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2章 被折磨的绝世天骄

“真没有想到,竟是如此。”

夜幕笼罩,天地无光之时,一身形矮小的孩童至湖中破冰而出,手持一方白玉,满脸感慨之色,正是风秉文。

他这一次祈愿所求,无非便是能至高深境界的修行法门,也想有一位靠谱的大能者能够指点一二,让他不至于走了歧路。

虽然这过程跟他想象得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结果可却比他想象的好了不知多少倍。

十万道藏!

风秉文只是刚刚粗略地扫了一眼,那其中的内容便让他忍不住心跳加速。

这十万道藏主要便是仙道前辈高人将自己对道的感悟理解记述下来,有时还会添加一些神通法诀加以佐证,他刚刚一眼扫下来,甚至还看到了一些完整的神通道法。

虽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则是极为晦涩,难以理解的大道感悟。但是其中的价值,可比他所求的一篇仙诀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像授予他这十万道藏的少年所言,如果他将这悟透了,自创法决不过信手拈来,成就上三品脉相也是板上钉钉。

不过等到风秉文怀着兴奋期待的心情,抱着那双鱼玉佩研究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他便一脸忧伤地出门了,与以往一样,这次出门前他也在家中留下了以水雾构成的幻影,足以以假乱真。

“老师!”

风秉文踏足卧龙湖,寻到湖心的一座小岛上。

在这座他曾经到过的小岛上,一座古朴简陋的草庐迎风而立。草庐前,一位白衣少年负手而立,欣赏这被白雪覆盖的山水之景,好不惬意。

“诵读一晚,感觉如何?”

看到眼前愁眉苦脸的孩童,少年含笑发问,当年他第一次进入藏书阁阅读时,也是这般表情去寻自己的父亲。

“看不懂!”

双手捧着双鱼玉佩的风秉文语气诚恳,声音隐隐带着绝望。

他研究了一晚上,才发现在没有人指引解读的情况下诵读道藏,就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认识常用字的小学生去研究没有注解拼音的文言文一样。

“看不懂很正常,不必气馁,来,将你昨晚疑惑与我尽说,我来为你解惑。”

少年挥袖一洒,草庐前的积雪凝成两道像模像样的蒲团,他端坐其一之上,而风秉文坐在另一道蒲团上,将自己昨晚积累的疑惑道出。

“这一句,是什么意思?”

“这很简单……”

赵君仙从容解答,而风秉文明白了意思后,心中不免振奋,连忙将自己的另一句疑惑之处道出。

“这是……”

拥有仙人之姿的少年继续从容解答,随着风秉文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少,原本困惑不解的内容也是豁然开朗,他那忧愁的脸庞也渐渐露出了笑容。

只是与他那笑逐颜开的面庞不一样,坐在他对面为他解惑的少年,原先地从容淡定不见,而是变得极为严肃。

不是解答不了风秉文提出的问题,而是,

“此子资质怎么如此驽钝,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问?难道我当年也是如此?”

少年的心态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他发现,原来给人当老师,是一件比与人斗法都要艰难的事情。

只是,当年他的父亲给他解答疑惑的时候,有如此艰难吗?他记得自己三岁那年询问父亲时,最多只问了半个时辰便停下了,而眼前这少年,他都回答了近三个时辰了吧,居然还没有停歇的态势。

“罢了,我赵君仙言出必行,既然已经开口答应做他的半师,自然要解答他的一切疑惑,不可懈怠。”

少年振奋精神,清楚杂念。认真思索眼前孩子提出的问题,然后用简单浅显易懂的方式回答。

风秉文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干燥的海绵,面前这位博学老师的指点下,疯狂汲取着大道之理,奠定自己未来成道之基。

“老师,这一句……”

沉浸于道藏中的风秉文忽略了时间的流逝,正当他想继续问时,看到原本一直回答他的少年打断了他。

“今日已满六时辰,你该回去了。”

“啊!”

风秉文这才抬头,惊觉头顶天象的变化,他出门时天际只是蒙蒙亮,而此时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头顶阴沉乌云中又有飞雪落下。

“今日多谢老师指点。”

天色已是如此之晚,风秉文起身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打搅。

虽然他估计眼前的大佬早就已经不受这日月交替的影响,超然物外,但是人家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没日没夜的给他讲解道藏吧。

“去吧!”

少年腰背挺直,端坐于积雪凝成的蒲团上,发丝乌黑,眼神清亮,有一种遗世独立的仙姿。

“弟子告退!”

感觉自己今日收获满满的风秉文拱手退走,而等到他离开卧龙湖后,端坐在湖心岛上维持着姿态的少年猛然向后躺倒,再也不再掩饰眼中的疲惫之色。

“太累了!”

少年仰望着头顶无星无月的夜空,双眼再也没有了刚刚的神气,略显空洞,口中喃喃自语,

“原来教弟子是一件如此辛苦的事情,我再也不收弟子了。”

轰隆——

在阴沉的天空看得少年心烦,他伸出手掌轻轻一挥,那漫天的云彩便被拨开,高悬于苍穹,在冬夜间越发显得清寒的明月与漫天星辰顿时显现。

“还有二十九日,熬一熬就过去了!”

少年的声音在月光下回荡,但不知为何,这声音中竟带着几分悲腔。

风秉文自然不知自己给一位有仙人之资的绝世妖孽带来了多么巨大的折磨。

他只是在回家小睡一番之后,又将自己那朦胧成形的灵识探入玉佩之中,诵读其中那蕴含玄奥大道之理的道藏,有不理解的地方记下,想着明日继续向那半师询问。

因为抱着有人会给自己解疑答惑的念头,所以风秉文阅读道藏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牛嚼杜丹一样,先强行将道藏记下来,然后再品读一遍,短时间内想不明白就标记起来。

因为那少年说了,他只在岛上呆一个月指点他的修行,随后便会离去。

瑞血丰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