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音袅袅

第7章 苍鹰是个毛(2)

铁鑫站在原地看着两人说笑着走向前。

沮丧的铁鑫此刻才知道自己变成了和卖炭翁一样的人,不,而是“非人”——鬼。铁鑫言语前后否定。

“各位同学,请尽快将桌椅摆放整齐,运动会正式开幕马上举行。”喇叭中响起校长宽厚的嗓音。

铁鑫被喇叭中校长的声音惊醒,一定要看运动会,看看杰克那小子会不会夺冠?铁鑫自言自语。

赋有节奏的运动会进行曲在操场上空响起,各个班和外校的同学们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了操场,喇叭里绮莲子清脆的嗓音介绍着一个个代表队,接下来校长致辞“易家中学第二十八届运动会正式开幕。”

第一个项目是100米短跑,铁鑫看看跑道上站立的人,“杰克”和“阮枫”均在其列,其余的人铁鑫不认识,只有这两个人铁鑫最熟悉,杰克是铁鑫的网友,至于那位阮枫,以前铁鑫对于他是羡慕嫉妒恨,因为阮枫在学校中风头很足,太招人喜欢了,绮莲子非常的喜欢阮枫,而铁鑫却非常的喜欢绮莲子,如果傻丫头秋蝉儿不和自己好,铁鑫真的想和阮枫决斗一场,为了尊严而战。可如今铁鑫内心对阮枫只有愧疚,因为他是卖炭翁的儿子,这位叫阮枫的小子是卖炭翁的“义子”,听人说他是个“弃婴”,和铁鑫同一年级。

阮枫来自于古川洲,古川州,地处易家塘偏东方向,古川州形成于很早的年代,这里人杰地灵,三江交汇,四面环山,上有八水江,下有玉飘江,还有一条有名的陵江,陵江的水势较大,三条江水汇聚一处沿着南山和北山开口的地方流向远方,古川州城被三江环绕其中,这里的山很是奇特,最有名的山分别是:“落凤山,豹子山,骆驼山,南山和北山还有稍稍逊色的皇帽山和发财山,被山和江水围住的古川州风光秀丽,景色宜人。关于古川州的来历还有一段优美的传说。”

一年冬天,古川州上空飞来一只金色凤凰,那凤凰嘶鸣数日,降临三江汇聚北面一宽阔的平台,凤凰停在平台上翩翩起舞,那凤凰起舞留下的爪印勾勒出一副巨大的牡丹花,雪地那朵牡丹闪着耀眼的金光,凤凰飞起之后栖息在玉飘江的东面化作一座山,名曰:“落凤山。”

又过了很多年,这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形成一座古城,因南边顺流而下的陵江水势凶猛,江中潜一水怪,连年发水,城内百姓死伤无数。

忽一日夜里,一巨大的豹子从天而降与水怪斗法,水怪落败,潜入水底。那巨大的豹子化作一座山永远压在那里,镇压水怪,此山名曰:“豹子山”

围绕古兴川城还有很多的山,那些山个个均有美丽的传说,这时后话。

那豹子将水怪镇压在陵江江底之后,兴川城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遭受到水患。

也不知何时,城中百姓为了来去方便,在南山和城以及三江交汇之间架起了一座桥,那座桥经过世事的变迁,时断时连,当新桥建起的一段时间之内城里的人相互尊重,和谐相处,要不了多久人性中丑陋的一面就展现出来,城里的人尔虞我诈,当官的欺压百姓,人与人之间打架斗殴、勾心斗角,致使古川州城乌烟瘴气,怨声载道,每当出现这样的情景,那座桥会莫名其妙的断掉,桥断掉之后不久,古川州城里的人就会消逝的无影无踪。

再过一段时间,这里又会聚集很多人,将断掉的桥建好,可是过不了多久,桥就会再次断掉,城里的人依然消逝殆尽。

至今这里还留着残垣断壁。桥,架起又断掉,断掉又架起,后来又继续断掉,索性再也没有人去架桥,如今,只留下断掉的桥头静静的看着对方,桥下的江水悄无声息的流淌,两岸青山默默的注视这这座断掉的桥……

这里已是一座空城,城内的房屋破败不堪,只有山口的寒冷凌厉的江风呼啸着席卷空城而过,此时的古川州城已成一座废墟。

黄昏,残阳如血,一只苍鹰在天空盘旋,不远处江水岸边的一块石头上放着一个包裹,包裹中是一婴儿,此刻他正响亮的哭啼,天空那只苍鹰盘旋着俯冲下来,就在将要接近婴儿头部的那一刻苍鹰仿佛被电击一般,整个身体被弹了开去,倒地的刹那间苍鹰扑打着翅膀飞了起来,飞向天空,又是半个时辰的盘旋,那苍鹰第二次俯冲下来,这一次苍鹰的喙对准了包裹的底部,就在苍鹰的喙接触包裹的火光电石之间苍鹰被一道金光击中,那苍鹰仿佛被人刮了一巴掌,打倒在地,苍鹰的胸触到一块尖尖的江石,胸口流着血跌跌撞撞的飞了起来,恼怒的苍鹰飞起来不久,又是一个俯冲,这次俯冲苍鹰翅膀卯足了劲,闪着黑亮的眼睛,张开似铁钩般锋利的喙嘶鸣着,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劈了下来……

哭声停止了,露出了孩子咯咯的笑,包裹不远的地方一只苍鹰肚皮破裂,羽毛散落一地,身体焦黑,只有微微睁开的眼还瞪着那个包裹,包裹里孩子的笑声伴着哗哗流淌的江水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爽朗,这笑声久久荡漾在古川州城的上空……

一年假期,卖炭翁从办公室回宿舍,老远听见自己的宿舍中传出男婴的哭声,卖炭翁惊奇,急忙进屋,发现自己的床上放着一个包裹,声音从包裹中传出,卖炭翁诧异,走上前,那小孩见有人走来,止住哭声望着卖炭翁俏皮的微笑,孩子长得天庭饱满、浓眉大眼,鼻梁挺立,嘴角棱角分明,左嘴角下一颗朱红红豆大小的朱砂痣,那颗痣点缀在那张白皙的小脸上恰如其分,整个给人的感觉是:“少了那棵朱砂痣,孩子的脸和普通小孩无异,而正是有了那颗痣,小孩的灵气和神韵喷薄而出,给人的感觉此小孩非同一般。卖炭翁觉得奇怪,始终不知这小孩来自哪里,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加上一股无形的力驱使着卖炭翁非常喜欢眼前包裹内的孩子,卖炭翁于是决定收留这个孩子,卖炭翁轻轻的抱起那包裹,轻轻拂去包裹上的尘土,眯着眼充满柔情的看着小孩。”

秦巴之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