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起源墟

道起源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三人齐心利断金

“蔡仙子何必多此一问,柳某向来是随性而为的。”柳子安手持那绝灵哭魂刀看向郁涵衍,口中则是言道:“你也毋要用钦天宗来压我,我此番全是自家之意,与渡生殿无有半分关系。”

见柳子安已将话说至这处,蔡景歆面色渐寒,抬手便也是召出那四言宝轮,待那宝轮立好,其又是自袖囊中取出一柄月白长枪往陈九阳杀将而去。

陈九阳一时未察,再看时那枪尖却已是来至当面,其忙是自身侧心火鉴中引出一团炽烈火焰朝那持枪之人射去。

见此,那蔡景歆却并不闪躲,只见其背后宝轮微一转动,其中一刃泛起阵白濛濛光华,而后其便就枪花一舞自火焰中冲出。

眼见神火竟是被这般轻易破除,陈九阳不禁面露慌张之色,身形连连向后退去,却此时,一柄玄色长枪忽自旁侧杀出,立时间便是与蔡景歆斗作一团。

幸得脱险,陈九阳看清来人形容后立是惊喜言道:“樊兄!”此言一出,其立知失言,忙是捂住自家双唇。

樊晚秋那处,二人长枪互扫一记,而后便就暂且罢手,蔡景歆面带丝冷笑道:“你便是那火雷双体的樊晚秋?”

眼见再不能瞒住身份,樊晚秋便就抬手收了那假面,丹凤眼瞅向蔡景歆道:“正是贫道。”

此时陈九阳已是来至樊晚秋身后,其小声言道:“樊兄,是我失言了。”

“无妨,此人非是嵇焕之流,想来早有防备,稍后我与其缠斗,你在旁侧策应便是。”

二人这处正自商议,蔡景歆那处却已又是持枪杀来,樊晚秋抬手挡下一击,而后笑颜道:“阁下修为高深,想来是不在意我二人以多欺少的。”

言罢,樊晚秋长枪一扫,将蔡景歆屏退,而后便就收了长枪以手作印,于背后凝成一道绘有九条赤龙的阵盘。

蔡景歆冷哼一声,欲要上前相扰,却瞥见数道赤色火焰已是飞射过来,不得已间,其只得步伐连连变动,但这般这下,樊晚秋却已是再度唤出长枪杀将过来。

遭此夹击,蔡景歆也终是被逼出了三分火气,法力鼓荡间,枪尖之上已是覆上一层白金色光芒,而后便就手腕前递,往樊晚秋来处重重扎去。

二人枪法不分伯仲,但蔡景歆这处却多了些杀伐之气,故而金芒赤龙交相舞动间,竟是一时间难分胜负。

三人这处正战的如火如荼,其余二处却也是激战正酣,独余那青霜道三人置身事外。

牧南风眼见各方已是打出真火气,眉间微颦,其旁侧乐嫣却是言道:“南风姐姐,这些人好没有道理,怎地又是动起手来?”

“我等十人依旧例当是皆可入泉,但这丹阳圣泉数千年未曾开启,谁人也不知其间可有何变化。”牧南风轻叹一声,言道:“且这天材地宝,众人皆得与一人独得却又是截然不同的。”

“南风姐姐,那我们该当如何?”

“静观其变便是。”

答罢二女之问,牧南风却是一阵忧思上心,心中轻叹道:“我青霜道独据海外,门中弟子确是如师尊所言缺乏历练,却不知该当如何。”

柏鸣鸿那处,孤鸿剑再是斩出一道凌厉剑芒,却见蔡景焕身后四言宝轮光华闪动一阵,而后便见其人面色微白自那剑芒中直穿而过。

见此,柏鸣鸿指尖一点,御使数十道翎羽往蔡景焕那处射去,而自家则是足尖轻点往后退去。

蔡景焕长剑竖于面前,指尖于剑脊上一抹,便见一道白金光环自剑身绽开,将那数十道翎羽尽皆挡下。

再是挡下这不痛不痒的攻势,蔡景焕目欲喷火,怒喝道:“竖子便就只会这般躲躲闪闪吗!”

一丈之外,柏鸣鸿笑吟吟看向蔡景焕,自家虽是不惧与其比试剑技,但现下自家霜天域已是可涵盖丈许地界,再得孤鸿羽相助,便是两丈之外亦是力可及处。

“蔡道友说得是,我等下宗之人便就只会这些奇技淫巧,让道友见笑了。”

言罢,柏鸣鸿也不待其说些什么,便又是使个“星火燎原”之法将孤鸿羽裹挟而下。

蔡景焕面色铁青,但却未在施展什么道法,只是背后四言宝轮光芒大涨,而后便就双手飞速结起印结。

此人不再试图突围,柏鸣鸿自是乐得自在,孤鸿羽裹挟起片片红叶敲击在四言宝轮所化障壁之上,至于此人在筹谋何种道法,柏鸣鸿却是不甚在意的,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障壁之内,蔡景焕面色苍白,自二人缠斗之始,他便是觉察出那红叶定不是凡物,便就始终以自家四言宝轮相对。

