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大院仨半女人

四个大院仨半女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5章

今年的年景不好,地租收上来的多半是瘪籽。

瘪籽多,出来的米就少。

可越是这样的灾年,耗子也多。

粮仓里各种大小的耗子窜来窜去,连猫都懒得抓耗子了。

有一天,包逸仙亲眼看见一个红毛大耗子把猫追得到处躲,丢尽了猫的脸面。

包逸仙是个勤快的女人,也是个会精打细算的女人。

在这样的年头,瘪籽多了,出来的糠也多了。

包逸仙就把从家大院房后的一个空地儿圈了起来,变成了鸡窝,养起了鸡、鸭、鹅啥的。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鸡、鸭、鹅多了,竟然把山里的座山雕招惹来了,一天来一趟,每趟都抱走一只鸡。

见从四皇上回来,包逸仙就抱怨说:“这样下去呀,我养的鸡全都添火了老雕了,给老雕赶账了,剩不下啥了。”

从四皇上看看天,慨叹道:“盎,人家有翅膀,在天上。咱们在地上,也咋着(阻止)不了人家呀!枪都让小日本缴上去了,不让养枪,胡子来了都没招儿呀!”

“盎,咋着不了它?找炮手呀!”这个时候侯张氏从院外进来了,“轰他两炮,就再也不敢来了!”

“唵?枪都缴了,炮手还有炮吗?唉!”从四皇上哀叹一声,进小药房里去了。

侯张氏凑到包逸仙跟前,悄声说:“盎,津生泰打仗的那几个炮手,把鬼子装甲车干翻的那几个,在我娘家石峡避难呢。要是行的话,让矮脚唬去招呼一下,帮你打这老雕!”

“唵?真的呀!他们还有大抬杆吗?”包逸仙偷偷地问。

“盎,有,石峡是小山沟,平日里没啥人去!他们靠大抬杆打猎活着呢。”侯张氏说,“他们和我娘家爹娘家妈处的可好了!我说请他们来,没啥问题的。”

“呃,那打猎能吃饱肚子吗?饥一顿饱一顿的。盎,我看这样。哪天把他们请过来,我就雇他们给看家护院吧。现在这年头,没几个像样的守炮楼子,不行呀,说不定啥时候胡子就过来了!”包逸仙说。

“盎,那感情好呀,他们正好愁没营生干呢。这样咱两家也能相互照应一下。”侯张氏说。

“得把大抬杆藏好,现在日本鬼子看得紧。你没见三结巴的枪都被猍歹嚎给缴了,交给鬼子了吗?”包逸仙说。

“盎,我说的呢。咋就这几天没见他咋咋呼呼的。活该缴上去,这赖歹嚎还干点正经事!”侯张氏说。

“唉!这年头,没了枪,他还咋呼个啥!”包逸仙说。

“就是,看那熊色!长个欠揍的脑袋!”侯张氏说。

这时候的三结巴正在龚家大院的东厢房里生闷气,想起前几天被缴枪的情形,气就不打一处来。

“盎,姐,姐,姐——夫,你,你,你——继续当,当,当,当——你的,甲,甲,甲——长,我,我,我——不正好,做,做,做——治安队长嘛?没,没,没——枪,哪,哪,哪——行啊!”三结巴不想把枪交出去。

“狗屁甲长吧。现在这年头,谁都得罪不起!日本说缴枪,咱就得把枪交上去。明儿个义勇军来借粮食,咱就得给张罗粮食。后天胡子进村,咱还得和胡子周旋。你就消停点吧,别不知头青懒仔肿的(不知轻重),痛快地把枪交上去,算完成任务。”

猍歹嚎说着,从三结巴手中把枪夺走。

“盎,没,没,没——了枪,这,这,这——护乡队,咋,咋,咋——整?”三结巴越着急,越结巴。

“没枪了,这护乡队咋整呀?”三结巴正想着这些,一个护乡队员突然问三结巴,“盎,三哥呀,就靠这扎枪头子,人家也不害怕呀!”

“叫,叫,叫——队长!三,三,三——哥三哥的,是,是,是——他妈你,叫,叫,叫——的呀?”三结巴正在气头上,骂了一句,“八,八,八——嘎!(混蛋)”

“盎,三哥呀,我叫可以吧?”门哐当一声开了,进来一个人。

三结巴定睛一看,是李六子的手下长脖子李。

“三哥在上,长脖子李这厢有礼了!”

“你,你,你——来嘎,嘎,嘎,嘎——哈呀?”

三结巴吓了一跳,故作镇静地看着长脖子李。

“哈哈哈!三哥呀!咱们可是在一个战壕里干过的弟兄呀!”

长脖子李来到桌子前,咕咚咕咚喝了一碗茶水:“咋的,三哥不认我这个兄弟了?”

见三结巴不吱声,长脖子李坐下来,拍拍三结巴肩膀说:“盎,放心,兄弟今儿个来呀,不是砸明火的,是来捎信儿的。”

“盎,谁,谁,谁——的信儿呀?”三结巴瞥了一眼长脖子李,疑惑地问。

“盎,当然是六爷的了!”长脖子李说,“往们六爷想你了,想跟你轧伙(合伙)。兄弟们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就可以勾道关子(合伙出击)了,砸个大窑子(大户)啥的。到时候呀,兄弟们吃香的,喝辣的,大块吃肉,大捆分钱,岂不痛快?”

三结巴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李六子不是好惹的。

但还表现出镇静的样子,说:“盎,谢,谢,谢——谢,六,六,六——爷的,的,的,的——好意。请,请,请——回——个话,我,我,我——三结巴,被,被,被——日本人,相,相,相——中了,要,要,要——是他,愿,愿,愿——意,可,可,可——以,重,重,重——新,加,加,加——入,护乡队!一,一,一,一——起沾,沾,沾,沾——点儿,日,日,日——本人的光,办,办,办——兄弟们,自,自,自——个儿的事!”

“唵?!妈的!小鬼子能靠得住?鬼子来咱这赤勒川想嘎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吧?往们六爷说了,谁从咱嘴里抢食,咱就干死谁!日本人咋了?日本人的窑子,往们照样砸!”长脖子李站起来,一拍桌子。

三结巴见长脖子李拍桌子,也不争辩,只是看着他。

长脖子李拍完桌子,斜楞一眼三结巴,径直出门,开门的时候念道:

“西北连天一块云,

君是君来臣是臣。

大西沟川水滚子(地头蛇),

不知黑云是白云?!”

长脖子李走后,一个护乡队员凑过来说:“盎,队长,我看长脖子李是想拉咱们入伙的,感觉他说的也不赖呀?”

“胡,胡,胡——吣你!你,你,你——快,快,快,快——玩六个去吧!(一边歇着去)”三结巴站起来一拍桌子,“咱,咱,咱——们是,是,是,是——正经人!我,我,我——能带,带——你们,往,往,往——火坑里跳,跳,跳,跳——跳吗?”

“那,那咱们现如今儿咋整?”另一个队员说。

“咋,咋,咋——整?再,再,再——咋整,也,也,也——不能——入伙,当,当,当——胡子!”

挂印封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