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爷独家私宠:少夫人又毒又凶

第14章 查监控

黎笙眉头微微一紧,这女人究竟有完没完了!

翟景白也有些恼火了,不明白黎笙到底是做了什么被黎家这位大小姐女如此记恨。

逼人逼到这个地步,也是够了。

她继续说:“不信的话,大家跟我一起去看啊。”

黎欣怡的声音洪亮无比,整个会场大部分的人都被吸引了来,但很明显好些客人脸上并不关心这里发生了什么好玩的八卦事,脸色都带了几分不烦。

黎正元赶紧跑过来拉住自己女儿,低声压制她继续放肆:“够了,今晚本就是补办宴会,再出什么岔子,以后我们黎家还怎么在商场上混?”

黎欣怡从未被这样大场喝斥过,而且这喝斥还是来自最疼爱自己的父亲。那天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就曾被勒令下跪道歉,到现在想起来都还脸疼呢。没想到今天父亲竟然又帮着这个妖女。

她不满的跺脚:“爸,你知不知道她......”

“黎总。”旁边的季管家开口了,淡笑着说,“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但到底事关两个姑娘家的人身清白,查一下也好,误不了什么事儿。大不了我和翟总陪着她们二人去,宴会开始不必管我们。”

黎笙眉头挑了挑,这季管家显然是对那监控来了兴趣,不惜亲自出面调和。她拉着翟景白的手紧了又紧,手心都快出汗了。

翟景白却也跟着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轻松,又将她给搂紧了两分,在外人看来实在暧昧得不行:“季管家说得没错,这不查吧黎大小姐必然要被人诟病胡说八道;查一下吧才能清楚,到底谁在说谎,走吧,我也很好奇监控里到底有些什么。”

没想到翟景白如此洒脱,他当知道黎欣怡敢那么说必然就是真的亲眼看到了,难道他还有什么后招不成?黎笙心里却是打起鼓来,毕竟若当真被季管家看到自己尾随他的车辆而去,那不是她洗不清的事情,而是翟景白无法自白的事情。

她便是死一万次,也是不够的。

“哎呀,两位竟这样陪着小女胡闹,我怎么过意得去,她就是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所以......”黎正元哪知道翟景白和季管家之间的暗波涌动,他只知道自家的宴会已办砸了一会,今天若是不能到成功挽回些面子,那对将来他在商场上的生意往来,是会有很大影响的。

所以黎正元才不许黎欣怡胡闹,管事情是真是假,总之不能在宴会闹僵开。

季管家却说:“无妨,反正现下也是闲着无事,监控室在哪儿,走吧。”

耐不住翟景白和季管家都那么一唱一和,黎正元只好叫了几个佣人随行好好伺候着,让人领着他们去了监控室。

黎欣怡最是兴奋和激动,一冲进监控室便抢了守卫手里的鼠标开始查起今天早上的所有监控视频来......

季管家和翟景白几乎是同一个表情,扑克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变化,冷冷地盯着黎欣怡像只上蹿下跳的猴子般不住表演。

黎笙才是最紧张的一个,黎欣怡越是表现得积极她心里就越没底。不过话说回来,瞅着旁边两位大佬的同样神色,黎笙心里清楚,不管监控查不查得到什么,这位季管家应该都是对她起了疑了,毕竟黎欣怡这么闹一场,很难不让人觉得什么。

只要季管家好好对应一下自己今天的行程,并不难发现和黎欣怡所说七七八八都是能对得上的,而最最恐怖就是对得上,这些人物个个都是人精,一丢丢的蛛丝蚂迹都能被他们扯出极大的网来,何况是黎欣怡说了那么多。

监控找到了,黎欣怡兴奋地大叫已毫无大家小姐的风范:“快来,季管家你们快过来看啊,就是这一段了。”

几人凑上去,只见别墅后门的一片花园区里,穿着清爽无比的黎欣怡一个在那儿走着,突然看到一旁的墙边眼睛里笑得奸邪无比,她快步走上前去,对着那面墙便叽里咕噜的比划起来......

“这......”一旁跟来伺候的不少人都面面相觑,他们看到了什么鬼?自家小姐是撞了鬼了还是突然生了精神病,对着一面墙手舞足蹈比划得带劲十足,咦,突然一个抽筋倒地上了,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这就是所有人看到的监控全部内容季管家的眉头几不可见的抽了几抽,目光暗暗瞅向旁边的翟景白,翟景白微咧着嘴倒像是看得津津有味,笑得很开心;黎笙嘴巴张成了“o”型,直到这段视频播放完毕,她才忍不住伸手捂嘴,笑了起来。

只有黎欣怡暴躁了起来:“怎么会这样,你,给我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我和她两个人,怎么变成只有我一个人了,你说啊。”

黎欣怡狂躁的抓着旁边看守监控的守卫,生气地质问。季管家轻哼了一声,便说:“我还有事,你们自便。”

于是便扬长而去了,对他来说这场闹剧已然收尾,已没有继续观赏下去的价值了。

黎笙当然看出视频已提前遭人处理过了,看来翟景白的工夫也做得挺足的。

她笑着看向黎欣怡:“还以为黎大小姐要拿出什么不得了的证据作实我是一个坏人呢,原来只是想让我们来欣赏你的神精病舞蹈啊,还真是恶趣味呢。”

“走吧。”翟景白不以为然,拉着黎笙转头要走。

黎欣怡却不干了,将键盘一摔站起身来:“站住。”

翟景白被她这一喝,喝得有些心里发懵。他转头冰冷地瞪向黎欣怡,黎欣怡被他这么一瞪顿时心里失了谱,慌张起来。

翟景白不紧不慢地问:“你是在对我说话?”

黎欣怡吞咽了一下,面对强大的压迫感,她竟一时开不了口。

黎笙柔媚的贴在翟景白身旁,轻声说:“景白,别这么大气性,你看你吓坏人家了。黎大小姐让我们站住,只是想给我道歉而已,对吧黎大小姐。”

井茶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