这宝轮第一部为三身,每开一身便就多一功效,初为技法之御,后为术法之御,最末则是那神魄之御,如今其却是只能开得两身。

故而,此前柏鸣鸿所使道法皆是未能见效,但蔡景焕此处却也并不好受,四言宝轮避灾所耗全看对战双方法力浑厚之比,而柏鸣鸿法力浑厚却是远在蔡景焕预料之上的。

片刻后,蔡景焕终是将印结尽数结成,一道精巧法阵自掌心浮现,其狞笑一声,而后便见一阵盘自柏鸣鸿头顶突兀现出。

看着头顶似曾相识的阵盘,柏鸣鸿苦笑一声,知晓此技如影随形,却是无处躲避的,再看眼蔡景焕,似已是法力大损,便就一不做二不休,启了那太上升玄符。

符箓所结金光方才将柏鸣鸿罩下,金色光柱便已是轰然落下,蔡景焕本道这般之下柏鸣鸿当得受些损碍,却未曾想那金光竟是如山岳般不可撼动。

见此,蔡景焕面色微沉,掌心法阵再一变幻,数道金光齐齐落下,但那金光却仍旧是未曾被撼动半分,其面色大变,再是催动法阵,却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蔡道友,可是结束了,下来该是贫道回敬一番了。”

言罢,便见柏鸣鸿抬手招过十数翎羽化作“孤鸿剑”,而后便是双手握住剑柄,将那三尺长剑立于身前。

眼见那漫天翎羽化作道道光华汇入那剑锋之中,蔡景焕心知不可任其蓄势,立是勉力再是降下数道金光,然此般之下,却仍是未见半分成效。

心知柏鸣鸿身周那壁障短时内必是难以打破,蔡景焕只得散去掌心那法阵,再结一印诀将自家所剩无几的法力尽数灌入那四言宝轮之中。

待蔡景焕做罢这许多,柏鸣鸿那处已是将那长剑重重挥下,一道数丈长的碧色剑芒自那剑锋激射而出,与过往稍显不同的,却是这碧帆左右竟是还有着两道浅色剑芒,虽未能凝实,但仍旧蕴含着不俗威能。

这三道剑芒一处,场中众人皆是有所感应,蔡景歆看眼那碧色剑芒,再看眼自家阿弟,立是知晓此击蔡景焕是断不可能挡下的。

两柄长枪再是纠缠数下,蔡景歆枪尖之上忽得光华大涨,将二人周身环绕的九条赤色龙影尽数扫除,而后其便是连连往后退去。

“哪里走!”

心知此下正是定局之时,樊晚秋自是不会任由敌手脱逃,双眸中电光一闪,数道紫色雷霆便已是绕上手中长枪,而后便见其足下重重一踏,将那裹挟雷霆的长枪狠狠抵向蔡景歆。

蔡景歆面色阴沉,手中印诀一变,以四言宝轮格下樊晚秋攻势,而后便见两道金色羽翼自其背后突兀现出。

借此双翼相助,蔡景歆自地面一跃而起,而后便是往柏鸣鸿二人那处飞遁而去。

突遭此变,樊晚秋面色微愕,但旋即便是腰间一扭将手中长枪重重掷出,口中则是言道:“陈兄!可已准备妥当?”

“樊兄久待了,且看陈某的便是。”

言罢,便见陈九阳头顶及足下各是现出一道数丈方圆的法阵,而那心火鉴则已是斑驳尽褪,化作一块剔透琉璃在其身前飞速旋转。

法阵方一现出,数十丈内的灵气便已是被其尽数吸入其中,陈九阳右手抬至胸前,无名指按于掌心,拇指压于其上,而后朗声道:“蔡道友,此技名曰‘日落九天’,还请赐教!”

言罢,一道宽逾一尺的赤色光柱便是自心火鉴中喷薄而出,蔡景歆那处方才击开樊晚秋所掷长枪,那光柱便已是来至当面,其别无他法,只得以四言宝轮硬接下来。

而此时,柏鸣鸿那“碧帆远影”却已是击在蔡景焕所展开的壁障之上,未有何悬念,那壁障不过坚持数息便就应声而碎,蔡景焕此人也是遭受重创,自那处直直飞出。

眼见此景,郁涵衍怒喝一声,连连劈出数道剑芒,显是欲要摆脱柳子安去往蔡氏姐弟那处施以援手。

“呵呵,郁道友何必心急,与我斗这般久都未曾施展些真正本事,怎地此番倒是急于分出胜负了?”

“柳子安!快些给贫道让开!”

二人这处正纠缠着,半空中蔡景歆那处却已是隐有不支,一声闷哼后,便是如那折翅雏鸟般跌落而下。

不乌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