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起源墟

第25章 大比伊始涛浪起

光阴匆匆而逝,眼见大比之期便是日渐临近。

这日,深沉如水的夜幕中,一道略显黯淡的遁光自天际划过。

片刻后,那遁光落至一处古雅宅院之中,一长髯道人自内现出,其理理袖袍,而后就一路往宅院深处行去。

待来至一处灯影绰约的厢房之外,其轻叩下房门,恭声道:“林师兄,我来了。”

一阵悉索声后,房门自内侧打开,灯影下现出一紫袍道人,正是先前接柏鸣鸿等人入宗的林墨弦是也。

林墨弦侧过身来,抬手示意那人进屋,含笑言道:“吴师弟来了,为兄方才在参修道法,却是让师弟久待了。”

“无妨,敢问林师兄此番唤师弟我是为何事?”

“为兄听闻,此番门中新入门弟子参与大比者的名册乃是师弟你所撰写。”

闻言,吴道人目光闪烁,含糊道:“确是如此,不知师兄有何指教。”

“倒是无甚大事,为兄欲要借你那名册查阅一番。”

“此事怕是有些难办,师兄你有所不知,非是师弟不欲助你,只是此般名册向来只供门中诸位上真审阅,,,”

林墨弦嘴角微动,将身子倚在桌案之上,低声道:“吴师弟,戒尊有言,只道这戒堂之中不劳而食者颇多,该是时候整治一番了。且我此番借阅名册,不过是为了寻一二后辈照拂一番而已,师弟你大可放心。”

吴道人面色一变,半晌后自袖囊中取出一竹简,涩声道:“师兄这般心系宗门,师弟敬佩,那这名册便就借予师兄罢。”

林墨弦接过那竹简,含笑道:“师弟你平日恪守本职,修行不辍,自不会是戒尊他老人家口中那尸位素餐之人。”

“谢过师兄,若无他事,师弟这便就告退了。”

“为兄来送你。”

待送走吴道人,林墨弦坐回屋内,将桌案上那竹简打开,只见其上不但载有诸弟子名姓,更是将其等现下修为细细记录其中。

看有一刻,林墨弦合了竹简,思量片刻后抬手打出了一道飞符,而后便是提笔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名字。

过有一炷香的功夫,一头戴黄冠的面黑道人行入屋内,其先向林墨弦打个稽首,而后言道:“见过林师兄。”

“刘玉麟,我记得汝母乃是我林氏旁系出身。”

“师兄所言不差,母亲她却是出自上族旁支。”那刘玉麟一躬身道。

林墨弦微一颔首,言道:“玉麟,你可愿独享一云台以为修行之所。”

闻言,刘玉麟目中现出一抹惊喜,但仍是执礼道:“师兄这是何意?愚弟怎敢做此妄想。”

“莫要说这许多,我只问你一句,愿?亦或是不愿?”

言罢,林墨弦锐利目光便就紧紧盯向刘玉麟双眸。

刘玉麟踌躇片刻,又似忆起什么,目光霎时坚定下来,执礼道:“玉麟愿凭师兄差遣。”

林墨弦一抚掌,将案上纸条递与刘玉麟,言道:“好,你且先去将这几人寻来。”

“是。”

如墨夜空中,一片浮云掠过,本便惨淡的群星霎时便被掩于其后,失去所有光彩。

曲阳台,洞府之内。

鸣鸿自静中醒转,此番潜修,其终是入得那六脉之境,此脉自少泽穴始,至听宫穴终,期间共蕴窍穴一十九数。

柏鸣鸿数月间修行不怠,终是将此脉中除却那听宫穴外其余诸窍穴尽数贯通,现下只觉周身通泰,身轻欲去。

“这听宫穴之壁障竟是这般坚实,欲要通贯而去怕是非得花上数月水磨工夫。”

正思量时,柏鸣鸿似有所感,抬首望向府门方向。

过有几息,一阵悠扬钟声响起,柏鸣鸿便就自榻上起身,迈步出了这经月未离的洞府。

见柏鸣鸿出关,凡伯一如过往那般恭声道:“郎君,门中遣人传来急讯,言说三日后卯时于千秋峰上行大比之事。”

“三日后吗?此事我已知晓,凡伯你且自去忙吧。”

“老奴告退。”

