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我家王妃是地府大佬

摊牌了,我家王妃是地府大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栽赃陷害!

薛晗和她母亲玉平公主长得极为相像,文贵妃尚在闺中时,就曾听闻玉平公主堪比男儿,和先帝一同征战平乱,向来是无往不胜。

这样的一位公主嫁入满门忠烈的薛家,断断不会生下有心谋反的女儿。

文贵妃长出一口气,挥退一众侍卫,让身边宫女扶起薛晗——

“方才是那些侍卫鲁莽,从军之人性子直爽,不想我这一句话,倒引得他们误会。眼下已是入夜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是,娘娘身子重,回宫路上千万小心。”

薛晗和陆唯躬身行礼,目送文贵妃离开,吹着微凉的夜风往回走。

与此同时,偏殿内。

薛映小睡了不过两刻钟便又醒过来,想着文贵妃腹中胎儿不稳,流产也就是这几日的事,却算不准时间,这笔账,还不知能不能算到薛晗头上。

心中忧虑,看着窗外暗下的天色,根本睡不着。

门外,一个略显高大的身影站定,一道声音适时响起。

“薛家小姐可在?奴才是太子身边的于彻,陛下吩咐太子殿下负责今日留宿宫中的女眷,太子担心两位小姐住在宫中不习惯,吩咐奴才送些安神香来。”

回雪上前开门,薛映听到是太子身边的人,半点不敢怠慢,也跟着起身回话——

“还请公公替我向太子道谢,入夜还辛苦公公跑一趟,实在不该,这碎银就当是请您喝酒了。”

“于彻”满脸笑意的将碎银揣入怀中,心道这位薛家二小姐还真是圆滑世故,年纪不大倒是很懂规矩。既是问题出在薛家,是否会是这位薛家二小姐呢?

既然薛映如此收买,不妨从她嘴里套话——

“薛二小姐当真貌美心善,体谅我们这些下人的不易。既如此,奴才也就借您这偏殿开开小差。方才进来便没见到薛大小姐,不知是到何处去了?这宫中入夜后不可乱走动的,免得犯忌讳,可需奴才去寻?”

薛映巴不得薛晗处处犯忌讳,直接被宫中哪位大人物法办了才好,满不在意的回答。

“她呀,怕是欣赏宫中景致还没回来。我已经让她的婢女去找了,您不必担心。”

虽说与薛映见面不过寥寥数次,华遥却也猜得到她根本没说实话。不过……薛晗到也并不是全无心计,不会被人轻易欺负。眼下,还是先和薛映问话要紧。

“奴才也是听说,这大小姐曾衣衫不整现身青.楼,京兆尹已经着手查探,至今也没有结果。二小姐和大小姐是一家人,您觉得,大小姐当真会是那般女子?”

原来此事已经传到宫中,果然是谣言如猛虎,如何都防不住。

有此一问,薛映也乐得解释,殊不知薛晗已经回来,此刻正站在门外听着。

待到“于彻”和薛映聊了个尽兴准备离开,正好在殿门外撞见薛晗。

面对“于彻”这个太子身边的人物,薛晗依旧是毫不畏惧,挡住他去路——

“宫中内侍,倒是对宫外的事情很好奇啊,问薛映,不如来问问我这个当事人,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啊?

唉,可惜你是被净身的太监,这辈子都和青.楼无缘,我说了你也未必听得懂。我劝你少打听,免得哪日知道的太多,被灭口。”

薛晗做四殿阎王已有几百年光景,这皇宫没来过,可这关于皇宫的故事却是没少听。

阴司的日子似乎过得很慢,她从那些灵体口中听到的皇室故事,不知不觉便见证了这凡间改朝换代,世事更迭。

太监,也是有可能乱政的,今日,就当她日行一善。

本以为这个“于彻”听自己如此一番话,会气的不轻,谁知他却只是沉声回答——

“薛大小姐已经自顾不暇,却还费心提点,您这份心意,奴才收下,这便告退了。”

“等等,替我准备些糕点,若是我爱吃,便不和陛下提起你今日所说。”

半刻后,薛晗把装着糕点的锦盒放在桌上最显眼的位置,坐到妆台前对镜梳妆,和跪坐一旁的陆唯朗声议论。

“侍书,陛下和贵妃召见,怕是还有赏赐,你说该如何打扮才好?只这一盒自己做的点心,是不是有些不妥?”薛含目光却是看向薛映的房间,声音故意提高了几个分贝。

正在房间里假寐的薛映听闻,已在心中笑话起她来,只送一盒点心,真当是打发叫花子。既是她犹豫不决,便怪不得自己了。

薛映起身略整理了衣装,快步走到薛晗所在隔间中,知会回雪提了糕点在手里,冷眼看向妆台前的薛晗——

“的确是不妥,好在我有其他准备,这一趟,我替你去吧。”

说完,薛映便大步走出偏殿,薛晗也不去追,只是对着铜镜,露出一抹计谋得逞的笑意。

“陆唯,你说这薛映是否没有脑子?”薛晗只漫不经心把玩着手里的物件。

这只是蝇头小利罢了,想陷害她?还早个几百年,那孩子时间估摸着差不多了。

“主上,她眼界如此,必定成不了大器。”陆唯为她续上一杯茶。

偏殿距离贵妃所在宫殿距离有些远,薛映足用一刻钟才赶到,见小宫女端点心进殿,直接用银子收买,把锦盒里的点心也摆了上去。

文贵妃此刻才喝过药,随手拿块点心送入口中,却未曾留意那两碟相似的糕点,色泽略有不同。

薛映在殿外看着文贵妃尝过糕点,走进殿中开口说明,“娘娘,这糕点是臣女姐姐亲手做的,不知您觉得味道如何?”

“似是比宫中的更清甜些,有心了。”

糕点本就出自宫中,定然不会有什么差别,此刻,文贵妃也有些不适,只想着薛映快点离开,才好休息。

薛映闲聊两句便走,才踏出宫门没几步,便听得殿中传来文贵妃的痛苦呼救。

趁着太监宫女们进进出出的功夫,薛映急急赶回偏殿。

而偏殿之中,皇上正坐在高位,见薛映回来,当即开口询问,“薛映,太医从你送去贵妃殿中的糕点里查出不利胎儿的成分,此事,你作何解释?”

闻言,薛映顿时内心一寒,脸上闪过疑惑,这糕点,怎么会有问题?

先前她费心安排文贵妃和薛晗见面,那时明明发生了冲突都没流产,怎么偏偏赶在此刻?

“陛下明鉴,一定是姐姐陷害于我!这点心是她亲手做的!”

安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