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揪出了造物主

第4章 放开那只羊

何清流心里翻起惊涛骇浪,完全无法平静。

因为他知道,世上是不存在轮回转世的。

人死如灯灭,这是无数先辈大能经过不知多少年研究探索才得出的结论。

好友李青石是数百年来唯一一个修到小世界境的人,他也没有发现任何关于轮回转世的线索。

所以……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闷头想了很久,注定是做无用功,以眼下这些线索,他不可能想的明白。

好在他一向心大,解决不了的问题先放一边,留到以后再说,毕竟自己现在是个刚出生的婴儿,而且修为尽失,想要探究这其中的秘密,起码要先学会走路,一身修为也需要恢复。

放下这些心事,他开始考虑起眼下的处境…

刚才为什么会被打脸,现在他已经弄明白。

一个孩子刚生下来就会说话,不管谁遇到这种情况,打几下算是比较柔和的手段。

所以想想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根本没有必要心存怨愤想着报复。

我何清流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相反,我还要感谢他们,幸好他们胆子够大,若是换个胆子小的,被惊吓到松开手……

那岂不是……啪叽!

老子出生不足半个时辰,卒。

身为老君观最有……第二有天赋的弟子,江湖上屈指可数的高手,叫我颜面何存?

何清流正发散思维,没察觉自己已经被人抱起,等他回神的时候。

短暂错愕后,他意识到。

啊这,不,别,别这样……好羞耻……

为了自己的尊严,何清流使出吃奶的力气闭紧嘴巴。

何清流松了口气。

他二十多岁的灵魂羞愤欲死。

为了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他把眼一闭,假装睡着,缓了缓内心尴尬的情绪,继续发散思维。

屋外有个男人喊:“娘,你们收拾好没,该走了,磨磨蹭蹭的!”

年轻女人眼圈一红,叹了口气。

老妇人说:“进来抱你妹子。”

片刻后,女人被抱起,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床上的婴儿,直到门帘落下遮住视线。

她的眼泪也随着门帘落下来。

她不想走,哪怕要走,她也想带着孩子,可是大哥不许,爹娘也不许。

其实以死相逼,大哥跟爹娘未必能拗得过她,可公公也让她走,孩子留下。

那个年代,那个地方的观念,孩子是何家的种,她不能强行带走,何况连娘家人都不支持她,她没办法。

她觉得公公让她走,是怕公媳两个住一起别人会传闲话,她不在意,但她知道公公一直是个看重名声的人。

门口看见何文启,女人抹了下眼泪,叫了声:“爹,我本来想喂他一回,他没吃,你看着点,别让他饿着。”

何文启低着脑袋,抬脚碾灭地上的烟头:“没事,放心。”扭头进了屋里,从始至终未看他们一眼。

女人被放到拖拉机上,老妇人帮她掖好被角,后背刚靠到垫着的被褥上,看见大哥赵国庆把院里那只羊也抱到拖拉机上。

女人立马又坐起来,喊:“赵国庆你干什么?”自从大哥让她扔下孩子回家,她就再没叫过他大哥。

她知道那只羊是公公买来给孩子喂奶用的,虽然没问,但也猜到大概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

赵国庆眉梢眼角流里流气,浑不在意道:“你给他何家生了个大胖小子,我要他一只羊难道不该?”

女人急了:“你放回去!”

赵国庆不搭理,把拴羊的绳子绑好。

女人挣扎着想要起身,被老妇人按住,急红了眼:“你到底放不放?”

赵国庆瞪眼:“你再胳膊肘往外拐,信不信我抽你!”

老妇人语气带着些训斥:“国庆!”却也没去阻拦。

女人挣扎起来,老妇人赶紧按住她:“你别乱动,小心落下病根。”

女人挣不开,扭头冲屋里喊:“爹!爹!”

声嘶力竭,不似人声。

何文启从屋里冲出来。

院外闲聊的人们听见动静,也都聚拢到门口。

看清情况,何文启一言不发,大步过去就要把羊抱下来。

赵国庆叫道:“你干什么?”伸手挡住,然后使劲一推。

瘦骨嶙峋的老头儿往后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院门外围观的人群里,马大运气呼呼道:“这家人也太特么操蛋了。”

其他人大多也都指指点点,有些气愤。

王有粮怕有人为何文启出头,不咸不淡道:“说到底人家还是亲家,是一家人,这是人家家里事,何文启要是不开口,别人就没法管,管了那不叫帮忙,叫多管闲事。”

他这话一说,本来想去帮何文启一把的人都忍住不动。

何文启爬起来,那张略显古板的脸少见的有些着急:“你把羊放下来。”

赵国庆道:“一只羊换个大孙子,你还觉得吃亏?”

何文启道:“我这家里的东西你想拿什么拿什么,就是这只羊不行。”

赵国庆四下里看了看,笑了:“你蒙谁呢?你自己瞅瞅,你这有比这只羊值钱的东西么?”

何文启呼吸渐显粗重:“你放不放?”

赵国庆懒得搭理,拿起摇把子发动拖拉机。

何文启转身冲进屋里,片刻后又冲出来,手里拎着把菜刀。

他大步走向赵国庆,一言不发,举刀就砍。

赵国庆拿摇把子挡了下,惊魂未定,瞪眼道:“你特么真砍?”

何文启仍旧一言不发,举刀又砍。

赵国庆扭头就跑。

何文启把菜刀砸出去,赵国庆一缩脖,菜刀从头顶飞过。

赵国庆摸了摸脑袋,声音有点发抖:“你特么疯了?”

何文启喘着气道:“今天你要带走这羊,先把我这条命收了。”

家里本来有些积蓄,只是接连两场丧事,刚又给了接生婆子一百块谢礼,实在没钱再买一只羊。

否则他绝不会这样计较。

……

屋里。

何清流听见外面闹哄哄的,也没在意。

还在发散思维。

全然不知他这一世的爷爷正为了他的口粮跟人拼命。

头大如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