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秘密

空姐的秘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这公司是多有钱

云团如棉絮,看上去洁白而柔软,一团连着一团簇拥在一起绵延开来,在碧蓝色的天际铺开,白茫茫的一片。

这里是平流层,没有风,没有鸟,只有一架大肚子的钢铁怪物,嗡嗡嗡转动着四个巨大的引擎,打破了本来属于这里的宁静。

这是空客公司制造的的飞机A380,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载人客机,航班今天从帝都出发,经过九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即将降落在国际大都市D市。

“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this is your captain speaking…..”浑厚沉稳的男声在机舱里响起,是降落前的机长广播,适时把苏一杭从美梦中唤了回来。

她一边自觉地收起电脑和小桌板,一边打量着在机舱里收集毛毯的空姐们。其实她从一上飞机开始就在打量她们了。

坐国内航班的时候,她一直在感叹空姐们真瘦啊,腿很纤细,又穿着黑色袜子,让她想起美丽的丹顶鹤。特别是站在机舱前坐安全演示的时候,给她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苏一杭的语文不好,虽然她的语文曾是班里最好的,但她属于学一种东西就会忘记另一样东西那类人,自从她开始努力学习外语,她的语文就越来越差,自己还不知道。

就比如现在,她就对自己还能想到“鹤立鸡群”这样四个字的成语感觉非常良好。

对比国内航空,ZY航空,这个她即将加入的航空公司,她今天见到的这些空姐们不仅环肥燕瘦什么身材都有,就连年龄也参差不齐。

她是今年ZY新招聘的中国籍乘务员。

“那位大婶是乘务长吗?看年龄像,可是我看她全程做的工作还有穿的制服,似乎和其他人一样是普通乘务员?”苏一杭悄声问坐在她隔壁的沈绮。

沈绮是和她同一批面试,同一批入职的同事。

他们这一批入职一共12个中国人,其中因为沈绮和另一个叫林婷恬的与苏一杭来自同一个城市,就被安排到了同一个航班。沈绮毕业于英国一所名校,见多识广,在机场里见到新加坡航空空乘经过的时候她就给苏一杭科普过怎么辨别新家坡航空空乘们职位和资历的高低。

“职位越高,发髻梳的越高,头上顶着座小山的绝对是乘务长无疑。虽然不是公司的明文规定,但这是她们公司员工内部的约定俗成,”

沈绮轻声说:“亚洲国家各个航空都是按资排辈,新人们要用发髻比前辈梳的低来表示对对方的尊敬。”

她说这些的时候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让苏一航觉得自己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沈绮有一双小巧机灵的眼睛,和人说话时总爱咕溜溜的转,再配上两个酒窝,苏一杭觉得她像一只小狐狸。

“我在公司里的朋友说ZY航空升职不看资历,而看本事,二十多岁当乘务长的都有。

但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想升职。”

一直埋头看书的林婷恬突然插话进来回答了苏一杭一开始提那个问题。

林婷恬,人如其名,亭亭玉立,恬静美丽。

她全程都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看书,很有礼貌的用英文和空姐们说谢谢,一点儿也不像苏一杭读书期间第一次出国时那样一副对什么都很好奇的样子。

苏一杭以为她对自己和沈绮聊自己曾经在国外生活的话题不敢兴趣,而且觉得她好像有点不喜欢自己,没料到她其实在听。

“哇,你居然还认识在职的中国籍空乘啊?”苏一杭一脸羡慕。

“嗯,她比我们早入职两年”林婷恬难得在她面前展露出笑颜。

“所以你看起来一点不像是第一次坐国际航班的样子,是因为她经常跟你说飞机上的事吧?”

