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春秋做贵族

第25章 传说中的猪队友

打了,开打了!

魏氏主动向“随”地进军,与范氏私军在汾水东岸展开了大战。

在军队的数量方面,魏氏只有三个“师”的兵力;范氏本来只有四个“师”,后来增加了两个“师”,达到一个“军”又一个“师”的数量。

当前的时代处在老旧和新意并存的时期,中原列国进行的战争大多还是“君子之战”的类型,吴国则是彻底进入到“兵者,诡道也”的用兵方式。

那个“君子之战”是什么?就是不能杀死贵族,敌人跑出五十步就不能再追了。

五十步笑百步的典故怎么来的?就是两军交战,一方战败赶紧逃跑,追的一方看到已经跑出去五十步远不再追击。跑出五十步的败兵,他们看到同伴竟然跑了一百步那么远,笑话那些跑远的同伴着实是胆小鬼。

君子到了什么地步呢?两军交战的时候,追的一方看到败兵的战车坏了也会帮忙修理,修好后让败兵接着继续逃。

另外,吴国老早就不遵守什么“君子之战”了,偷袭、设伏、火攻、水攻什么的之类早在孙武过去之前就玩得贼溜啦。

孙武到吴国带去的改变是:吴国从没有计划的无所不用其极,变成有计划地实施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

魏氏与范氏在进行的是“君子之战”,双方没有什么偷袭与埋伏,有的是两军摆开阵势打堂堂正正之战。

听说已经开打的智瑶很想去见识一番,主要看一看魏氏不再使用战车入阵之后是怎么个打法。

“中行氏亦出‘壶口’,渡少水直击‘杨’。”台狐暂时放下了手头的事情,专门服务智瑶在信息整理上。

那个“杨”地是赵氏的封地之一。

智瑶对中行氏不去支援“邯郸”感觉有点迷,倒是能理解中行寅根本不搭理韩氏的私军,想要跑去攻打“杨”这么个地方。

无非就是中行寅想要攻克“杨”地再威胁“赵”城罢了,选择类似于“围魏救赵”这种策略。

智瑶问道:“上军佐可有率军追击?”

台狐被问住了。

暂时送过来的情报就那么些,没有提到韩不信到底有没有率军追赶要前往攻打“杨”地的中行氏私军。

其实“黄父”跟“杨”之间的距离也就一百五十里左右,赶一些耗费两天左右就能抵达。

只是吧?智瑶去的话,少说也要带上几十上百的护卫,再则他的身份是智氏嫡出,中行氏跟赵氏、韩氏正要开打,中行氏跟智氏是同出荀氏一脉的关系,一旦他去了必定会多惹联想。

“算了,赶紧按耐住躁动的心,不要横生枝节。”智瑶心想。

静极思动的智瑶干脆将精力放在智氏的私军上面,了解当下军队的构造,寻思着能不能对战车进行改良。

训练军队?以时代局限性而言,晋国各个家族的私军在训练科目上已经足够,“士”、“徒”和“羡”平时自己练自己的,得到集结会训练军阵排列。

什么是军阵排列?虽然跟站军姿有区别,但是区别方面还真的不大,用意一样是在训练服从度,使得军官熟练口语、司鼓、旗号的指令,也让士兵能懂得什么指令代表哪些命令。

真正难练的是立阵。而晋军每战必会摆出“鱼鳞阵”这种阵势,平时当然也就一再训练“鱼鳞阵”的布阵,变阵时必要的队列移动顺序等等。

有机会统率军队的智瑶还发现了一点,自己除非是花费大量精力去思考,要不然能对军队做出的改变会相当有限。

原因?晋军本身就极其强调纪律,能作为军队一名战兵的人,无法做到令行禁止早就被淘汰了。

遭到淘汰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失去特权,封地、仆众被国家收回。就问问谁还敢强调个人自由。

事实上,在军队强调个人自由的本身就是一件无比搞笑的事情,不是吗?

在春秋阶段,晋军的令行禁止比其余诸侯国都要强,列国也就专门发明了“好整以暇”这个词,用来形容晋军的纪律性之强和战力强大。

智瑶得出一个结论:“我能做的无非就是给予他们作战的欲望,进而再培养好战性。”

军魂?这玩意根本就不是练出来的!

有军魂的军队,哪一支不是拥有属于自己的信念,再历经一些很特殊的事情呢?

其实,智瑶已经掌握了治军的精髓,办到赏罚分明也就够了。

知道要怎么治军的人太多太多,能不能做得到则是另外一回事啦。

在智瑶一心扑在了解以及建设军队的时候,外界的热闹超乎想象。

围攻“邯郸”城的赵氏以及众多中小贵族,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对“邯郸”城发起攻势,一次次无功而返,得到最好的战果仅仅是登上城墙,没有来得及占领城墙段就又被守军赶了下去。

没有历经冷兵器城池攻防战,很难去想象只不过一堵墙而已,怎么攻击一方就那么难以实施占领。

智瑶只是从一些影视作品中看过城池攻防战,绝大多数影视作品拍得还极度不靠谱。

如果城墙真的好占领,建造城墙做什么?而进行攻防战的话,双方使用的武器只要不是代差太夸张,肯定是防御的一方比较有利。

中行氏的军队在一片无名山区伏击了韩氏私军,消灭了韩氏大约一个“旅”的兵力,其余的韩氏私军战败之后向“郜”退却。

等消息传到智瑶这一边,一起带来的还有赵氏封地“杨”陷落的消息,一旦中行寅再占领“高粱”以及“昆都”也就等于切断了正在跟范氏交战魏氏的后路,并且中行氏和范氏还能会师进而兵临赵氏的“都”之下。

“都”是什么玩意?春秋有宗庙称“都”,并不是单纯指一个国家的首都;没有宗庙的城池则是称“邑”,城池规模一般也大不到哪去;村落则是称呼“邦”了,一般就是集体农庄之类的定居点。

“韩式不愧是猪队友呀?”智瑶知道韩氏历来不以战力著称,打硬仗就更别指望了。

韩不信亲率的韩氏私军一败,不但让魏氏有被切断后路的危险,连带赵氏的主城也面临攻击。

因为那么一个发展,战局一下子到了出现转折点的阶段!

荣誉与忠诚

作家的话
谢谢行止居士打赏2000起点币。那啥,预定下个月的月票,行不行?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