待凡伯走后,柏鸣鸿自袖囊中取出两道飞符,起神识附上欲说之言,而后便就抬手将之自窗边打出,观其方向,当是去往云浮、青山二座云台。

做完此事,柏鸣鸿便就回返洞府继续潜修下来。

三日后,寅时方才过半,柏鸣鸿却是自静中醒转,这几日他细梳经年所学,已是将自家调整至最为意满志昂之态。

万般皆备,柏鸣鸿自榻上起身,理理自家衣冠,而后便就大步出得洞府,一路行至宅院前那处空地之上。

待有盏茶功夫,两驾法舟自天边缓缓落下,舟中所立,正是唐雨粟、黄沐清二人。

“劳鸣鸿久待,为兄却是来迟了。”

“雨粟言重了,却是不晚的,这便就出发吧。”

言罢,柏鸣鸿便就自袖中唤出法舟,当先往千秋峰方向乘风而去。

眼见三架飞舟飞远,凡伯上前几步,稽首高声道:“祝郎君武运昌隆!”

其是真心不愿自家主子旁落,在这偌大曜阳宗内,如柏鸣鸿这般敬待下仆之人,其活过这般多年岁,却是未曾见过多少。

两刻之后,三人法舟来至一处奇绝山峰前,此山形貌甚是奇异,虽并不如何陡峭,但其峰顶之处却有半数地界如遭人截断打磨般平整如镜。

黄沐清立于舟首,兴奋言道:“这便是千秋峰吗?此前倒是有所耳闻,今日终是得以一见,果是不同凡响。”其本就是个欢脱性子,此前碍于大比之事,只得日夜苦修,此番终是行至最后一步,自是难抑心中喜悦。

柏鸣鸿也是言道:“这天下奇妙险峻之地数之不尽,待日后我等修行有成,自当亲去游历一番。”

三人正谈笑风生,却见千秋峰上飞来一道暗淡遁光,待至三人舟前,其中现出一长髯道人,正是与林墨弦相熟的吴道人。

三人只见筑骨修士当面,自是不敢拖大,齐齐执礼道:“见过师兄。”

吴道人还以一礼,言道:“你三人可是要参与大比?且随贫道来吧。”

言罢,吴道人便是回身往千秋峰上落去,三人不敢怠慢,便就御使飞舟紧随其后。

待至峰顶,三人收了飞舟,却见那长髯道人已是坐于一桌案之前,在其前方,近百座擂台以五行之势摆列开来,而在正中则是有着五座更为高大的擂台,除此外,擂台四周还散落有数百蒲团。

再往远处看,便是高耸平整的一片岩壁,其上设有数千供修士观摩的席位,依旧例而言,今日乃是新入门修士比试,所到者应是寥寥无几。

“那三位道友,且来此处写下自家名姓,而后便去擂台下候着吧。”吴道人朝柏鸣鸿三人招手喊道。

三人应声上前,依序写下自家名姓,朝吴道人道声谢,而后便是往擂台下择一蒲团坐下静候起来。

闭目调息约有半个时辰,柏鸣鸿忽闻周遭嘈杂一片,便就睁开双眸,却见数十道遁光落于岩壁之上,而后便是三三两两择选席位坐了下来。

柏鸣鸿不以为意,仍旧闭目调息起来。

再过有一刻,却是又见一鎏金法驾自空中落下,其上坐一头戴星冠的英伟道人,正是蒋轩泽来此。

眼见此景,吴道人忙是迎上前去,在其指引下,蒋轩泽最终择一居中处坐了下来。

待其坐定,先前到此的修士们俱是起身前去拜谒,好一会功夫方才安歇。

柏鸣鸿此刻亦是抬眼看向那岩壁,半晌后,其眉间微颦朝左右言道:“雨粟,沐清,事有蹊跷,虽未必与我等有关,但仍需小心些才是。”

场中气氛唐黄二人亦是有所感应,故而皆是郑重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一刻之后,见参与大比者皆已是到齐,吴道人便就起遁光行至蒋轩泽那处,言道:“大师兄,大比可否开始了?”

蒋轩泽睁开双眸,淡声道:“师弟辛苦,且再稍待片刻,师尊及诸位上真今日也会前来。”

闻言,吴道人面色一惊,好半会才执礼回道:“师弟知晓了,便不打扰大师兄清修了。”

再待有一盏茶的功夫,空中忽得乍现出朵朵祥云,九座形制繁杂的法驾自云中缓缓行处,前方七驾乃是六只虬龙所拉,其上坐有门中诸位真人。

居中所行法驾,却是由四只狰狞蛟龙所拉,法驾之上,戒尊头戴法冠,身着绛紫道袍正自端坐着,而在其身后,则有数十戒堂弟子随行左右。

最末一座法驾由六蛟共驾,其上有一朱袍道人斜倚榻上,正是曜阳宗掌门朱夕端。

待其等将法驾悬于岩壁之上,场中弟子皆是站起身来,而后齐齐执礼恭声道:“弟子见过诸位真人。”

吴道人见诸位真人齐置,忙是抬头看向戒尊,戒尊心有所感,侧首言道:“掌门,可否开始大比了?”

