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刀吧!妖魔

第5章 托梦

时间回到三日前。

黄昏时分。

浮阳城外的余记酒肆早早打了烊,如今酒肆的生意并不好做,据说边疆战事告急,朝廷又贴出告示限了粮,这生意便每况愈下。

余四和妻子锁上门板,收拾完店铺准备回里屋。

夫妻两人正值壮年,膝下一双儿女,儿子不过十三四岁却生得唇红齿白,又爱读书,几年后中个秀才理应不在话下,而左近来给他说亲的媒人那更是络绎不绝。

小女儿囡囡还未启蒙,但也天真可爱的紧,时常来家中给兄长说亲的媒人,也往往会笑着调侃几句丫头出落得愈发水灵了。

邻里之间都说这余四一家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此生得了老天眷顾,竟生出了一对龙凤。

话里话外,是毫不掩饰的羡煞。

夫妻俩整理完酒肆,就要熄了烛火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两人对视一眼,丈夫点点头起身去开门。

虽说已经打了烊,但如今酒肆也只能算得上勉强维持,既有生意上门,岂有赶客之理?

移开门板,余四抬眼一瞧,门外站着个风尘仆仆的老道士,手里还拿着个酒葫芦。

看样子似是赶了远路,前来沽酒的。

“贫道途径此地,想问店家讨碗水喝,不知可有叨扰?”

老道士摸着胡须,气定神闲。

余四心头略微失望,原来是个讨水的穷道士,却也没赶走,转身舀了碗水施给他。

但老道士喝完水还不肯走,眼神一个劲地往里飘,余四哪里不知他这是惦记上了自家仅剩不多的酒水。

余妻人善,见着老道眼馋的穷酸模样,便咬咬牙给了他小小一勺。

“不知店家可有余房?”

我这是酒肆,又不是什么旅店。

夫妻俩正要反驳,却见老道在破旧的道袍里掏了掏,竟摸出了一整块银锭。

“唉……”

老道士放下酒葫,唉声叹气道:“本想今夜寻个住处,不曾想城门已经关上,罢了罢了,贫道还是随便寻个瓦舍将就一夜吧。”

“道长留步!”

老道士回过神,却是余四夫妻唤住了他,说什么也要让他留宿一晚。

“不叨扰店家?”

“哪里的话,不叨扰不叨扰。”

这年头卖酒是卖,卖张床也是卖,没有谁会跟银钱过不去。

夫妻俩掂量着就让老道士住一晚,算是补上了今儿的没卖出去的酒钱。

但余家酒肆本就不大,后屋的房间也仅有两间,其中一间给了余家长子,供他夜里挑灯读书用。

另外一间就是夫妻俩和小女儿住着。

见此老道士却是摆摆手,说着出家人不讲究,头顶上有挡雨的瓦片就成。

于是乎,跟着余家儿子挤一晚也并无不妥,银钱照付。

“来,快见过道长。”

余妻向后方的一双儿女招手。

长子聪慧又念过书,便恭敬地行了一礼。

小女儿囡囡还未启蒙也怕生,此时躲在兄长身后,只敢露出半个脑袋来。

她朝着老道士一指,嘴里咿呀出声:“糖,糖葫芦!”

“小妹想吃糖葫芦了?大哥改天给你买可好?”

余家长子摸摸妹妹的脑袋,权当是小妹看到了道长的酒葫芦,便勾起了馋虫,想到了之前吃过的糖葫芦。

加上余四两夫妻也没在意,他就领着老道回了自己房间。

然而小丫头囡囡却盯着老道的背影看个不停,她很想说我见过他哩,今儿个怎么没有带糖葫芦来?

平日里大哥带她进城的时候,都是这个人从糖葫芦树上摘下来递给她的。

小丫头心思单纯,转眼便忘了此事,被娘亲抱回了房间。

得了爹娘嘱咐,少年对老道士也是毕恭毕敬,将床榻让了出来,自个儿坐在桌前念起书来。

“道长可还习惯?”少年乖巧问道。

“无妨,贫道打坐便可。”

老道盘坐床沿,看着桌前少年的背影嘴角一笑。

夜深人静。

屋内,少年挑灯看书,渐渐升起困意,丝毫没有注意身后逐渐挨近的黑影。

刹那间,桌上昏黄的烛火颤动了一下,映出一个硕大的影子。

寒气袭来,烛光摇晃。

房门紧闭着,只能隐约听见让人毛骨悚然的啃食声。

……

“做什么去?”

余妻起夜,却看见女儿囡囡站在门边,好似要出去。

囡囡揉揉迷蒙的双眼,声音奶声奶气:

“大哥喊我吃糖葫芦去。”

“莫说胡话,快回来睡下。”

俄尔。

“大哥死啦!”

囡囡突然睁眼,莫名其妙说了句。

余妻翻了个身,睡意朦胧念叨着:“莫说梦话,谁与你说的?”

“大哥说的。”

余妻冷不丁清醒了几分,连忙摇醒身旁的丈夫,将自己心中的不安道出。

“囡囡看到了,大哥要被当成糖葫芦吃掉啦。”

清脆的童音在屋里回旋,仿佛两道闷雷在耳边炸响。

夫妻俩顿时一惊,此刻心头竟也有些瘆得慌。

都说童言无忌,两人虽不信小女的梦话,但此刻也是睡意全无,便起身掌了灯,带着囡囡悄悄往儿子的房间摸去。

儿子的房里烛光微弱,映出桌前坐着的一个身影。

夫妻俩对视一眼,丈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双双将耳朵贴在门扉上,屋内烛光昏黄,隐约可听见仿若啃食般的声响。

夫妻俩被吓得猛地跳起,狂拍门扉呼喊着儿子的名字,却无任何回应。

下一刻,余四急得破门而入,硬生生撞开了门板。

门开,两人齐齐顿住,目光里满是骇然。

只见屋里血流满地,四肢残骸任意丢弃。

昏黄烛火前,一只招风大耳,青面獠牙的怪物露出利齿朝两人龇牙咧嘴,还不忘吐出一截断骨。

“儿啊!”

余妻凄厉一声,竟是当场吓昏过去。

这怪物张开嘴像是打了个饱嗝,丢下手里仅剩的一节指骨,跳窗而去。

血气未散,腥臭的房间里,只剩下余四捧着长子的头颅,凄惨哭泣。

后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