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吾乃公羊儒

金华城隍一声叹息,自责愧疚之色溢于言表,随后他挥了挥手,吩咐麾下的一名夜叉,

“去告诉他们,今夜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本官什么都看不见。”

“是。”

夜叉闻言,也不奇怪,张开背后的翅膀就飞上夜空,如同一只夜枭般划过天空,落到了山村上,一眼就锁定了村中的话事人。

“小家伙,这些冤魂厉鬼听你的话吗?”

青面獠牙的夜叉上下审视着身上带着血煞之气的风秉文,心中不自觉的泛起了嘀咕,他在阴司当差了数百年的时间,还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小孩,今天可算是长了见识。

“你想干什么?”

风秉文神色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夜叉鬼,心中却不是很害怕,虽然对方长得很凶恶,但是它身上飘散的檀香味,却告诉风秉文,没什么好怕的。

“不用紧张,你们该干什么就继续干什么,就当我们不存在就好了。”

“什么?”

风秉文有点没反应过来,他的脑子有点跟不上现在的情况了。

本来不在预料中的城隍真的被土地老儿请过来了,但奇怪的是,那城隍隔着老远就停下了,不再前进,反倒是派了一尊夜叉鬼跟他说什么继续,这怎么想也太奇怪了吧。

“我家大人说了,今晚你们不论干什么,他都当做没看见。”

“你家大人是?”

风秉文明知故问。

“你这小孩怎么回事?白长了这双眼睛吗?刚刚我家大人过来,你难道看不见?瞎了不成?”

夜叉鬼有些诧异,语气中带着尖酸刻薄。

“金华城隍?”

风秉文有些不敢相信。

“正是我家大人!”

“可是为什么?”

风秉文不能理解。

作为庇护一方,保家安民的城隍,居然能够容忍一群冤魂厉鬼在他面前屠村,这怎么想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家大人生前乃是公羊儒!”

夜叉鬼笑着回答到了,露出了一口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獠牙大嘴。

“公羊儒!”

风秉文一愣,然后了然,旋即他又有些担心,

“你家大人不会因此受到什么责罚吧?”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小鬼,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夜叉鬼发出一阵嘿嘿的笑声,张开翅膀飞上天空,就此消失不见。

而在夜叉鬼离开之后,原本潜藏在山村各处的冤魂厉鬼立即都飘了出来,聚拢在风秉文的身边。

“风公子,刚刚那位夜叉大人跟您说了什么?”

怨鬼们对风秉文的称呼又变了,先前是带着几番调笑意味的小君子,此时变成了正儿八经的公子尊称。

“没说什么,他就是让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顾忌,那位城隍大人看不见!”

风秉文笑容灿烂。

“真的?”

骤然听到这种事情,不论是谁都有些不敢相信。更何况是这些刚刚亲身感受到了城隍神威的冤魂厉鬼。

她们的感觉可跟风秉文完全不一样,那是感觉自身化作冬日坚冰,置身于烈日下,随时都会被融化。

“我骗你们干嘛?”

“这……”

“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抓紧时间继续!”

风秉文挥舞起了柴刀,招呼道。

“张怀安,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作死厉鬼害人不管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指示鬼怪杀人,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山村下,被勾魂锁链捆得魂体疼痛不已的祁家岗先祖冲着背对山村的城隍愤怒的咆哮,他最差也是永世不得超生的下场,此时也无所畏惧了。

“孽障,若真有天雷劈下第一个劈的也是你!”

距离祁家岗先祖最近的一名白无常听到这被剥夺神位的老东西在那吼叫,举起手中的哭丧棒,劈头盖脸地就打了下去。

仅仅只是几棍棒,就砸得这老鬼魂体近乎崩溃,差点就魂飞魄散了。这位勾魂无常刚刚可是下的死手。

不仅仅是私仇,还有公怨。这个老梆子隐瞒他的后人作恶。如果只是小事,仅仅只是有巡游之责的鬼神会被问责。

可是这老鬼的后人居然硬生生地逼出了上百之数的冤魂怨鬼,这可是滔天大罪,别说是负责巡游的鬼神呢,就他这负责勾魂的无常,恐怕也会被牵连。

“别把他的魂体给打散了,留着他,让他亲眼看到他的后人被他们亲手缔造的恶果吞食!”

文判官看到这一幕,连忙挥动手中的朱笔,洒下了几道精纯的阴气,巩固这老鬼的魂体。

“你们……你们枉为鬼神!”

魂体得到滋养的祁家岗先祖并不因此而欣喜,甚至因此而愤怒地颤抖。

“你说得对,本官枉为城隍!待此事了结,本官会请辞。不过别担心,本官辞官之前,定会将你打下苦狱,只要金华阴司一日不塌,你便一日不得出,永世不得超生!”

背对山村的城隍看向癫狂的老鬼,语气温和,如谦谦君子。

“张怀安,我诅咒你……”

“定!”

神躯凝实仿若真人的城隍伸手一点,那叫嚣的老鬼顿时便口不能言。

“带他上前,让他看清楚自己后人的下场。”

城隍语气淡淡地吩咐道,

“待他看完后,本官要问问他。”

“是!”

城隍下令,两名鬼差上前,架着无法动弹的老鬼,拖着他,飞到祁家岗上空。

此时的祁家岗,百鬼夜行,冤魂厉鬼们兴奋的嘶吼咆哮着,再无任何顾忌,早在那祁老大身死之际,他们就不需要风秉文的帮助,仅凭自身的力量就能够破窗而入,夺人性命。

“哈哈哈!”

被架在高空的老鬼瞪大双眼,他眼睁睁的看着一名不过七岁的孩子狂笑,挥动手中的柴刀,砍倒村中一名又一名被饿鬼缠身,四肢无力,难以动弹反抗的年轻后生。

对于老鬼而言,这是让他魂飞魄散都更难以忍受的责罚,亲眼目睹自己的子孙后辈血脉断绝,让他当初提心吊胆的搪塞巡游鬼差的行为成了笑话。

先前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的老鬼心中第一次升起了悔意,后悔被其他的后辈称作祁老大的后生得到邪术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警告他。

瑞血丰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