朱夕端似是心情极佳,开口道:“无需问我,一切照旧例便是。”

得掌门首肯,那吴道人便起遁光飞至正中五座擂台上空,而后朗声道:“诸位弟子,此次大比采擂台之制,场中擂台之数,便是你等可最终存留下的人数。自今日至三日后申时止,你等皆可自择比试之人,除不可伤人性命外,别无其他禁忌。”

见场下诸弟子无有异议,其又是言道:“诸位弟子且看我下方这五座擂台,入宗试炼摘得前三甲者,现下可上前各据一座,而其余两座,则全凭各位本事,待大比结束仍可立于这五座主擂者,皆可获一云台以为修炼之所。”

闻言,柏鸣鸿三人便就一道上前,各择一主擂后便就安坐下来。

待三人选好擂台,吴道人才是言道:“规则便是这般,诸弟子若无他论,便就开始吧。”

吴道人话音方落,便见数十道身影自原地暴射而起,观其去向,竟皆是去夺那正中五座主擂中所余的两座。

几人方才到得主擂之下,却是忽见一白袍少年已是不知何时落在了其中一处擂台之上。

这般快的遁速,便是柏鸣鸿也是不禁侧目,其转首看去,却见那白衣少年乃是许久未见的陈九阳,观其周身气息,竟是比自家也是尤有胜之。

陈九阳心有所感,侧首望向柏鸣鸿,打个稽首含笑道:“鸣鸿兄别来无恙。”

柏鸣鸿还以一礼,道:“九阳道友当真是后来者居上,贫道佩服,愿今日之后,你我还可在这曜阳宗内一同问道。”

“当是如此。”

两人正寒暄时,一魁梧大汉已是跃至陈九阳那处擂台之上,那人也不说些什么,竟是一个箭步便就挥拳砸向陈九阳那处。

见此,陈九阳也不闪躲,只是自眉心放出一斑驳铜镜,天光落至镜中,霎时间便是化作炽烈火焰,直往那大汉射将而去。

那大汉也不知是对自家炼体法子信心备至,还是真的莽撞无脑,竟是不闪不避直往那火焰之上撞去。

二者相撞之后,仅一息,那大汉便是急速倒射而去,其口中鲜血喷涌而出,周身上下焦黑一片,眼见便是只余下了一口生气。

岩壁之上,戒尊轻咦一声,侧首问道:“掌门真人,此镜可是出自您手?”

朱夕端看向陈九阳,欣赏之色溢于言表,言道:“非也,此镜是我命闫师弟仿照心火鉴而制,本来此镜应只是个上品法宝,然则我这徒儿为其开宝胎时,竟是引得启胎通玄,这才使其成了件玄器。”

“竟是启胎通玄,掌门真人你这徒弟却是个有大气运的。”

对于戒尊的夸赞之言,朱夕端却是笑而不语,只默默看向擂台之上。

陈九阳这处闹出这般大动静,本在争夺擂台的众人俱是往他这处看来,眼见那大汉的凄惨模样,再看那悬于陈九阳身侧的铜镜,“玄器”二字已是浮现在众人心头。

玄器一出,陈九阳这处主擂再是无人敢去染指,是故其余擂台处的争斗便就愈发激烈起来。

柏鸣鸿虽也对陈九阳那玄器有所忌惮,但其自知以二人的关系大可不必思虑过多,便就准备闭上双眼调息一二。

却在此时,一道熟悉声音自柏鸣鸿身前响起:“柏鸣鸿,能从青罗咒炎中逃脱,你确是有几分本事,但若要与我为敌,那却还是异想天开,你且认输吧。”

“樊道友,此刻可已是卯时,怎地还在说些毫无效用的梦呓之语?”

“贫道耐心不多,现下好言与你分说,道友切莫自误。”

听得此言,柏鸣鸿站起身来,打一稽首淡声道:“若道友此言只是为动摇贫道,那却是要让道友失望了,咱们还是手下见真章吧。”

言罢,柏鸣鸿便已是自袖中唤出孤鸿羽,指诀变幻间,百零八道羽刃已是将樊晚秋围入其中。

不乌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