,这个女人,可以说是薛绍此时最信任的人之一。人总要信几个人,若是连一个人都信不过,那做人做的也太过失败,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的女人。

两人说了几句,就不再说话,外面暮色渐起,薛绍起身,看了看叶千梅,最终只是无奈笑了笑。

“我还要去看看太平她们,我…”

“什么也不用说,千梅知道你心里有我就好。”

为薛绍穿好衣服,看着薛绍离开房间,叶千梅看了看自己身上,此时留着许多他贪婪的痕迹,她莞尔一笑,用一旁准备的白绢擦去了最明显几处痕迹。

此时自己也穿了一身男儿装束,叶千梅也离开了这里,这庄子上她也有许多事情要忙。为他,这两年多,叶千梅一直是忙碌的。

她其实并不知道薛绍在蜀中如此经营是为了什么,不过她知道,她要帮薛绍,为他,任劳任怨,在所不惜。

薛绍跑了太平住处,在巴州的第一顿饭,如何也要陪着自己未来的老婆一起吃。

席间饭食,倒是庄里特意精心准备,叶千梅也早就得了许多薛绍给她的烹饪之法,比如猪油炒菜,如何猪肉鱼肉去腥之类。

这顿饭众人吃的很是舒服,一路劳累奔波,有了安稳住处,又是一顿精致饭菜,心中满足感都油然而生。

饭后,暮色已经浓郁,六月的晚风吹拂着白日积攒的些许燥热,因为巴州地处巴蜀边缘,这里到处都是山地,六月天却也不如何炎热。

拉着太平,在庄内随意转了一圈,算是大致了解了这处庄园,薛绍就送了她回去。

至于晚上陪未来老婆,这个项目还是婚后再想,那个蜀道中的雨夜,他倒是陪了一晚,差点没被活生生憋死,甚至憋到最后,差些对太平提了一些非分要求。

当然,薛绍当时还没有失去理智,虽然知道他无论提什么要求,这位表妹都会为自己去做,而且不带犹豫。

不过这是自己正妻,而且是陪着自己长大的青梅竹马,让她去做一些事,薛绍真舍不得。

现在,对于晚上陪太平,薛绍基本是有心理阴影的,奶奶滴,晚上身边睡着一个绝色倾城,不能真碰,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而且这个绝色倾城还特么那么主动,主动的只要你勾勾手,她身上衣服就去了。看似多么美好的事情,偏偏让薛绍很是无奈。

至于晚上陪程莹,薛绍一想到清河姨娘,本来的一峰独秀也要顷刻坍塌。

自己那位清河姨娘,标准一个皇家悍妇,知道自己婚前碰程莹,唐刀就是她最好的选择。千万不能让这位姨娘知道自己心里给她打了一个悍妇的标签。

薛绍此时就在庄内的花园这里,随意的扶着栏杆,看着远处一些人在喂马忙碌,暮色完全淹没下来,巴州的第一个夜晚,悄然来临。

身后有脚步声,薛绍不用回头,也知道这脚步声是谁发出的,脚步声不大,却很急,尤其越靠进自己,那脚步越是落的急促。

甚至当来人站了薛绍身后,薛绍能感觉到她已经急促的心跳。

“嫂嫂!”

身后的萧夫人已经走了薛绍身畔,和他紧挨在一处,顺着薛绍的目光,看着远处几个庄丁为马厩的战马喂着夜草。

“你喜欢看人喂马?”

“在西域时,我一般自己喂自己的战马,回了长安,倒是不怎么喂了。嫂嫂有听过一句话,马无野草不肥?”

“听过,还是你以前说的。”

薛绍莞尔,他无意说的话有些太多了,以至于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后世带来的一些小细节习惯,到底不是那么好改变的。

染血的剑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