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大院仨半女人

四个大院仨半女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从四皇上被一黑一白俩人推了一把,从高处坠落下来,落在地上。

他以为自己死了,突然想到自己的闺女从素花眼睛让人搥瞎了,就急忙站起来。

他稳定一下心神,突然发现,这是之前来过的那座小桥。

小桥上依旧是那小个子男人和瘦骨嶙峋的老太太。

小个子拿着拴水桶的木棍,把水桶探到河里,将水打上来,倒进水缸里。

他不停地从河里往上打水,倒入水缸里,那水缸里的水总装不满。

那个老太太拿个瓢,从缸里舀水,倒进小桌子上的大碗里。

过往的人依旧都端起一碗水,喝了。

只不过以前看见的水是黑的,现在的水不那么黑了,不过也是浑浊的。

他知道那水自己喝不了,就过了小桥,一回头,发现那小桥和人群全不见了。

从四皇上被眼前的情景看呆了,不过头脑清醒了许多,找到了回家的路。

他走呀,走呀,感觉全身都没劲儿了。

在路过一个叫偏坡峪的地方时,看见这个营子里的住户万三强在井沿儿边打水。

那水呀,透明、清凉,让他越发感觉口渴。

从四皇上实在无法忍受这口渴的滋味,就上前说:“盎,大哥,借口水喝吧。”

那万三强看了看,好像不认识他,竟然没搭理他。

侯张氏还没来得及把布袋子送到包逸仙那儿,就匆忙去开门。

门一打开,看见小金钟和三结巴带着乐满贵和李旋风俩护乡队员站在大门口。

“盎,侯,侯,侯——明理,听,听,听——说你,你,你——”三结巴说的让人着急。

小金钟嫌三结巴说话太费劲,就一把把三结巴扒拉一边,一抱拳说:“盎,是明理兄吧。听说你给从四皇上带回来一大笔钱?现在战事紧张呀,大家都积极备战,打东洋,保家乡嘛。希望你能捐点钱呀,支持咱们护乡队抗日打东洋呀!”

侯明理听了一愣,谁把话传出去的?肯定是明顺在牌九场上勒勒出去的。我刚回来,就只见过他,一高兴和他说了句:“发财了,咱们再也不用过穷日子了!”谁知道,他这嘴没把门的,这么快就显摆出去了。

侯明理略一迟疑,但依旧摆出硬气劲儿,提高嗓门怼搡他:“盎,你谁呀,咋见面就要账呀,谁欠你的呀,捐啥钱呀,没有!”

侯张氏赶紧把侯明理扒拉一边,上前说:“盎,队长呀,你看我男人刚从外面逃荒回来,也不懂礼数,你别见怪呀。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哪来的钱呀!他是给从四皇上进药去的,没钱呀。”

“盎,这,这,这——是啥?”侯张氏光顾和小金钟说话,三结巴却抽冷子上来,把侯张氏手里的布袋子抢走了。

侯明理见状赶紧上前抢布袋子:“盎,三结巴,你这是明抢呀。这是名贵药材的药方子,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到手的。你抢去想干啥?!”

两人拉扯着布袋子,乐满贵也上前帮三结巴。

营子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小药房里。

弘道给从四皇上移动一下银针,见他的嘴角干裂,就拿起羹匙,给他饮水。

从家大院大门口。

“盎,老少爷们呀,这还有王法没有呀,咋就大白天的抢劫呀,啥护乡队呀,这不是胡子吗?”侯明理边夺布袋子边喊,拉着布袋子往大门里走。

三结巴扯着布袋子门往外面拽,手碰到了弘道写的符。

侯张氏上前抓住三结巴:“盎,三结巴,你可得小心呀,别碰符呀,碰了你会遭天雷的!”

“唵?!咋的?想造反吗?”小金钟嗷的一声喊了一嗓子,“遭什么天雷?!”

小金钟上前一把把大门上的符撕下来:“盎,不知道我嘎哈的吧?江湖道士的鬼把戏还想骗我!看来呀,还得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铁头功!”说着让李旋风找两块青砖来,双腿叉开,蹲下马步,深吸了一口气,举起一块青砖就向自己的天灵盖上拍去。

众人顿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小金钟的青砖刚举在空中,就听“啪”的一声响,炸开一团蓝烟,青砖碎了。

他吃了一惊,没明白咋回事,就又举起另一块青砖向自己的天灵盖拍去。

手刚到半空,又“啪”的一声响,炸开一团蓝烟,青砖又碎了。

小金钟双手举在空中,呆在哪里。

小药房里。

从四皇上嘴唇动了一下,竟然喝了点水。

“啪啪”两声枪响后,他竟然睁开了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弘道。

心想,这是梦呀,还是现实呀?他突然想到了从素花,就大喊:“盎,素花,素花!你的眼睛咋样了?”

从素花噔噔噔地从外面跑进来:“盎,爸,你醒了?”扑在从四皇上怀里就哭。

“盎,快,快,起来!”从四皇上有气无力地推开从素花,“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从素花乖乖地让从四皇上看眼睛,弘道也过来,给从素花查看了一番,说:“无量观,看来用药很及时呀,现在眼力恢复四五成了,要是再调养一段时间,估计能恢复到原来的七成。”

“唵?!用药及时?”从四皇上不解的问。

“盎,爸,这些天都是包妈妈给我喂药的。”从素花说。

“她给你喂药?”从四皇上很疑惑。

“这方子用的很合药性。”弘道从桌子上拿过一个方子来,从四皇上一看,是那天自己翻出来的方子。

从家大院大门口。

小金钟双手举在半空,手里全是青砖渣子。

周围人一阵骚动,那符真的碰不得呀!?难道真的天雷响了?大家纷纷议论——

“盎,哎呀妈呀,这是干没屁股眼子(缺德)的事太多了,真的遭天雷轰了!”

“唵?!看来鸿钧老祖显圣了!做窝收了这梗儿梗儿(刺头儿,强横)算了!”

“盎,这是缺德到头了,老天爷打雷了!”

……

这时,突然有一队人马冲散了人群,把从家大院包围起来。

当兵的十多步一个人,站在从家大院墙外。

站好岗后,面冲外面,人人端着长枪。

那阵势,把在场的人都吓傻了。

一个短粗的车轴汉子,一身戎装,骑着大马来到从家大院门前。

侯明理一看,认识。

这不是上次来抢从家大院的草上飞吗?

挂印封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