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大院仨半女人

第77章

这天晚上,侯文武带着杨翠枝到从家大院串亲戚。

一进门,杨翠枝就钻进厨房,屋里屋外地忙活。

包逸仙一再让她到客厅里歇着去,她就是不肯。

“盎,让她帮点忙吧,她闲不住。”侯张氏一旁乐呵呵地说。

从四皇上和侯文武在客厅里唠嗑,谈到侯明理的情况,俩人不免长吁短叹。

从素花带着从素妙跑进跑出,跟着新媳妇看个没完。

菜上齐了,大家都互相让着上炕。

从四皇上坐在主位,盘腿坐下。

侯张氏坐在客位,也想盘腿坐下,可肚子太大,有点费劲。

包逸仙就找了个小杌札子(马扎子,小矮凳)递给她,让她坐在上面。

侯文武和杨翠枝偏腿坐在炕边。

从素花和从素妙随包逸仙坐在一边。

包逸仙给大家满上一盅酒,冲着杨翠枝和侯张氏说:“盎,今儿个我张罗这个场,就是和侄媳妇见个面,认个亲。我这做婶婆婆的,尽一下心意。来,先干一盅。”

从四皇上端起酒盅,朝侯文武比划了一下,侯文武见了,也端了起来。

大家喝了一盅,包逸仙给杨翠枝夹菜:“盎,侄媳妇,别见外呀,叨菜吃呀!”

“盎,小嫂子,你别忙活了,太客气了。”侯张氏吃了点菜,也张罗着喝第二盅,“真的很感谢孝儒大哥和小嫂子,这么看得上我家的媳妇。往后呀,我家媳妇要好好孝敬你俩呀。”

一阵寒暄过后,饭桌上的话题又回到了侯明理的身上。

现在他到哪里了,在哪儿耽搁了,引起了大家猜测。

从四皇上说:“盎,我就幺么着,这快俩月了,要是按脚程算呀,咋的也该到锥子山了吧。”

“那,那我明个儿到锥子山去一趟吧,打听一下我爸爸的下落。”侯文武说。

“唵?你没咋出过那么远的门,还是别去了吧。”侯张氏想新媳妇在家,侯文武还是少出门的好,“多陪陪你媳妇吧。”

杨翠枝脸“腾——”一下红了,说:“盎,妈,我没事。让文武去吧,他也该为家里多担点事儿了。”

从四皇上一听,感觉有道理,说:“男人嘛,应该多出去走走。让文武去趟锥子山,迎迎明理,感觉也行。要是不放心的话,让明顺跟着去一趟吧。”

“盎,也是呀,还有明顺呢。”包逸仙说,“把他给忘了,让他帮忙去一趟锥子山,带带文武。”

在这饭桌上,大家做了个决定,第二天让侯文武和侯明顺到锥子山找侯明理去。

第二天天刚拔哨子,侯文武就起了床,来到顺溜猴的草房前把他叫醒。

顺溜猴答应着起床,回了他一声:“盎,你先回去套车,准备好草料,我这就过去。”

侯文武回到侯家大院,给马添上草料,把车推出来。

这时顺溜猴也过来了,也不搭话,一起帮侯文武往草包里装草料。

天大亮的时候,杨翠枝出门,见到顺溜猴,点了一下头说:“盎,二叔来了,今儿个辛苦你了呀。”

顺溜猴抬眼看一下杨翠枝,回了一句:“盎,来了,来了。没事,不辛苦,自家人,那么客套嘎哈。”

杨翠枝嗯了一声,回头对侯文武说:“盎,文武,饭做好了,招呼二叔吃饭吧。”

顺溜猴和侯文武一边吃饭,一边商量去锥子山该怎么走,要防备点啥。

“盎,文虎上次从胡子手里抢的那枪,还在吧?应该把它带上。”顺溜猴扒拉一口饭说。

“盎,早被缴上去了!”侯文武说,“上次猍歹嚎堵着大门口要,说不交要罚钱的。”

“唉——这猍歹嚎也真是的。”顺溜猴叨口菜说,“去锥子山要过仓子坝梁,那地方闹胡子。没个家伙心里不踏实呀。”

“盎,各家注意了呀,注意了呀!”大门外突然传来了猍歹嚎的声音,还敲了两下破锣。

“日本太君专家来了,专门从粮捕府来的。这大老远山西的,来到咱大西沟川,开办讲习班,就是为给大家讲一下咋种经济作物!太君说了,一家要派一个管事儿的,到小广场学习种植技术。今儿个要早点,马上到我家门前小广场啊!晚了罚钱!谁家也不能缺人呀,缺人也罚钱的呀。”猍歹嚎喊了一阵,往营子西头去了。

“完了!今儿个去不了锥子山了!”顺溜猴撂下筷子说,“盎,这一家派一个主事的,咱俩都得去呀!”

“盎,我爸没在家,只能我去了!”侯文武说,“那,二叔,咱们明儿个再去锥子山吧。今儿个看看这日本专家要讲点啥?”

顺溜猴撂下筷子下地,侯文武也赶紧撂下筷子下地。

就听“啪”得一声,把大家吓了一跳。

侯张氏和杨翠枝来到门口问:“唵?咋的了?”

原来侯文武下地的时候,衣袖把炕桌上的碗带到地上一个,摔了个稀碎。

“唵?这大早晨的打家什,不吉利呀。”顺溜猴冒出了一句。

侯张氏听了顺溜猴这话心里一紧,杨翠枝赶紧接话说:“盎,没事!没事!碎碎(岁岁)平安!”

说着赶紧找笤帚打扫碎碗碴子。

“唉——看来,今儿个真的不该出门呀。”侯张氏自言自语地说。

在龚家大院门前的小空场上,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

椅子上坐着一个戴眼镜的日本鬼子,这就是来给下地的人讲经济作物种植的日本农业专家土肥原二。

他身边有个翻译官,看样子应该是个中国人。

土肥原二身后站着两个日本宪兵,牵着两条狼狗。

在四人的两边,站着四名护乡队员。

三结巴一会儿到人前维持秩序,一会儿跑到日本鬼子面前点头哈腰:“盎,太,太,太——君,这,这,这——样,可,可,可——以吧?”

顺溜猴和侯文武来到小空场,一看这阵势哪里像是讲课呀,这分明是开大会呀。

俩人随大家蔫不唧(不声不响)地站在一边。

从四皇上、猍歹嚎、赛刁缠和各家佃户的一家之主也都来了,站在桌子前三四丈远的地方。

顺溜猴低声叮嘱侯文武说:“盎,这小鬼子说是讲咋种地,看样子呢,像是开大会,你要鸟悄的(不吱声),别乱说话啊!”

“盎,是,二叔。”侯文武答应着,“你说这种地,还用日本鬼子来讲呀。咱们大西沟川的人,祖祖辈辈种地,哪个不是种地的好手呀!”

“嗨!管他呢。”顺溜猴说,“他们愿意讲啥就讲啥。想听就听听,不想听就迷瞪(歇)一会儿。”

挂印封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