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0章 登门拜访

“真的假的,儿子,你的力气已经大到能把街头混混压着打了?”

一家五口围坐在散发着暖意的火炉旁,其中一位老妇人兴致勃勃地向孤陋寡闻的儿子儿媳讲述着自家孙子在半年来,在县中做下的光辉事迹。

认真听着自己儿子近半年来光辉事迹的夫妇俩脸上却是写满了不信,其中衣着上还带着补丁的妇人搂着风秉文,又忍不住趁机揉了揉他的头发。

“青山县里,没人是我的对手!”

感受着自己脑袋上传来异样感的风秉文阐述着这铁一般的事实,不过他这话落下,满屋四个大人全都笑了起来,屋中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好啊,我儿子竟然还是一个武林高手!”

风子川语气调侃,显然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老母亲说的那些夸张的话。

“小文子,你跟你爹扳手腕比比力气,看看你们俩的谁大。”

以前也没见过自家儿子有什么神异之处的余慧莲撺掇儿子跟丈夫,回到家中,心神放松下来,倒也比平日间多了几分轻快活泼。

“怎么样?小文子,要不要跟我比比?”

风子川也是带着轻松的心情,伸出宽厚的手掌,想要试一试自己儿子如今的力量,他没把自家老母亲说的话当真。

“不用试,你会被我伤到的。”

风秉文摇摇头,旋即,他在父母那充满笑意的眼神下,弯腰将摆在火盆边的一支生铁火钳捡起来,伸手握在火钳的握把上,手掌微微发力收拢。

而当他的手掌再次松开时,这间原本充满欢笑的厅堂顿时便安静下来了,只有火盆中那柴火燃烧时炸裂的声音响起,显得很是寂静,便是连呼吸都听得见。

“真的假的!”

风子川瞪大了眼睛,从自己儿子手中接过火钳,只见那火钳的握把都生生变形,拧在了一起。

这位身材略显臃肿的青年自己都忍不住试了试,却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将那凝在一起的握柄分开,只能使之轻微变形。

“小文儿,原来你的力气这么大,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

余慧莲盯着丈夫手中那变形的火钳看了几眼,便笑着松开了环住儿子的手。

“我是吃了果子力气才变大的,又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大。”

风秉文睁着眼睛说瞎话,反正他现在有什么异常都往那只紫尾麻雀身上推,反正那鸟开不了口。

“什么果子?这么神奇,还有没有?”

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像自家儿子那样,让生铁变形的风子川来了兴趣。

“那是散发红光的小果子,我一次全都吃光了,没有剩的。”

风秉文摇摇头,而一旁的奶奶也来了兴趣,将她在县城中听到的故事,添油加醋的告知给儿子儿媳。

风秉文因灵鸟报恩而获得神力的事情,在县城中也算是妇孺皆知的小故事,流传颇广,不过也只限在青山县界域流传,还没有传到其他的地区。

“还有这种好事?”

风子川听得双眼放光,

“那我明天也抓麻雀去。”

“你是不是蠢,小文儿当初放的可是一只灵鸟,一般的麻雀到哪去找这种灵物。”

余慧莲没好气地往自己丈夫身上拍了一巴掌。只是她的眼中却有莫名的色泽闪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咚!咚!咚!

这时,门外一道柔和有序的敲门声响起,接着便是一道如黄鹂啼鸣的清脆声音,悦耳动听,

“请问,有人在家吗?”

“这快过年了,是谁呀?”

作为家中的长子,是如今这屋中唯一的成年男人,风子川当仁不让地站起来,向大门走去,让刚刚起身的风秉文摇摇头,无奈地坐下来。

嘎吱!

沉重结实的木门被拉开,伴随着酸涩的声音,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一手挎着食盒,而另一只手则牵着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童,出现在风子川眼前。

“你们是谁?”

着眼前这一大一小,颇为赏心悦目的母女俩,努力的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却没有找到适合匹配对象的风子川询问道。

“敲错门了吧?”

“我没找错啊,就是这里。”

温华裳看着眼前身材壮硕的青年,眨了眨眼睛,大概猜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不是,我……”

听到这回答,风子川顿时便感觉遍体生寒,似乎身后趴卧一头蓄势待发的雌虎。

可是还没有等他说什么,便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推开了他,侧头一看,却正是他唯一的儿子。

“爹,温姐姐是来找我的。”

“找你的?”

风子川一愣,旋即便松了一口气,因为身后让他遍体深寒的冷意已经消散,重新变得柔和。不过他的心中却不免有几分不知名的遗憾。

“您是秉文的父亲,妾身这厢有礼了。”

温华裳看着退开的男人,脸上挂着端庄大方的笑容,便行了万福。

“哦哦,不必多礼,你要不先进来坐坐。”

看了一眼那非常自然地从那美妇人手中接过食盒的儿子,风子川让开身子,有些手忙脚乱地招呼着。

“那就打扰了!”

温华裳倒是一点也不露怯,牵着那粉雕玉琢,四处张望,显得灵气十足的小女孩,走进风家的老宅。

“见过风老先生,见过风老夫人!”

进屋之后,温华裳十分有礼的冲着两位老人行礼,没有丝毫逾越之处,随后看向坐在火盆旁,正笑盈盈地打量着他的妇人。

“见过风夫人!”

看到这妇人的目光,温华裳心中忍不住便是一突,似乎心思都被瞧破了一般。

“欸,看你模样,我应是痴长你几岁,按道理来说,我应该管你叫一声妹妹,可偏偏我家儿子也管你叫姐姐,这要是叫起来,不免也乱了辈分,不知你是做什么事的?也好有一声合适的称呼?”

余慧莲看了一眼儿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这美少妇,就借着称呼的由头,问起对方的底细。

“妾身在县中开了一家勉强糊口的糕点铺。”

温华裳从容回答,丝毫不慌,她敢在这时候上门,自然有所准备。

“原来是温掌柜,年纪轻轻地怎么就自己开铺子,你家丈夫呢?”

“已经过世了!”

“抱歉!”

瑞血丰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