苏一杭问完发现林婷恬没有理她,她又低头看书了。

“你看的什么书啊,是不是很深奥?都这么久了你都没翻页。”

苏一杭依然一脸好奇的自顾自唠叨,直到林婷恬拿起耳机带上,她才把嘴给闭上。这下她肯定了,林婷恬的确不太喜欢她。

飞机很快降落到了D市国际机场。他们三人按照公司人力部门发来邮件里面的指示到达机场集合点时,同一批入职坐不同航班降落的各国同事们大多都已经等在那里了。

大厅里面乌压压站着几十号人,这几十号人又自发聚集成了几个小群体。

那时候的苏一杭还不懂得根据长相体态和装扮分辨国籍,她一眼望过去只觉得每一个小圈子聚集的人都长得差不多,确切来说是相似的人种自发的聚集到了一起。

除了有几个白种人的小圈子里醒目的出现一两个亚洲或者非洲脸孔,看穿着打扮又和其他亚洲或非洲人不太一样。其实苏一杭没有注意到的是有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白人女孩儿也在偷偷打量她,因为她的肤色太白,站在亚裔的圈子里同样也引起了那些人的好奇。

绕过一个个或大或小的人群,苏一杭他们终于见到了比自己先到达那里的张玉和其他几个中国女孩。这让她有一种井冈山胜利会师见到同志般的亲切感。

其实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张玉。

张玉的长相和打扮,在一众女孩间显得特别的突兀,或者换种说法就是有一点,格格不入。

苏一杭和她是入职ZY以前准备材料时候认识的。

张玉来自北方一个偏远农村。当然张玉当时没有自我介绍说自己来自农村,是苏一杭从后来和她的对话中推测出的。她从帝都回家需要坐很久的火车,再换乘汽车,最后还要走很久的路。

苏一杭很欣赏张玉那种大方坦率。从大山里走出的女孩,考上了名校还找到了一个好工作,听上去就很励志和热血。

在机场集合完毕,公司的负责人过来给每个人发放了一个信封,信封上写着他们各自的宿舍地址。因为公司员工宿舍不少且分散在城市各处,所以每个人需要按照信封上的住宅楼名字分别搭乘公司安排的巴士。行李已经被装上各个对应巴士了。

苏一杭住的地方和张玉沈绮林婷恬她们都不一样,她想和张玉住一起,负责人告诉她们以后可以申请调换宿舍,现在先把自己安顿好,等六个月试用期通过了再考虑搬家事宜。

她交代的时候用余光瞟了一眼苏一杭手上信封,末了加了一句:

“到时候恐怕你不会想搬了。”

刚刚建立起的革命友谊以苏一杭带着无奈独自上了属于自己的巴士而告终。

“喂,等等我,我俩住同一栋楼吗?”她突然听见身后有人说普通话,那个“喂”是在叫她吧?车里其他的都不像是中国人。苏一杭回头,是之前站在张玉旁边,打扮很时髦的一个女孩。她自我介绍的时候让大家叫她“萌萌”。

巴士从机场驶出,入眼并没有车上所有年轻姑娘意料之中的繁华,大家脸上难免流露出难掩的失望。高楼并不多,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早还是特殊天气的缘故,整个城市像披着一层薄纱。来自西南盆地的苏一航觉得那层薄纱像是雾,来自帝都的张玉觉得那层薄纱有点像霾。

苏一航的车就在这样一片不知是雾还是霾的朦胧中拐上了高架。高架直通市区,随着车继续往前行驶,窗外低矮陈旧的平房逐渐被一栋栋高楼所代替,车又一个突然拐弯,苏一航觉得自己一下子跌入了一片钢筋水泥的森林。

这是一条世界知名的大道,一整条大道都高楼林立。高到好像把太阳都遮住了,高到她要把脸贴着车窗才能看得见一些大楼的楼顶。

那条街也很长,就在苏一航不知道车什么时候才能开完这条大道的时候,它突然在一个似乎是地铁站的地方又拐了个弯,立刻停了下来。

司机操着一口咖喱味的英语跟她们说她们到了。

苏一杭有点惊讶,据她所知这条大道是这个城市地价最贵的地段之一,整条大道上不是金融行业的办公大楼就是高级酒店。

这公司是多有钱才会在黄金地段包下一整栋大楼给员工做宿舍?

亚耶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