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春秋做贵族

我在春秋做贵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6章 正在把老赵家世子带歪

老智家的美食可真多,每天变着花样在上餐。

赵伯鲁发现智瑶一次次都会参与烹饪,后来加入进入体会到了烹饪的快乐,像是找到人生目标那般也跟着研究起来。

跟着一块过来的赵毋恤有点迷,纳闷到底是智瑶太过于与众不同还是什么情况,看到赵伯鲁很愉快地加入对美食的研究,不免怀疑相继承人是不是都那模样。

赵毋恤在五六岁时就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期望能够依靠自己的勤奋好学引起家族长辈的赏识,进而得到赵鞅的关注。

作为一家之主的赵鞅太忙,再则爆发内战就更没有功夫关注家族小辈,也就根本没有看到赵毋恤的努力。

一名叫姑布子卿的赵氏家臣首先发现了无比勤奋的赵毋恤,尤其看到赵毋恤不是那种光有勤奋没有成果的人,找赵鞅进行了提醒。

姑布子卿纯粹就是希望赵氏众多小辈能够出人才,大概率是没有想要干涉赵氏继承人之位的相争的。

现在其他国家的大贵族怎么样不好说,晋国卿位家族的小辈则是享乐成风,大多数小辈没有好学的风气,每天呼朋唤友的斗鸡走马,个别小辈甚至都严重到以伤害人取乐了。

人的好坏都是对比而来,包括赵伯鲁在内的太多赵氏小辈不堪,一定会衬托出赵毋恤勤奋好学的好处,再加上赵毋恤聪慧又懂得巴结长辈,其余赵氏的小辈就显得更加不堪了。

要是赵毋恤能做出什么成果的话,肯定就能更加得到重视。

现在,赵毋恤看着智瑶和赵伯鲁在和面,心里其实挺纳罕的。

春秋时期有“面”吗?当然有了。只是不作为主食,另外因为发酵法还没有被研究出来,包子、馒头反正是没有的。

面也分种类,一般是小麦磨粉,以春秋时代做起来挺难,只因为磨盘并没有被发明出来,导致弄面粉非常费人工也费劲。

智氏家大业大,肯定不会缺了几个专门磨面粉的仆人。

在智瑶没有将更先进的舂米工具发明出来之前,老智家每天负责舂米的仆人就以数千计。

磨盘当前还没有被智瑶“发明”出来。不是他忘了,纯粹是暂时没有意识到磨盘的重要性。

智瑶和赵伯鲁和面不是弄包子、馒头啥的,看看旁边给准备好的肉泥,还有一些已经处理好的蔬菜,明显是要做成皮,搞一搞饺子这种食物。

另外两位来智氏的客人,也就是梁婴父与豫让,他们已经启程前往莒国。

赵鞅让赵伯鲁和赵毋恤来找智瑶肯定不是为了学烹饪,正常情况下是互相促进,学一学怎么治理家族,要么就是外出狩猎锻炼身体也增加领兵的经验。

当然,不排除赵鞅知道赵伯鲁是废材,想着让赵伯鲁来拖慢智瑶学习进度的用意。

好像是起到了一些效果?至少智瑶在赵伯鲁等人前来作客之后,几乎没有在学习什么,光是换着花样研究美食了。

在此之前,智瑶再忙碌也会自学,有机会就找孔子询问,或是跟徒子徒孙一起探讨学问。

智瑶跟孔子相处下来,发现孔子并不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物,涉及到“礼”方面孔子才会严肃,其余时间蛮平和的一人。

事实上孔子并不是什么特别矫情的人物,相反是一位活到老学到老的人物,很多时候是他对弟子讲学,偶尔也会一块探讨“礼”之外的一些学问,算是一种互相促进了。

智瑶还发现一点,比如孔子跟一帮弟子更趋于是一种抱团取暖,原因属于他们基本都是落魄之人,总是需要有人互相帮衬才能获得更多更大的机会。

现在,赵伯鲁一边学着怎么包饺子,很快学会之后,没话找话一般地说道:“众‘儒’不喜孔丘,此亦是遭逐之因。”

之前提过“儒”并不是孔子首创,他只是“儒”的一员。

后世的人,不去专门调查会认为“儒”是孔子创造出来,这种认知其实是错误的。

当然了,没有孔子的话,“儒”到底会不会得势,谁也说不准。

目前哪个诸侯国的“儒”最多呢?其实就是鲁国。这个是因为鲁国在分封之初在周天子那边担当的职位因素,就好像秦国祖先是周天子马夫不得不好好研究怎么养马的道理一样,后来则是纯粹因为社会氛围使然了。

也就是智瑶知道“儒”不是孔子首创,要不然听到赵伯鲁那么讲绝对会晕菜。

“孔丘无罪而诛卯,盖因弟子前往听学也。”赵伯鲁看样子是真的非常不喜欢孔子,讲的却是一个事实。

智瑶同样没话找话,说道:“卯之弟子大多归于师孔。”

看两人对孔子的称呼,基本就能看出态度上的不同。

少正卯的好多学生成了孔子的弟子同样是事实,就是不知道少正卯在死前讲的话是不是真的。

讲了什么话?大意是:我被你杀了,我的徒子徒孙必将隐藏在你的体系之中,日后你所提倡的一切必将被曲解与颠覆。

赵伯鲁立刻说道:“此便是孔丘暴尸卯真意。”

是哦,孔子不但将少正卯杀死,还吊起来风干了三天三夜。这种行为无论是在哪个时代都属于是暴虐的行为,偏偏孔子真的干了,可以想象心里的怨恨是多么的重啊。

智瑶在捞水饺,像是突然间看到赵毋恤那般,笑着招呼道:“未有其劳,不得食。且将盘送来,可尝其味也!”

是赵毋恤不帮忙吗?两名将来注定身份地位都不凡的人在自己玩,他只是一个庶出而已,哪里有资格一块玩耍,心里苦闷站在旁边当看客而已。

赵伯鲁看了一眼正在犹豫的赵毋恤,说道:“你来且来。”

得到允许的赵毋恤当然是上前。他来老智家的定位就是帮闲,很难得才能跟赵伯鲁聊上一句,有很多问题想问智瑶没找到机会开那个口。

谁能想到目前看着卑微的赵毋恤到后来会那么牛逼哄哄?只能说努力真的能够改变命运啊!

煮水饺的水是用骨头熬汤,汤越老味道越好,水饺看是不是要干吃了。

现代的南方一般是选择吃汤饺,北方更趋于干吃水饺。

智瑶又在亲自弄蘸水,受限于当前时代的物质缺乏,能用来弄蘸水的材料也就那么几种。

当前有醋,酱油则是暂时没有。

醋在夏朝时期就被弄了出来;酱油则是需要到宋朝。

而目前吃东西一般会配酱,看吃什么配什么酱。

智瑶弄了好几种蘸水,发现醋混酱再加葱当蘸水最能凑合。

他觉得凑合,赵伯鲁和赵毋恤吃起来却是觉得无上美味。

“山西人爱吃醋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反正我看现在的晋人没有刻意追求吃醋啊?”智瑶有点小困惑。

荣誉与忠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